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一夜

东方闲云望了眼一脸惊讶的慕容彦,直接将鱼竿上的鱼拿到她面前,一条很小的红金鲤鱼,摇晃着尾巴,估计是拼尽了它全身的气力想要挣脱,其实,慕容彦压根不相信无鱼饵之下能钓上鱼来,人会受到食物的诱惑,当然鱼也是一样。

“怎么样?”东方闲云此时好似孩子般神情,将那条鱼拿下,放入他掌心,朝着慕容彦咧嘴一笑。她的心他要定了,即便那心此时还不属于他,他也要!

慕容彦看着他掌心的鱼,美眸闪过一丝寒意,“无水的鱼便不是鱼!”

“那么……若是我装满水呢?”东方闲云将手中的鱼轻轻一弹,鱼再次欢腾的跃进池塘中。

“王爷真要我的心么?”慕容彦不答反问,慢慢收起手中的鱼竿。

“既然赌注是心,那么王妃自然要给了……”东方闲云将脸抬起完美的弧

度,任由阳光直射。

慕容彦未有任何其他表示,仅是嘴角微勾,她的心从来都在那,想要便拿去!只是一颗心而已,她不稀罕!

……

慕容彦与东方闲云留在了竹屋内吃的晚膳,一顿饭下来,四人是皆是你看我,我看你!随后便直接蒙头吃饭,连一向聒噪的慕容夫人都未说几句。慕容彦盘算着晚上真要同床共枕?还是说今夜依然能免了!

待两人回到正苑之时,王府内显得静悄悄,连月色都遮盖了半边脸。

“你房间还是我房间?”慕容彦直言不讳道,不就是生娃么?合计着她一个教主还怕生个孩子?她停下脚步,转身问着东方闲云,脸上陡然间升起了一股英气勃然……

“我的房间!”东方闲云直接拾起慕容彦的手,说道。

“可以!”慕容彦简单说了两字。

然后,月儿依旧躲着,星儿依旧璀璨着,云儿依旧大胆直视着,风儿继续乱颤着,东方闲云在如此多的见证下将慕容彦带进了他房内。

房内,简单至极,只是似乎烛火多了些,映照着室内的一片和风之气,慕容彦本以为安庆王爷的房内,应该藏着许多古玩,器具,或是世上罕见至极的宝剑,没想到,啥都没有!只有一个屏风,一张床,一张桌,一张椅,一个榻。

“你不是很紧张么?”东方闲云看着神色淡定的慕容彦,狐疑问道。

“……”慕容彦无言,只是眨巴着美眸。

慢慢的靠近,身上散发着一股夺人心魂的气势,东方闲云的脸似乎在刹那间变成了一个另外人,儒雅与邪魅对调,或者说他本是儒雅与邪魅的结??。

右手托起慕容彦的下鄂,眼

神闪耀着无尽的烈火,似乎要将人烧出一个窟窿般。

俯身,凑近那白皙的脖颈处,张开嘴,一咬,直到鲜血流出,他才满意的舔了舔那血,说道:“寄体与你的血有关吧?”言语无比轻松,而那唇便随着慕容彦的脖颈处慢慢下滑,手随着嘴唇的游移而慢条斯理的解开慕容彦的前襟。

慕容彦此时似乎被点了穴般,明明意识清楚,但是全身好像泡进了温水中,酥麻而舒服!她低下头看着正在肆无忌惮吞噬自己的男子……

她太没用了!竟然被他掌控了她的情绪!

不过,随后慕容彦又转念一想,是为了生娃,只是为了生娃而已。

东方闲云眼神一眯,感觉到慕容彦的身躯僵硬如石,随即眼中便更加痴狂起来,难道自己真不如那个绝么?

夜漫漫,心深深。

解去慕容彦的外裳,她只余薄衫裹身,眼神望着别处,似乎心不在焉般,东方闲云唇一扯起,随即一把抱起她,就向床迈步,孩子?哈哈……他是想要个娃玩玩,但是她是唯一能够激起他想要孩子的女人!

轻纱薄影,芬芳熏绕……

慕容彦不迎合不拒绝,美眸始终睁着,她似乎有一种极端的自制力,不嘤咛出声,任由着东方闲云在她身上点火,从起初的火苗燃烧成铺天盖地的烈火,她却始终如初,似乎被烧着的人就东方闲云一人……

眉一皱,美眸瞬间凝聚光辉,略微的疼痛。

东方闲云呼吸平稳,看来,他亦是将自己压抑的极好,轻柔的从慕容彦身上退开,他侧着身看着她的完美的侧脸,她对他竟然毫无反应,似乎一尊冰雕的娃娃,虽然很美,却没有灵魂,方才他得到的只是一副皮囊而已。

“一夜便能有孩子么?”东方闲

云嗤笑出声,似乎是在极端的蔑视自己。

“看你的造化了……”慕容彦掀过被衾,冷淡道。

“被一个自己讨厌至极的男人碰,是不是很难受?”东方闲云看见慕容彦对自己的态度后,怒火点燃,翻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就算是此时此刻,你的心里想的还是绝吧?可惜!得到你的人不是他……是我!”

慕容彦意识到此时的东方闲云是只猛兽,她挣扎了下,然后双眸一闭,若是在此时拼命挣扎愚蠢至极!

恰恰她忘记了,他是东方闲云,不是别人!

将计就计……

再一次将烈火挑起,再一次吞噬着对方!慕容彦亦成了一半的主宰着,春宫图不是白看的。

两个灵魂撞击,然后撕扯,然后融合,然后再并吞……

直到月华隐,日东升。晨雾袅袅,蔓延馨暖。

王府内皆是一派的热闹,管家素来早起,正在派遣着一帮侍从与丫鬟,王府这么大,活计多,烧水的,劈柴的,洗衣的,泡茶的,扫地的……

可想而知,虽然东方闲云与慕容彦昨夜真的是累到不行,但是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