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逢面

丹青笔,渲芙蓉。

东方闲云头戴金冠,毡帽琦玉,一派器宇轩昂,眉梢弯弯,脸上熠熠生辉,手中拿着一宣纸,眼睛眯成细条,神采风朗,纸上所写内容,正是合他心意,小丫头!你走了这么久了,还不是要回到本王身边。

原来宣纸上所写内容是让东方闲云拿西下边陲换取慕容彦的平安,区区西下边陲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本就不知道那丫头的所在,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亲自送上,呵呵!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好事么!

不过,东方闲云他知晓不能太过大意,能在他寻不到的情况下,将她找到,而且,还可以另她被俘,这人不简单。

鎏金国花苑之中,此时站在央水湖畔的桥上,两旁是水生盎然,柳树柔软,弯弯垂下,挡住微些阳光,亦挡住东方闲云脸上的神情,只见半张侧脸,晶莹剔透,挺直的鼻梁,一笑生花的冷目。

这是五弟给他的,也就是说,这已跟

国事沾上,与私人恩怨无关!

此时,东方鲜鱼站在他身后,一副得然恣意的模样,嘴里含着一柳枝,含糊不清道:“弄了半天!三哥……三嫂原来被人虏去了,你早说嘛!我绝对会发兵将三嫂救回来的。”

“胡闹!那是本王的女人,要你救作何?”东方闲云拍案厉声道。

“看看!三哥你对三嫂这么的在乎,还不承认动了真情,呵呵!”东方鲜鱼眼含笑,嘴里笑,语带笑,难得的机会可以数落向来严肃异常的三哥啊!这绝对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动情?他会动情么?对她只能算是独特而已!

但是,东方闲云不会跟他五弟解释,只因解释也是徒然!

“这人到底是谁啊?竟然动到三哥头上,还不怕死的虏去三嫂,三嫂是何样的人物,是鎏金最彪悍的女人了!我觉得,我该替那些人担心下

,不被扒了皮才好……”东方鲜鱼说的无比诚恳,半点不参杂假意。

东方闲云心道,她最彪悍的一面你还没见到呢!“休夫”跟其他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了,当然,东方闲云自己也未亲眼所见,但是听管家说了一些,还听银魄说了一些,再加上暗魂说了一些。

如此,他大概想象到一些场面!

“三哥,你说是不是?”东方鲜鱼挑着柳眉,一副美人乘凉模样,就是那姿势实在不雅,太为豪放了。

东方闲云依旧拿冷眼望了望,继而飞升而起,跃上柳梢头,迎风独立,心在这一刻却蓦然乱起来,他不知她这次遇到的人是谁?或许会是个手段更为狠厉的人,便不会那么好对付,皮肉之苦在所难免……

“五弟……若是这次我将她救回来,你说她会再想走吗?”东方闲云眼神穿过朱红城墙,望向满街的百姓。他知晓问东方

鲜鱼不会得到答案,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就想这么问了,或许是因为心里的不安。

东方鲜鱼听到这个问题,脸色明显一个翻转,从笑变成僵硬,继而,再次笑开,道:“三嫂喜欢什么?”

东方闲云放低眼神,看了看东方鲜鱼,见其脸上毫无开玩笑的模样,便略作思量之后,回道:“吃!”

“如此的话!三哥只要拿出本事,便可牢牢的绑住三嫂了,再不然弄个娃娃出来也是可以的!”东方鲜鱼突然想到。

东方闲云顿时觉得他错了,他问错人了!问谁都不该问他五弟。

“几时出发?”东方鲜鱼低着头,问道。

“今晚。”

“三哥,我能否同去?”

“不能!”

东方鲜鱼微微笑了笑,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他一直生存在他的保护之下,国家他也有责任,但是三哥却把责任一人扛去,从南征北站到平定内忧,他总是行走在刀枪剑雨与风口浪尖之上,邦国针对的是他,朝堂百官针对的也是他。

“三哥,若是下次出征能带上我么?”东方鲜鱼殷殷问道。

“日后再说吧!”

说着,纵身飞离,柳梢略微抖动,柳影斑驳,映照出一个薄凉的身影。

……

夜影暗动,火光奢靡。

室内一切皆是奢华无比,薄纱飘缈,屏风镶金……

慕容彦依然沉睡,脸上带着一丝隐

忍与略微的痛苦,她的身侧匍匐着一个伟岸的男子,衣不蔽体,眼光含着极尽的垂涎之意,虽然这个女人看似小了点,但是日后绝对是个美人料子,竟然落在自己手里,还不顺水收了,而且还是东方闲云的女人,想着都觉得乐!

手慢慢伸到慕容彦的衣襟处,微微一扯,衣带翻开一角,那人眼中为之一亮,连肌肤都那般的白嫩,好似细雪,不知摸上去如何?

想着,那人便想覆上……

“主子!东方闲云已到!”门外响起声音道。

真不是时候,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眼神恶狠狠的只能收起伸出的狼爪,转首道:“知道了!就出来。”想要这么容易的要回你的女人,东方闲云你想也别想。

方想离开,眼光突然落到慕容彦手腕处,那是……

朱砂痣!

鎏金国女子素来都不点朱砂痣,他若是好好的利用这一点,或许可以很好的得到他想要的!

……

东方闲云此次是只身前来,除了手上的割据合书之外,他两袖清风,一身清脆薄衫,脚上一双白靴,发丝依旧轻扬……

丫鬟端上茶杯,俏脸微红,她们从未见过这般剔透的人过,好似从琉璃宫殿内走出,整个人都似玉华般。

“安庆王爷!”人未到,声先到。

东方闲云微微转身,向着门口处看去,一袭黑衣,披金戴银,一脸笑意与清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