校花攻略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重生虐魔

虽然龙居随时可以入住,但是绝爱在这种时候,却是不能与父母分开的,所以在彻底的解决重生之魔前,他也不可能真正的安静下来。

这一夜陪绝爱的女人,并不是姬缘,姬缘这两天的相伴,已经春流泄尽,羞得无地容身,再加上层层的情欲软绵,让她无力承受,所以这一刻走入绝爱卧室的,竟然是那媚柔飘逸的导师吴情。

“绝爱,你不准笑我,你小子真是有本事,连自己的老师也敢泡。”不是敢不敢泡,而已经泡到了,此刻酥香的美丽身体,就是被众女给推进来侍寝了。

绝爱憋着笑,但是脸上强忍的表情,还真是把他内心的笑意,彻底的表现出来,说实在话,人生的际遇真是可以用离奇两字来融括,这些美丽绝柔的女人,一个个的在他的生命中出现,又一个个的成为他的女人,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吴情导师,现在是你教我,还是我教你呢?”绝爱逗趣的开口,让那吴情更是羞赧不已,身为导师,此刻却被自己的学生泡上了床,那种心态还真是一下子转不过来,想着云素梅大姐,她此刻想来,还真是佩服她了。

吴情羞恼的脸上,冲着绝爱哼了一声,说道:“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我是你老师,一辈子都是,不管做什么,你都要听我的。花样的处子,对情爱充满着憧憬。但是香艳地欢爱,却是从来没有体难过,这话才说完,她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要脱衣服了,你不准看。手 机小说站 . 16

.

n把眼睛闭起来。”

修美的身体亭亭而立,婉柔的秀眸,更是晶莹剔透,带着一种成熟而青春艳荡的表情。让绝爱那澎湃地欲望,已经腾腾的升起。

掠夺的渴望,让绝家才不管谁是导师,谁是学生,从**跳了下来,一把就把吴情抱住,灵性的智慧美人,吓了一跳,问道:“绝爱,你、你想干什么?”

“与我地女人**。在这里我们还能干什么?”一脸**荡的邪笑,让吴情不堪的挣扎,但是欲望渴求的绝爱,又岂能给她这个机会。

“美丽的导师,我仰慕你已经很久了,今天你就当一回好学生,让我来慢慢的教你。”戏谑的话,慢慢的说出,绝爱的手已经从那睡衣的衣领伸了出去。一把就握住了饱满舒软地雪峰,这成熟女人的胸脯就是软,就是香,摸起来就是爽。

“嗯,绝爱,别,别,啊,轻点。”秀眸迷离涩红。这一刻,吴情,心情激荡,感受着身体敏感之处,已经被这小男人慢慢的侵占着,想抗拒。但是浑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心里感觉很丢人。但是那种妙漫的感觉,却让她有了一种放松放纵的狂动。而这一刻,绝爱已经双手一扯,把睡衣很是野蛮的撕开,雪白的胸间春光,绽放花艳,如二抹最折嫩的软柔风景,飘然跃入眼窜。一路看中文网首发.16.

好白,好香,好嫩,绝爱一手捂着,头已经低下,用嘴品味着这成熟导师,最迷人的圣母峰峦,身体不经意地颤动,带着几许甜密的呻吟,渐渐在这里漫延开来。

从玉颈的挑逗,到酥胸的抚摸,再到小腹,到花草圣洁之地。

“啊,绝爱,不要……”强烈的刺激,一下子把吴情惊醒,她骇然的发现,自己已经赤身**的躺在**,被这个可恶的小男人,肆意的抚弄占着便宜,而最让她无法接受地,是这小男人的一只手,已经探到了女少最羞人的潮水汐处。

修长的身形,带着如凝脂般的肌肤,灿白如月,莹光淡芒,带着春意,带着深情,带着少女那种旷世日久的幽怨,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解脱。

她地挣扎,她地呻吟厉叫,都被绝爱一一的忽略了,一双灵美俏丽地**,已经被绝爱用力的分开,花色绽放的玫瑰芬芳,在这一刻,暴露出最动人的风景,羞涩,嫣红,还有无限的惊喜,皆渗入吴情的心中,她悸动的等待着幸福一刻的到来。

动人的骚乱中,又一朵耀眼的鲜花悄悄的绽放,从抗拒到玉臂紧搂的相迎,从痛苦的撕裂,到芳心的相许,吴情苦尽甘来之后的欲望也被彻底的撩拨,忘记了身上的小男人,是自己学生的事实,她用尽身上的每一分力气,追寻着那甜美的肉欲之爱。HT://W.

