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死寂的决裂

管家一言不发的将向孤意面前的碗直接拿到一旁,意思明摆着,主子与女主子还未入座,你坐个什么劲啊!可想而知,在安庆王府是客随主便,彻底的诠释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是什么意思啊?”向孤意眼角牵起一搞笑的弧度,吱吱呜呜问道。

“管家!向公子是客人!”东方闲云示意道。

“是!奴才知罪。”说完,管家将放置在旁的碗端到向孤意面前,首垂着,模样绝对恭敬。

慕容彦看着眼东方闲云的侧脸,未语,仅是那双美眸中盛满了如霞般的红光。

在她仍未收回视线之时,东方闲云便转头,两人眼神赫然交汇……

“吃早膳吧!”东方闲云拉着慕容彦入座,如春风般拂过她的脸颊,还带着些许夏夜的微醉意!

“是!王爷!”慕容彦轻声回道。

“没想到你喜欢这种女人,大家闺秀?我还以为你比较喜欢那种有趣点的女人呢!看来我对你的认识真的不够彻底……”向孤意看了正襟危坐的慕容彦,朝着东方闲云碎口道。

“吃你的饭吧!闭嘴!”东方闲云看着一直缄默的慕容彦,一寒道。这丫头今日似乎有点不对,若是换做别日早已回击了。

向孤意一撇嘴,埋头吃饭!眼神盯着秀雅用膳的慕容彦,再怎么看就是一个无聊透顶的女人,若不是长的美了点,浑身上下皆找不出独特之处。哪能比得上风尘中的女子,那才叫有韵味,一回眸一盈笑,都可以勾去人的心魂。

东方闲云细细的夹起小菜,放置慕容彦碗中,道:“昨夜定是累坏了,多吃点……你!似乎有点瘦……”说得毫不扭捏,似乎正在说着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如月的脸上充斥的笑意与温情。

而,反之慕容彦便是受到前所未有的尴尬!

再笨的人一听这话都会乱想一番,白的也会成黑的,何况他们本来就黑,眼下就更黑了!尴尬的望了眼管家,慕容彦只能沉默以对!

向孤意飞快的吃完早膳,一抹嘴,笑呵呵道:“真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会将这种事都拿出啦说啊!你到底是不是东方闲云啊?来给我撕撕你的人皮,是不是糊上去的?”那个正紧到不行的人,竟然会在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之下,道出这有违风化之事,真是比天上掉银子还稀奇!

一顿早膳下来,慕容彦就像个雕像一样,脸上挂着完美的笑颜,仪态万雅的模样绝对是真实到不能再真实。

“是不是乏了?回房休息吧!待午膳时我叫你!”东方闲云牵起慕容彦的手,两人在后花园内迈步,脸上是恬静无比的笑容。只是在那笑的背后,藏着什么,就只有两人知晓了。

慕容彦笑着掐了东方闲

云胳膊一把,咬牙切齿轻声道:“王爷!跟在我们身后的人是谁?”

“你想知道?”东方闲云笑着眉头一皱,不察觉的移开慕容彦的手,包进掌中。

慕容彦不动声色的微微流转了美眸,轻轻朝着东方闲云耳畔说道:“别给我卖关子,似乎我不怎么吃这套。”鼎剑侯,鼎剑侯……若真是!那么她与东方闲云又将如何?丞相府的惨案,她真能就那么轻而易举的翻过。

“那么……王妃你吃哪套?”东方闲云故意油嘴滑舌的说道。以为他不知她在想什么么?他竟然愿意让她站在门外那么久,那么他便也没有想隐瞒的。

“东方闲云!”慕容彦以无比妩媚的笑晏说道,

“正如你所想的……”东方闲云轻轻抚摸着慕容彦的青丝,曾几何时他竟然贪恋上了她的一头乌发,或许就是在他亲手斩断它的时候吧!而,此时他却选择继续斩断情丝。

慕容彦手颤抖起来,嘴唇煞白,一双美目皆是冰冷!

她明白了……直到此刻她才知晓,其实他的柔情是毒,他的关心是毒,他的含情脉脉是毒,他的细心呵护是毒,目的只有一个让,就是让她完全臣服于他!呵呵!果然,男人都是一些精于算计的东西。

她似乎输的很惨……

但是,至少那颗心还是她自己的!

那么日后东方闲云……你休怪我无情!

一掌划出,直接将东方闲云震飞出去,慕容彦惊讶他竟然未还手!

向孤意站在屋檐之上,黑衣长衫在风中飘荡,竟然有股莫名的王者气质出来,他将一切收入眼底,脸上慢慢出现笑容,东方闲云就是东方闲云,拿得起房放得下,一言九鼎,他相信他会帮他站在庙堂的最巅峰。

男人,不该为了儿女情长而丧失斗志。

慕容彦早已不相信东方闲云,在她眼里他欺世瞒天,用的无非是苦肉计而已!

她,飞身离去之时,便觉眼角划过一滴冰冷之物……

松松垮垮的站在墙边的东方闲云,脸低垂,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从他攥紧的双手,可以窥见一二,他从来没想到他们两人的决裂竟然会这般平静!

其实,他以为她会疯狂,会嘶吼,会仇恨盖天,会指着鼻子骂他,却不想会是这么死寂,换言之,她对他从来未动真情,自然不会太过激动!

“向孤意……感情真的不适合我。”东方闲云缓缓抬起脸,朝着向孤意一笑,那笑竟然诡异的犹如魔罗之物,是自罪恶的深渊爬出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