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所谓的狼中狼

“谢谢!”慕容彦目光从对方转至他手上的动作。

白衣人手一顿!继而继续涂抹。

“一个女孩家,夜晚不该独自在外行走。”白衣人撕裂袍子下摆,手慢慢固定住慕容彦的腿,然后用极其温柔的动作包扎着。

这就是衣袂临风,飘零落花般的美吧!慕容彦心想。

“不如,我们一起上路吧?”白衣人抬头,银亮的面具,恰在此时竟然和着月光陡然璀璨起来,很真挚的邀约,真挚的慕容彦都不想拒绝!

“不用了!我们萍水相逢,还是各自路过,况且我们未必是去同处。”慕容彦委婉拒绝,虽然这个人身上没危险气息,但是保不定又是个笑面虎。

带上这么个人上路,绝对够引人注目,万万不能!慕容彦心里一阵发嘘。

“哦!这样啊!”说着,白衣人掏出洁白丝帕擦了擦手,然后继续说道,“姑娘定是信不过在下为人,放心!在下素来对于不美的事物是不会入眼的。”

不美的事物?是她么?这人说话真直白,此时的慕容彦绝对与美搭不上边,就是从一朵娇嫩的芙蓉花降级到狗尾巴草。

“你有车么?有吃的么?”慕容彦摸了摸下巴,眼睛转了几圈,然后问道。若是有车,有吃,或许她可以考虑看看,毕竟这么凭着双腿走路,真的是一种自虐行为啊!

“有!”白衣人回道。

“那走吧!”慕容彦咧嘴一笑,笑的纯真透亮,任谁都不会将她与血教教主联系在一起,那个堪比罗刹般的女子。

“等等!”慕容彦方想起身,突然想到什么。

“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说吧!你到底寓意为何?”慕容彦淡定

而问。

“在下做事一向依心而来,至于姑娘所问,在下真不知该如何回答。”白衣人率先一跃而下,落地之时,惊起一些微尘,奇怪的是,那些狼竟然对他毫无攻击之意,似乎还俯首称臣起来,多了几分温顺。

慕容彦就此知晓,这个人大大的不简单。

“你能行么?”白衣人抬头望着慕容彦,问道。

竟然能上来,自然也能下去,她慕容彦莫非还成跛脚了?笑话!想着,纵身一跃,原本就不高,但是被慕容彦这么一个纵身倒是多了几分英勇献身之感。

白衣人伸手,轻轻一抬,慕容彦悠悠哉哉的落进他的怀里。

慕容彦突然睁眼,这个怀抱,这个姿势,这个身形,为何自己会那么笨,竟然此时才发现,这个应该死一万遍,然后尸骨无存的死男人。

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