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晚宴

贺沧随即重咳一声,似是痛苦,“是……陛下……”尾音脱得极长,似乎因无力才如此。

萧无情听着如此之声,峦眉一蹙,犹若群峰,“你如此身体也敢长途跋涉而来么?”

贺沧眼神淡定从容,只因在未来此国前早已做好万全准备,主子所言皆成真,萧无情本性多疑,不会就此相信于人。

“是……陛下……,小人所卖货物乃是一些瓷器之类,在贵国定是有出路的,”贺沧缓缓说道,头垂的极低,确实是一副软弱之象。

萧无情最后终是转身向后望去,冷然道:“把头抬起来。”此语是绝对命令的口吻,不夹杂任何软语。

贺沧以一种抖颤和害怕的摸样抬了头,眼中聚集的是祈求的神色。

萧无情此时当然见着了其脸上赫然的疤痕,一条极其深刻的痕迹,原会因此质疑其的身份,但对于

他如此的样子,便少了些疑心。

“既然是远道而来,那便住于宫中吧,如何?”萧无情说道。

贺沧一陡,目的达成,进了这宫,便可办事了!

“谢陛下。”贺沧随即颔首恭敬答道。

鎏金国

此时正是晌午,慕容彦依旧在院中午睡,今日着了一身白色衣裙,简单素雅,墨丝仍旧轻垂,未有任何装饰,面容皎洁如月华,但亦比月华少了些孤寂与冷傲,多了份恬美与娇俏。

站立一旁的侍女绣帕轻微,为其拂来屡屡清风,慕容彦此时犹若一只懒懒地猫儿。

管家踱着慢悠悠的步伐而来,眼望自家女主人仍是那般的惬意,心中不免一叹,主子直至今日仍未和女主人同床而寝,此事早已王府上下皆知,哎!可惜了,如此貌

美的女主子如此独守空闺了。

两名侍女见管家向这边而来,随即作了个噤声之势。

慕容彦此时缓缓睁开眼来,瞧见身边两名娇俏的侍女,展颜一笑,便道:“阿袖,阿子你们不困么?”

阿袖与阿子忙连连摆手,道:“不困,主子您在睡会吧!”她们两可喜欢这主子了,淡淡的眉眼,淡淡的神色,每日皆是懒懒的想睡觉,却一笑便可扫了所有的淡淡的,似乎那笑中融了许多的绚丽漫花。

慕容彦朝其笑笑便想再去梦周公,奈何此时管家已到,白花花的胡须在阳下闪着光芒。刺眼得很。

“管家,有何事么?”慕容彦慵懒的问道,哎!我怎么会那么嗜睡呢,改明得回去问问那老娘,其怀自己之时,是不是睡眠不足啊,才会导致自己落下了如此病根。

管家整张脸皆是在笑的,笑的让人眼花

,“女主子,今日宫内有一场晚宴,主子叫奴才来给女主子吱一声,呵呵!”

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