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一吻后的冷冽

“女人!你知道你抛下本王的后果么?”东方闲云以绝对的身高优势慢慢倾斜,慢慢压下矮小的慕容彦,慢慢将脸凑近她的脸,视线慢慢将她锁住。

又是那么近!慕容彦心下又开始反感了!

“王爷您这般的肚量定不会与我计较的!”慕容彦绞着双手,巧妙的推开了几步。能不动武就不动武,况且此时身体仍是虚弱,若是打起来真会两败俱伤。

“是么?”东方闲云说着,颀长的右手一带,一勾,一抬。

唇落入他口中,慕容彦双眼圆睁,双手抵住东方闲云??膛,呼吸!她不能忘记了呼吸,不然嘴巴这么被堵着,不窒息才怪!

东方闲云并未更近一步,当唇碰触的瞬间,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竟然是那般的毫无理由,毫无章法,他怎会做出如此冲动的行为?意识到这点后,他便放开了慕容彦,所以,两人仅是双唇相贴而已。

最多,东方闲云唇上沾了点朱红之色。

他随手一擦,双目紧紧看着眼前一脸笑意的女人!怎么?身为女子被男子做出这种事情,仍这般无动于衷的模样!还真是少之又少了。

“东方闲云,我们来作笔交易,如何?”慕容彦撩起袖子,擦了擦嘴,然后眼神慢慢变冷。她的耐心真的没了,不能再跟他耗下去了。

“哦?你不会单纯的以为本王亲了你,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吧?”东方闲云轻咳一声,掩藏尴尬,端起广袖在那兀自欣赏起来,但是,此举绝对是搞笑至极,因为,他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独绝的广袖让他转移视线了。

慕容彦嘴角弯斜一笑,此时的她见到的便是“公子对月独叹,哀婉感伤”之景!其他都很好,就是那衣服似乎真的是太破了!

“哈哈哈哈哈……荒唐!原来鎏金国的东方闲云也不过

尔耳而已。”慕容彦眸光略有些蔑视,冷冷瞧着对方。

东方闲云见此,便白了眼正在张狂而笑的慕容彦!却亦在此时,他见到她眼中的蔑视。他的眼神有瞬间的滞留,随后便也别开了去。

“王爷,您方才是不是觉得夜月迷人,所以才会一时兴起?”慕容彦敛起笑容,冷淡问道。

风拂面,吹乱了两人的发丝,丝丝尖端处,在风中交接……

东方闲云并未回答慕容彦的问题,仅是拿着一双柔目在她身上逗留了片刻,之后便迈步而去。

慕容彦看着那背影,突然眸光一眯,心下一狠,她说过,她从来不是吃素的,也不会让人摆布,所以……

“美人,你的毒解了吧?”慕容彦一手提着残弱的华涟漪,脸上毫无方才的稚嫩模样,有的仅是满身的冷冽与寒气,一张纯真的俏脸,却有着不一样的狠

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