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慑人的冷酷

东方闲云眼望着以前的恩师,眼中也无那般冰冷,且其还是自己的丈人,更是不可能厉声,随口道:“令嫒甚妥,只是似乎嗜睡了些!”此话一出,惊得其他官员与当朝皇帝东方鲜鱼甚是好奇,原平静饮酒,此刻眼神全投到慕容青峦身上。

慕容青峦心间叹息一声,那丫头真是改不了那习性啊,一笑道:“我那孩子确实是嗜睡了些,不过除了此便似乎无任何可。”

“甚是,甚是。”东方闲云随即附和道,纤细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抚摸着手中琉璃玉杯。

两人此时似乎甚是合拍,皆把琉璃玉杯轻抬,相视一饮,一切皆在不言中。

东方鲜鱼犹如女子的漂亮脸上陡然升起一抹好奇之色,心间思量道,那三嫂当真如此嗜睡么?吧是德昌说是秀外慧中的大家闺秀么?

东方鲜鱼眸光扫身旁的太监总管,明显感觉到其的眼神中也在不解中。

彼时,东方闲云修长手指向先前的舞姬一勾,此举引得其他官员惊讶连连,有的甚至于连手中就杯也掉落于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舞姬扭动腰肢,犹如灵蛇般,薄纱映衬着淡淡月光,缓慢且妖媚的步向东方闲云,在场之人皆是看着这一幕,连一向淡定自若的慕容青峦也楞在那里。

鎏金国皆知晓三王爷素来不好女色,怎会做出如此举动?

东方鲜鱼屏息凝神注视着他那此刻笑容满面,且魅惑至极的三哥,再望一眼摇摆着身体,欲望其三哥身上贴的舞姬,见其苏匈半露,秀态媚色,如蜜唇瓣方要触及他冰清玉洁的三哥薄唇之时。

那一刻,东方鲜鱼瞳眸突睁,想,难道三哥看开了?

此时,东方闲云执起修长的玉指,撩起舞姬的青丝,凑近其耳畔戏谑道:“你方才之舞甚是动人,只是可惜……”忽地那原如清泉般

的嗓音顿时邪魅如修罗。

原巧笑倩兮的舞姬陡然一沉,她不知自己何处出错?睁着迷茫的美眸望着眼前阴沉无比的男子。

舞姬怯怯地唤了声,“王爷……”尾音仍未落地,便见东方赫然站起,撒翻酒杯,如醇美酒随之溢满桌面,点点落于青石地面。

慕容青峦神情自若的望着此景,继续饮酒,只是原淡然的眸中升起些难以看清的情绪。

东方闲云冷漠的望了眼早已匍匐于地的女子,残虐道:“来人,将此女逐出宫去。”

舞姬抬眸,身子往后一颤,随之是呆木如石的神情,眼神空洞如死。

舞姬被侍卫拖着身子拉了下去,东方闲云无任何疼惜或任何反应,仅是微整理了他的广袖,月白牙的广袖在此时显得异常的夺目骇人。

在场之人皆为这景象惊讶,原以为是演变成为香艳的场景,不想却是如此结果,最难以猜透的是这个心思如海的王爷为何要如此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