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曙光

“走?走去哪里?”即便眼前的背影是何等的美丽,他都无暇欣赏,在他眼里的一切已变得毫无意义,只要一想到国之将亡,就觉得全身气力都没了。

烽火弥漫的宫外,即便是闻到那股烟味他都会觉得呛鼻,真能走得了么?

慕容彦融合在月色中的身子慢慢回转,蒙着面纱的完美侧脸似乎带着某种宁心安神的魔力,只见她眼角微微含笑,不轻不柔,道:“怕了么?怕看见外面死伤一片的士兵么?”

萧无情无力反驳,他确实怕!

百年基业竟然就在他手里将殆尽……

“实话告诉你……我救你无非是觉得好玩而已!你说能让东方闲云气到跳脚的事,是不是很好玩?”慕容彦语气平淡的说着东方闲云,幽幽目光中有着无尽的雾水,似乎有些迷蒙,但似乎又很清澈。

“你不帮自己的丈夫,反

而帮他的敌人,真是个奇怪的女人!”萧无情略显消瘦的脸上陡然出现一抹笑。

慕容彦方向回答,却见从宫殿之旁慢慢走出一个人影,穿着一身红衣,似乎与血融合般的颜色,就在那一刻它竟然刺痛了慕容彦的眼。

她都快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人物……

华涟漪!占据东方闲云整整十五年的女人!

慕容彦见华涟漪面容虽然消瘦,亦有些许苍白,但是未有任何的枯寂迹象,眼神似乎呆愣的看着自己,华美的脸上有着一股落魄与萧条。

“他好么?”华涟漪紧咬着嘴唇,发出破碎的音节。她知晓在她将匕首刺进他??膛的那一刻,将两人的情丝斩断了,或者至始至终她和他从未有过情,她得到无非是他的怜悯。十五年前,她用她的身体拯救了鎏金国,但是她从中获得了他十五年的悉心照拂,与自己编织的美梦。

“真那么关心就回到他身边去……”慕容彦扯最一笑,美眸中略微出现零星的寒气。

“我想回去!可是……他还能要我么?在我伤他那么重之后!”华涟漪听见慕容彦的话后,脸上如盛开着繁花,她会回去求他原谅,会求他让自己回到他身边!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慕容彦说着违心之话,当她以极度无所谓的态度要华涟漪回到东方闲云之时,她明显感觉到她的心在泛着酸水。其实,一切都未得到证实,丞相府的血案是否是东方闲云一手策划,只是她就是不喜他的欺骗,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

“那你会回到他身边么?”华涟漪眼中微微升起一些害怕,在西下边陲的情形,她还记得,眼前这个看似娇小且柔弱的女子亦有着无比狠厉的一面,而这一点更让华涟漪心中充满着回到东方闲云身边的渴望,试问,哪个男人会喜欢上狡诈阴险的女子!对付男人武器一直是温柔似水与情深似海。

慕容彦对于华涟漪

的问题嗤之以鼻,可笑!她回去作何,莫非还真帮他生孩子么?帮他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

“你走不走?”慕容彦懒得理会华涟漪,直接朝着萧无情问道。

萧无情毅然的点头!

之后,便见一条白绫飘起,直接卷起萧无情的身躯,在人还未回神之时直接似云般的窜出宫殿之内,呵呵!她希望明日能早点来临……

华涟漪被此景吓到,她方才看见了什么,是人还是神?人怎会有如此精妙的轻功?

……

天边第一道曙光花开云层,照耀大地之时,东方闲云静坐于汗血宝马之上,未穿盔甲,仍是一身便装,白衣素雅。他身后之人便是暗魂,琥珀色的盔甲,使之与长日里多了份沉淀的气韵。

“主子!真要留下银魄?”

暗魂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银魄问道。

“想为他求情?那么你留下,他随我去,如何?”东方闲云冷不丁的抛下一句,直接将暗魂的话蒙在肚子里。要知道,这仗他也等了很久,不是他不帮兄弟,而是兄弟自己都无能为力!

“主子!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暗魂脸上尴尬一笑。

东方闲云眉峰俊敛,鹤啸而去,白衣恰时翻飞成巨浪波涛……

漠尘国风沙侵袭,原就人烟稀少,此时更是不见任何人影,集市还在,只是一片狼藉。东方闲云眯着狭长瞳眸,将一切尽收眼底,他虽然占领,但是从不对百姓进行任何侵扰,怎会出现如此情景?

沙漠里的细沙,在被狂风卷起的那一刻是最为危险的,即便是一粒尘埃般的沙子,亦可以生生的割进人的皮肤内。

而,恰在此时,风起了……带着前所未有

的猛烈!

漠尘国的将士们节节后退,人人都将手挡住脸,就怕沙子吹进眼里……

东方闲云手斗转一下,内力散出,犹如一个巨大的绵密之网,将周身的沙子撩去了不少!

“主子……若是风沙一直这么吹……我们根本不能靠近漠尘国,那个萧无情一定在那里面,不将他擒住我们就白费了!”暗魂亦用手挡着脸,语调不齐的说道。

原以为会来场彻头彻尾的杀伐……不想!漠尘国早已成为一个死国,估计那些手城的兵将亦逃走了,暗魂突然觉得银魄不来是幸运的!没的打,还要忍受劳什子的风沙,亏了……

“我先行去!”东方闲云丢下一句话,便从马上腾空而已,以一种极致犹如狂风的速度向着漠尘宫殿而去。

他费了那么多周章,绝不空手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