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背影与正面

慕容夫人侧首看了眼东方闲云。

慕容青峦亦侧首看了眼东方闲云。

两人心中皆是惊叹一声……至于惊叹什么,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就是有那种惊叹的感觉!

东方闲云仅是翘起了薄陵的嘴角,深眸一眯,骨节分明的纤细之手撩了撩发丝,然后慢慢站起,走向慕容彦,期间,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块丝帕。慕容彦不是没察觉到东方闲云的靠近,但是她装作没看见,继续喝……

一碗方罢,微微舔舐了下嘴唇,方才领悟喝的太快,竟然味道都品到,所以……她直接拿起第二碗。

扬起的脸顿下,因力道的收放所致,酸梅汤洒出了些,然后顺着那白到极近透明的手而上,慕容彦见到的是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怎么?她喝她的酸梅汤,他来捣什么乱?

慕容彦一把拨开东方闲云的手,然后一脸怒火的

再次打口喝起来……

慕容青峦与慕容夫人皆是愣着,方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如此紧张的情况了,他们当然了解自家女儿了,看她的神情,就知晓是在怒了…

…问题在于他们压根不知为何怒?所以,他们只能望东方闲云,奈何看见得仅是一张笑脸,手里还拿了一丝帕。

酸梅汤微微流下嘴角,东方闲云眸光一精,直接抄起丝帕,温柔而绵长的就将那酸梅汤擦去,喝着酸梅汤的慕容彦动作静止,眼眸流转一下,心里暗自揣测,有必要么?在爹娘面前,他有必要这么屈尊么?堂堂一个王爷竟然给她擦嘴角……

“渴也不要喝的那么急啊!”东方闲云似乎没感觉到慕容彦身上发出的阵阵怒气,自顾自的说着。

慕容夫人不住的点头,就差站起鼓掌了!有了女婿就忘了女儿,慕容夫人绝对是其中的翘楚。

手一抬,“啪”的一声落下,酸梅汤飞溅而起,直接飞溅到东方闲云身上,留下一些印迹。慕容彦知晓这个动作定会引起爹娘的疑问,毕竟样的一面,他们并不知晓。

果不其然,慕容青峦与慕容夫人皆是震惊当场,他们知晓慕容彦不比寻常人家的女儿,但是也不至于到敢在夫君面前这般无礼吧!

“这酸梅汤不错!”慕容彦以极快的速度收敛起匆忙中蹦出的异样,细声细气道。

“是么?那是本王亲自煮的……”东方闲云眼神若有似无的看了眼慕容彦,轻声道。

原本含在口中的酸梅汤差点喷出!而,慕容夫人的惊讶也不小……她拿着一双疑惑的眼神看向慕容青峦,低声问道:“真的?”

慕容青峦眼一闭,点了点头!

无疑,对于慕容夫人而言,这答案是锦上添花。而

,对于慕容彦而言,却是火上浇油。

她不想感情被左右,不想被他的柔情所软化,更不想在这么绵长的柔情里慢慢遗忘了四年前的人……她深深的知晓他正以一种极慢的速度慢慢吞噬她,让她理智殆尽,让她的眼中只能容下他一人。

在某种程度而言,东方闲云使出的招数无疑是针对上女人致命弱点!

“王爷是否最近换了行当,从朝廷转至厨房?”慕容彦微微透着一股寒光,她不能再被他所控,柔情来时,她只能建起城墙,将其弹飞出去。

慕容夫人一听便打圆场道:“女婿真是会心疼人啊!”说完,对身旁的慕容青峦挤眉弄眼。

“是啊!”慕容青峦见局势不稳,忙应和道。

东方闲云笑而不语,晃荡着手中的丝帕,眼神透着一股子魅惑,阴邪无比。

“王爷还未回答呢?”慕容彦似乎没听到慕容夫人与慕容青峦的话,径自问道。她是答应过要生娃,也听取了娘的建议要试着接受,但是那些也不算什么,孩子可以生,也可以试着去尝试,让过往成为过往,但是这其中不包括要交出心吧!奈何她清清楚楚的知晓,眼前这个男人要的就是她的心。

东方闲云收起手中的丝帕,扯了扯袖口,道:“朝堂与厨房并不冲突。”

“是不冲突,但是若是传出去王爷的威严定会大减。”慕容彦嗤笑一声道。这话明显是口不对心,她对他的手艺赞不觉口,似乎还上了瘾,巴不得他一直做下去……

“传便传……本王从不在意他人的眼光!”东方闲云靠近一寸慕容彦,这个距离近的可怕,若不是爹娘在场,慕容彦都觉得东方闲云似乎要贴上她的嘴唇。

慕容彦突然一愣,听了他这话,她想起了一个人,那便是李香虞。那时,他流转于烟花之地,进出风月深闺中,些许

都会沾上一些脂粉之气,他确实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即便鎏金国上下皆知晓又如何?

“爹……你们不是要去钓鱼么?”慕容彦不想在爹娘面前与东方闲云争锋相对。

“恩恩恩……”慕容青峦从震惊中转醒。

“那就走吧!”慕容彦拿起慕容夫人仍在一旁的木罐,朝着门外走去。

东方闲云并未说话,仅是跟在慕容彦身后,脸色凝重而深远……

慕容夫人与慕容青峦对望一眼,也竟是无言。

……

王府内景致雅然,荷塘,池塘居多。四人沿着逡巡小路,一路赏一路走,东方闲云走在最前,他是这王府的主人,自然是要带路的……

慕容彦走在东

方闲云身后,手上拿着木罐,贝齿咬着嘴唇,樱唇桃花般粉嫩,眼神时不时的望着东方闲云的背影,真希望!他就此不要再转过身,看着他的背影总比看他的脸好些,那张脸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魅力,看一眼,心便动一下,她不知道,在他哪次转身之时,或许自己已跌入漩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