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棋盘婚约

东方鲜鱼望着自己三哥的笑,不自觉的升起一股莫名的勇气,“明??便会下诏天下,”恢复方才的严肃道。

此时宫娥宦官早已匍匐于地,如是噤若寒蝉般。

东方闲云看着自己弟弟眼神难得的坚决于断然,嘴角斜牵而起,大手执起一粒棋盘上的黑子,掷入黑白混合的交战之中,震的飞溅起了数粒棋子。

“既然你如此执着,那便娶吧!”东方闲云撩袍站起,俯视着东方鲜鱼。

东方鲜鱼也无任何触犯龙威之感,仅是含笑,怔愣着想没想到自己的三哥会这么快的答应了,原以为会惹了他的大怒呢,看来此事是做对了。东方鲜鱼沉浸于自己的喜悦中,不知此时的东方闲云早已离去,如一抹浮云。

待东方鲜鱼回神之时,已留他一人和跪了一地的宫娥太监和自己身旁垂着头的老太监。

此时树

影疏离,簌簌树枝,波光湖畔内,鱼儿欢畅跳跃,游弋自如,焉是一副悠闲姿态。

东方鲜鱼便对着身边的老太监勾起一纤细手指,老太监谄媚的托着微胖的身子上前。此人名唤德昌,是侍奉先帝的公公,此人也是方才情形之下唯一没有下跪的人,只叹,倒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轻易被吓倒。

“皇上有何吩咐?”德昌恭敬低首道,弯曲的身子如远处的古桥般。

东方鲜鱼看在眼里甚是不忍,如此老迈为何仍是在这深宫中侍候着人,自己也曾让其安逸享老吧,奈何其回道,“奴才自小便在宫中,已离不去了,如要奴才离去便与杀了奴才无异。”

“德昌你给朕说说这鎏金国内有哪些名门闺秀?”东方澈明的瞳眸闪烁的好奇的光芒。

“是。”

东方鲜鱼随后便听着德昌用那苍老的声音缓

慢亦清晰的道来。

东方鲜鱼望着自己三哥的笑,不自觉的升起一股莫名的勇气,“明??便会下诏天下,”恢复方才的严肃道。

此时宫娥宦官早已匍匐于地,如是噤若寒蝉般。

东方闲云看着自己弟弟眼神难得的坚决于断然,嘴角斜牵而起,大手执起一粒棋盘上的黑子,掷入黑白混合的交战之中,震的飞溅起了数粒棋子。

“既然你如此执着,那便娶吧!”东方闲云撩袍站起,俯视着东方鲜鱼。

东方鲜鱼也无任何触犯龙威之感,仅是含笑,怔愣着想没想到自己的三哥会这么快的答应了,原以为会惹了他的大怒呢,看来此事是做对了。东方鲜鱼沉浸于自己的喜悦中,不知此时的东方闲云早已离去,如一抹浮云。

待东方鲜鱼回神之时,已留他一人和跪了一地的宫娥太监和自己身旁垂着头

的老太监。

此时树影疏离,簌簌树枝,波光湖畔内,鱼儿欢畅跳跃,游弋自如,焉是一副悠闲姿态。

几日后,鎏金国都城“陵安”街内,酒肆茶楼耸立,人流涌动,热闹不凡。

此时“陵安”街内一片留言而起,说的便是当今三王爷东方闲云欲将迎娶当今丞相之女慕容彦,百姓家家欢呼声起。要说起这慕容彦便是皆是赞许有加,仅因其秀外慧中,仪态大方,样貌端丽,虽不生的倾国倾城,却也是容貌妍秀。加其家中父亲丞相大人乃是为民之好官,更是为此女添上了耀眼的光环,熠熠夺亮。

在“陵安”街中其位置,有一座名为“香玉”楼的脂粉之地,此名也起的甚贴切,楼内每一个姑娘皆是香暖如玉,美姬无数,皆是甜如甘泉的妙人儿,此地是男人*****的场所。更是男子一掷千金之地,仅为博得美人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