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初次显现魄力

“不……”银魄呼喊出声,利剑出鞘,整个人好似发狂一般,直接冲到慢慢倒下的东方闲云身前。

暗魂亦在此刻冲入重重围困之中!看着死如灰寂的东方闲云,双腿一跪,眼神飘忽,好似他亦被抽去了灵魂,只剩躯壳。

慕容彦脑中瞬间的空白,怎么会?不可能?她慢慢转身,见到东方闲云平躺在地上,双眸微微开阖,嘴唇慢慢蠕动,发出一些支离破碎的声音。

他真的死了?

华涟漪猛然冲过慕容彦身侧,发丝上纠结着草叶,什么绫罗绸缎?什么粉黛娇颜?此时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些飞烟。

“云!对不起!我只能那么做!本来我不害怕死,真的!一点也不怕!但是当刀架在我脖子上的那刻,我怕了!我怕死后的孤寂,我怕那段死的过程!”华涟漪声声的哭诉,脸上布满泪痕,朱颜早已模糊不清。

东方闲云重重咳出一口血,“涟儿,那段日子是你陪我的!所以,我不怪你!你为鎏金国牺牲不比我少!”

“云!我从来为的都不是鎏金国!我只是为了你!只有你而已!”华涟漪将头埋进东方闲云??膛,凄凄哭啼。

慕容彦的心似乎被针扎了下,瞬间疼了下!仅仅是瞬间而已!不痛不痒!

所以,她继续转首,望着萧无情,“你看的还满意么?说白了,你也只会耍些手段而已……”慕容彦说着,浑身充斥起无尽的杀气,她双手攥紧,原服帖在耳的断发,此时被戾气扬起,风张狂而起。

慕容彦知晓,或许此仗会送了命,但是她更知道,若是不博一次,他们都得死!擒贼先擒王!古来有之!

瞬时间,她如九霄展翅的火凤,一飞冲入黑云之间,继而,在人浑然不知之时,速然下滑,直到萧无情身后,带着一张足以颠覆整个庙堂的笑颜。

她!无声无息的站在萧无情的身后!

呵!穆穆若是你知晓,我一直偷学你的绝活,估计你会被我活活气死吧!

慕容彦右手狠厉擒住萧无情的喉骨,一手有力的钳制住他两手,“识相的最好给我乖点!”语仍是带着几分稚嫩,出口的却是重重的威胁。

“这功夫真不错!”萧无情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

“一般!但是对付你绰绰有余!”慕容彦眼一厉,“都给我让开!不然你们的王便会命丧于此!”慕容彦脚下踢了萧无情的右腿,迫使他不得不向前迈进。

漠尘国的将士见此,皆不敢上前,只能互相对望,手中不断发出碰撞声。

“王妃!你……”银魄略微疑惑,方才,他没看错,那武功连自家主子都不能使出,但是竟然王妃会?而且,似

乎还娴熟的很!

听了银魄的话,萧无情对慕容彦的身份大致猜到,眸光一沉,“没想到,一个丞相府的千金会懂这么深不可测的武功!看来,我确实小瞧东方闲云了,他自己弱不禁风,但是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个中好手!”

慕容彦权当萧无情在狗吠,仅是行至东方闲云身侧,眼神微微扫过他全身,弥漫的都是鲜血,此时他似乎是一个血人般,华涟漪!你也下手够狠的!慕容彦凌厉的眼眸看了眼华涟漪,随后懒懒道:“给我将这个女人弄开!”既然都背弃了!那么便没有再碰触的权利!

“是!王妃!”银魄抱拳回道。

华涟漪闻声,哭声更肆虐起来,“不!云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谁都不能夺走!谁都不可以!”好似疯了般,紧紧的抱住东方闲云的身躯,死死的抓住。

“那刀是你捅的吧?”慕容彦冷哼一声,“既然都下狠手了!还在这哭作何!”

银魄望了望慕容彦,随后一把揪起华涟漪,快速扶起早已失去知觉的东方闲云,“王妃!接下去该怎么办?”

暗魂此时亦从朦胧中转醒,早已站立在银魄身边,正姿昂然的看着慕容彦,愿听她派遣。

“还能如何?带着你家主子逃呗!”慕容彦颜笑美态,却语流几分讥笑。

“都说男人不该太痴情的!”慕容彦对着东方闲云毫无生机的脸,哀叹一声!

眼一寒,慕容彦猝然转身,摇对万物般的姿势,左右钳制住萧无情,右手缓缓扬上,“你们都给我听着!若是你们敢追上来!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以此为证!”她轰然拽起萧无情的手,之后便见其狠烈一弯,萧无情的食指被她折断,然后硬生生的折下,抛掷于地,鲜血模糊,做出这一连番的举动,这个看似稚嫩的少女,双眼一眨未眨,似乎是家常便饭一样!

连一向看惯了战场硝烟的银魄与暗魂亦不禁一讶!他们的主子到底是娶了何方人物啊!说是丞相之女,看了如此情景,任谁都不会相信。

漠尘国的将士自然是被慕容彦吓到了!那可以是他们的王,若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全国都会深陷囫囵之中。

“怎么样?食指连心很痛吧!呵呵!”慕容彦发出笑声,好似黑夜中的驰骋而行的鬼火,夭异而魅惑。

萧无情并未作答,只因那手此时真的疼到心窝处,这仇他记下了!

银魄与暗魂一路护着东方闲云,走至营帐之前时,管家陡然的出现在的慕容彦身旁,低低唤了声:“女主子!”

她都说嘛!这个管家绝对是个人物,危险的时候他从来不在,脱险的时候他绝对在场。

“有马车么?”慕容彦此时不想跟他计较,冷声问道。

“已备!”管家简单回道。

慕容彦微微斜视,便看见一辆做工精致,华丽不凡的马车已在管家身旁,这速度确实挺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