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走人

三日已到。

东方闲云在这三天中并未有任何其他的刁难,只是没事就会召见慕容彦进行无聊的审问而已。

慕容彦带着两个丫头前去大厅之内,方一踏足便见东方闲云的背影,当他转身看她之时,她面无表情。

慕容彦看了眼桌上的宣纸,不用想,那是她所要的!休书!

“王爷!”慕容彦不露痕迹的微了微身。

“这是你所要的。”东方闲云拿起了桌上的薄薄的白纸,淡淡说了句。

“谢谢!”慕容彦伸手接过休书。

东方闲云转身,将深沉的眸光掩盖。

慕容彦扯唇一笑,低头看向了手中的休书,“吾休妻”,就三个字,随后落款便是简单的

一个字“云”。

这算哪门子的休书?

算了,反正都拿到了,别的就不计较了。慕容彦将其对折,随后就揣进袖口中,可不能丢了,若是丢了他不认账就麻烦了!

阿袖,阿子不敢说话,因为男主子在场,所以只能耷拉着个头,鬼鬼祟祟的偷偷瞄两眼,看着东方闲云的背影,她们意识到,情况极其棘手。

她们的主子拿到了休书。

那就意味着……

两人还在晕晕乎乎之际就被慕容彦一手一抓,三人迈着怪异的步伐离开了大厅,两个丫头时不时的回头张望,希望男主子立马拦住她们,但是她们落空了,男主子压根连转身看一眼也没有,更不用提阻拦了。

唉!唉!

华涟漪一直在大厅内侧中,她将一切收入眼底,那颗死寂了十五年的心赫然涌动起来,她开始漫无止尽的想象,或许她真的能嫁给他,或许他会抛下一切来娶她,或许……

“云!”华涟漪曼妙的移着莲步,如一抹轻云似的偎进东方闲云怀里。

东方闲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爱的女人不是正在怀里嘛!但是心却觉得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蹙眉……手指缓缓抚摸着华涟漪的发丝。

“涟儿,青丝对于你们女儿家而言是不是很重要?”东方闲云食指撩起乌黑发丝,细细看着,凑近一闻,竟然有香气,似乎牡丹的花香。

那为何他从她的头发没闻见花香,闻到的只是杜若般的药香而已。

“那是当然……”华涟漪满脸幸福的回道。

“真的嘛!”东方闲云轻轻应了声。

……

终于走出来了!

慕容彦大大吸了口气,随后甩甩了衣袖,轻掩下唇角,如猫的般美眸一眯,懒散散的模样。本想将王府闹个鸡犬不宁或是鸡飞狗跳的,但是最后慕容彦还是打消了念头。本来嘛!她和他本就不同路,他要和谁相守,与她何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