处子元阴的滋补,对绝爱来说,是最佳的修练气息,吴情这种体质纯清的成熟处子,当然比徐盈她们那些小女有更多的元阴之息,融合起来,更是体脉之气腾腾,舒服至极。

欢喜禅功的忘我境界,龙脉之力,龙腾三式与龙形万变,皆融合一身,绝爱趁着晨曦之色,就已经起床,在庄园里的一处草地上,融合练习几套旷世武学的精华,当然这时候,他不会再像上次一样,在草地上弄出个沙坑了。

内敛的神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素质而返璞归真,除了显得成熟以外,让人实在看不出他其他的变化。

再加上昨夜吴情处子无阴的给予,此刻绝爱身体各处,暖流轻轻的流淌,有种欲登仙境的爽意,龙形万变一经幻化,简直是密若细雨,何止万变,亿变也是不止了。

就在绝爱幸福的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张挑战柬发到了总统府,这是士兵们在早上巡逻的时候,从庄园院子铁门上拿下来的,一个信封,里面只一张信纸,当龙渊情展开一看的时候,只是匆匆几字。

“以武论天下,明日午时,帝海见!”落款只有一个字:魔。

看样子魔众部队被上一次彻底的歼灭,这重生之魔,想挑战一人立威,而让更多的人投效,而他最先选择的当然是总统府中,能够打败魔尊之人。

想来这一刻,那重生之魔,已经练成了化功大法,不然他不可能如此的狂妄嚣张的,连比试的时间,也是放在正午,而帝海,就是京都外的那片海滩,此刻炎热的夏季,那里游人不止,是度假纳凉的好去处。

这个时候,北欲天已经很是狼狈的冲进了庄园,除了双腿,双臂都已经被废掉了,北凤菲惊心一声惨叫就已经冲上前去。

“爸,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一道道深深的伤痕,可以看出,北欲天来时,经历了多强大的攻击。

绝家身形如电,手已经探到了他的脉搏,欢喜禅功之力,马上渗入他的肌体之间,把他刚刚被捏碎的手骨融合起来,这下手之人,真是心狠心辣,废残人体,真是连一份情面也没有留下。

“还好,手还能医,北家主,是谁做的?”绝爱帮他稳和了伤势,就已经轻开口问道,这种强大力量,在帝国已经不多见了,难道是重生之魔?

北欲天也不愧是枭雄,手被人废了,还能笑出来,此刻就笑道:“凤菲,爸这不是没事么?能留一命都算不错了,爸做了这么多错事,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报应罢了,你不要哭。”

然后转头,眼里有种惊惶的神光,说道:“是曲宇东,他已经疯掉了。”一想起那变态般的曲家家主,北欲天就从心里有了几分恐惧,没有想到,才几个月不见,这曲宇东就变得如此模样,比当初的尊贵,更残忍。

众人一愣,没有想到重生之魔竟然是曲宇东,本来还以为是曲越的。

“北伯伯,难道重生之魔是曲宇东,不是他儿子曲越?”章云露马上开口问道。

“其实吸取魔尊精华的的确是曲越,只是那丧心病狂的曲宇东,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秘法,竟然把曲越杀死,吃其心脏,把曲越的一身魔功融为已用,这等惨绝人寰的戮亲之事,他也干得出来,他岂不就是疯子。”

虎毒不食子,这曲宇东,竟然连自己儿子的心都敢吃,真是还真是灭绝人性了,他此刻的确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芊柔,你的父母都已经被他抓了起来,他危胁说要接收四大家族,如果明天一战,他要是胜了,我们这些人,都会被他杀死。”北欲天的话真是让这里所有的人惊惶失措,那曲宇东,竟然变得如此的邪恶,真是没有得救了。

绝爱脸上已经变色,如果他所料不差,曲向飞也有危险了。

“这等魔人,实在应该千刀万剐了。”闯荡世间四十年,还从来没有听说有这种病态之人,为了力量,连自己亲自儿子也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