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他命不由天

“很好!我们快走!”慕容彦脚下步伐加快!待银魄,暗魂,东方闲云与管家都安全到达马车上后,才忽然一推将萧无情狠狠推离,自己跳上马车,随后便扬起马鞭,呼喝而去。

尘土飞扬……

而,萧无情冷目凝视!左手紧紧的握住了右手的食指位置!

夜似乎被鲜血吞噬,月光猩红。

西下边陲,此地偏僻,荒芜,人烟稀疏,马车一路疾驰,入眼的都是些密林,幽深不见底的密林。慕容彦微微看了眼东方闲云,手不自觉的握紧,手上的马鞭呼喝起来,没她的同意,他不能死!就算是入了地府,她也会把他抓回来!

“王妃!主子的气息似乎越来越弱了!”银魄颤抖的手探到东方闲云鼻下,突然手一缩,眼神痛苦道。

慕容彦又岂会不知?此时的情形是如何的窘迫!若是她猜的不错,此时

敌军或许已开始追击,而那东方闲云的五万将士估计早已魂断九天!

四头宝马齐前并进,嘶吼声缓缓不断……

“管家!想办法先帮王爷止血!快!”慕容彦一边扬着马鞭,一边呼喊道,她可以感觉到因速度的飞快,眼里早已流出眼泪,一滴滴,模糊了她的眼,连前面的路似乎也朦胧起来!

管家听了慕容彦的话,连忙撕扯着身上的衣物,双手虽然一直在抖着,但是不难看出他是在尽力的忍耐。当他撕开东方闲

云的衣裳时,车内的人都看见了一片惊诧的景象,当然除了专注赶车的慕容彦之外。

管家眼一闭,移至东方闲云的腹部位置,那处破出一个洞口,依稀可以看出点里面的嫩肉,还有血在汩汩流出。管家拿布擦干流出的鲜血,随后将撕下的布缠绕到东方闲云腹部,待一切妥当后,管家微微看了看银魄与暗魂。

随后,管家重新拿起东方闲云的血染白衣,慢慢帮其穿上。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们两个来赶车,快!”慕容彦转首向银魄与暗魂呼喊道。依她所看,前面肯定已无人家,他们此时是在盲目逃生,连个要逃的地方都没有!而,此时的东方闲云无疑是在边缘徘徊,按照此时的状况来看,他的毒压根就没解,只是被他压下而已!竟然连自己都未看出任何破绽。

“是!王妃!”银魄与暗魂坚定道。

慕容彦脚下一蹬,身往后仰去,便利落而优美的进入马车内,当眸遇到东方闲云的脸时,不免一沉,笨男人!“管家!你家主子可有遗言?”慕容彦冷冷的问道,他既然都想死了!那她又何必费心思去救。

“啊?”管家破天荒的发出单音,而且初次展露了“不懂”之意。

“女主子,你不会……?”管家脑子转的还算快!抬眼躲闪问道。

慕容彦摇首,执起东方闲云的手,号脉起来,这毒早已深重,再加上流血过多,内忧外患,就算连老天都回天乏术!但是……

老天不能的事就不代表她慕容彦她不行!

“管家!转过身去!”慕容彦看着东方闲云的脸吟声道。

“啊?”管家再次发愣。

“我说,转过身去!”慕容彦再次强调说道,眼神与方才早已判若两人。

“额!是!女主子!”管家虽然仍是一副“不懂”的表情,但是还摇晃着身子,慢慢向后转去,奈何这车实在不怎么宽敞,想要转个身,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管家还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慕容彦夜黑般的眸光一深,从腰间取出一瓷瓶,不想!这个花费了大把时间炼制的东西

,竟然就要全数进入他腹中了,还有点不舍!素手拔开盖子,手摊开,倒出数粒药丸,近闻还带着点香味,慕容彦心一横,便将这些东西塞进东方闲云口中,一粒不剩。

水眸微微流转,细细看着那张满含药丸的嘴,怎么没吞下去?莫非真要那样?慕容彦抬首看了看管家,见其背影端正,再望了望赶车的银魄与暗魂,两个似乎也没分心,若是无人见着,那也不算什么吧!

慕容彦缓缓低下头,待到东方闲云嘴唇时,略微停顿,随后便眼一闭,两唇接触,吹气!他的唇很冷,似乎刚从冰天雪地里出来。

一粒下肚。

两粒下肚。

三粒……

待全部入肚后,慕容彦睁开眼缓缓抬头,她从未这么仔细的看过他的脸,两人每次见面似乎都在水生火热中,不是对峙就是抗衡,他给她的记忆充满着无尽

的掠夺与蛮横,还有间或的温柔似水。

所以,慕容彦至今都未看清东方闲云,明明有着夺天下的野心,却会那么笨的去送死!她知晓,从开始对于华涟漪他就有所怀疑,但他仍是一头载了进去,真是笨的可以!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弄的自己这么狼狈!慕容彦想到“为了女人”这几个字眼,心蓦然一疼!曾几何时,她也遇过这样一个人,为了还不算女人的孩子,丧了性/命,那段记忆似乎遥远的是往如前世,但又清晰的犹如昨日般!

“咳……”

慕容彦陡然拉回思绪,视线从遥远拉回至眼前,低首,对上的是一双纯澈如水的双眸,且还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东方闲云缓缓的抬起手,缓慢的好似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直到她触摸到那张脸时,他道:“小丫头!是你死了?还是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