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回教廷

穆烈站立于铁牢前,发未束,衣未理,一双淡而浓的眼,频生波澜,竟然无端的给人妖孽横生的感触。

他可以感觉到墙壁上的血和泪,虽然如今早已干涸,痕迹不留。

独揽月下萤火,却仍未照亮任何!

“禀报右护法,教主已归!”当穆烈仍沉浸在回忆中,身后一穿戴黑衣的下手恭敬道。

穆烈的脸色明显在那一瞬扬起笑颜,她总算肯回来了,莫非是对外面的世界终究厌倦了?随即迈开极缓的步伐而去。

血教大殿之内,熊火灼热,金鼎傲然,雕刻精美的玉石宝座,通往顶端的阶梯白廊。

慕容彦蒙着面纱静坐于右排列座之上,一身白衣,发丝飘零。脸色如纸,唇如弱蝶,一双狡黠的双眸亦失去了光彩。

她不知道

自己是如何回来的?

只知道,当她抬头时,便已置身此地。

穆烈见到的便是一脸茫然,惘然模样的慕容彦。

“回来了?”穆烈悄悄的走近静坐的慕容彦,蹲??,与她直视,通红的双眼,惨白的脸。

慕容彦察觉到对方的眉头一皱,随即缓缓展开笑颜,故作戏谑道:“突然想穆穆了,就回来了,难道穆穆不想看到我?”

穆烈摇首。

“呵呵……我就知道穆穆最心疼我了。”慕容彦轻敲打了下穆烈的头,看似愉悦的笑着。

穆烈眉头一紧,因她方才的动作,他看到那头乌黑亮丽的发丝,此时竟然已斩断,零散开来……

“你的头发……?”

慕容彦笑容慢慢藏起,素手顺着穆烈的目光看到自己肩头,冷情道:“被狗的啃的。”

“杀了他!该杀了他!”穆烈哗然而起,呲牙目裂,面目些微扭曲,那个弄断她头发的人真该死!

慕容彦没想到他会有如此反应,当下呆愣!随后慢慢起身,看着穆烈,一字一顿道:“穆穆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对,她确实不会放过他,满门血债,断发的仇怨,一并被其斩断的唯一所牵,她都要从他那里讨回来。

穆烈细致的观察着慕容彦的神情,猜测道:“是东方闲云?”

慕容彦不答,便是默认了。

“你对他了解多少?”穆烈反手徐徐问道,那个男人不是平常人,武功,地位,心思都是上乘之选,他唯一的弱点就是远嫁漠尘国的女人了。所以,想扳倒他从来不是容易的事,他一直不解为何上一任教主

会下达那样的命令,明知那会失败。

“我只知道他是三王爷,在朝廷重权在握,表面温和实则残虐……”慕容彦说着,不免情绪激动起来。

“确实……”穆烈莞尔一笑。

“李香虞在安庆王府。”慕容彦落座,拿起茶杯玩耍起来,“看她那样子,似乎对那个男人动心了。”慕容彦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她知道眼前的人会有略微的失控,毕竟他两的情分也算是浓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