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三个臭皮匠

不知是东方闲云平日里对待她们太坏,还是自己对待她们太好,慕容彦眼望着两个丫头,嘴角缓缓升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颜。

“那我怎么出去呢?”慕容彦轻轻问道,若是能离开此处那自然是好的,可惜!得做足了,不能让任何看出破绽了,身前的两丫头也得瞒着。

这一问似乎给出了个难题,两个娇俏的丫头的脸上尽是难办的神情,两人在慕容彦身前来来回回转悠了许久之后,便无力的蹲下了身子。

慕容彦喟叹道,这两个丫头还真是笨啊!自己虽在这王府内不久,也知晓在自己住的院落之内有一狗洞,那处便是戒备森严的王府内最佳的逃离之处了。

当然,这仅是思量到于常言而言,一个丞相千金是万不可能钻狗洞的,唉!可惜自己对于那些忤逆与背道而驰的想法似乎有着惊人的喜爱之情啊!

此时阿袖带着一股无端的难解神色望着慕容彦,而慕容彦亦拿

出平日里那懒懒的神情回望,脸上还挂着那依旧的淡笑。

“主子,若是你不怕屈尊,阿袖倒是有一法子,”阿袖与阿子互望一眼道。

慕容彦摇首,心中乐得欢。

而后,在一片喜滋滋和乐淘淘中,两天丫头以无尽的自豪与堪比神邸的气势为她们看似柔弱,且淡然的主子而筹划着计划。

慕容彦起初仅是蹲坐在一旁的石上,听着那些滔滔不绝的计划倒也觉得清闲无比,自己不用动脑子便可出了这地方,不是乐哉。但随后慕容彦便有了绝倒当场的冲动,那些小丫头想出的法子还真是让人无言。如,为引开侍卫,阿袖愿牺牲她那明眸星流,尽其出卖自己的韶华。如,为了能给予自己充足的银两,其愿做些偷盗之事,所找准的对象便是那可怜巴巴的管家大人。如,两人经过商讨得出了最佳出逃时辰,竟然是卯时。如,两丫头认为出逃必要带上些东西,素日里使用的器皿等,诸如此类。

慕容彦仅觉自己那伪装的浑然天成的冷漠与淡然似要冲出,嘴角不时来个抽搐,仅能自我安慰让其折腾吧,为了不让其发现自己的异样,眼神刻意的飘向绿树,鸟儿,微阳。

待两丫头商量完毕,那日早已旋旋挂于头顶。

“主子,我和阿子已经做出了绝对完美的计划了,”阿袖一脸乐呵呵的望着此时神色娴静悠然的慕容彦,那原就不哭便雾的水眸,好不惹人怜爱。

慕容彦望一眼阿袖,抬起素手以一种极致且缓慢的速度向其靠近,最后在其脸上停留。

阿袖与阿子随即楞在当场,瑟缩不是,迎合不是,最为重要的是她们压根不知晓她们的主子想作何?

慕容彦望着那圆滚滚,粉嫩嫩,摸起来手感润滑的脸蛋,淡道:“阿袖当想牺牲你的色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