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陷入黑暗

华涟漪泪眼悉悉索索的迷蒙,略微抖颤的身子站在石廊之后,身后是铺天盖地的冰冷青石地面,少许的微光照进殿内,她慢慢凝视着一步步走进殿内的白衣男子。

那张脸,她极端的熟悉,亦极端的陌生。

东方闲云甫一踏进漠尘国的宫殿内,脸便微微有了变化!

这里怎会有熟悉的味道?

药香!

她来过……

这一刻,东方闲云竟然瞬间忘记了萧无情之事,心系在了那股熟悉的味道上。

“云!”华涟漪唤出一声,脚下一动,脸垂着,双手绞着,从廊柱后面站了出来,脸上泪痕一片,朱唇咬着,眼神含着星斗般望着东方闲云。

“是你!”东方

闲云冰冷吐出几两字。

“萧无情呢?”东方闲云瞥了眼华涟漪,慢慢踱步起来,手指划过宫殿内的白玉墙壁,上等的好玉啊!

“他走了!”华涟漪期待东方闲云继续问下去,那么就会为自己添上一笔珠彩。

“你是说逃走了?”东方闲云继而问道。

华涟漪看着东方闲云的背影,竟然觉得极端的陌生,他对她毫无任何情绪,看见她的那刻起,他就未正眼瞧过自己……

“是的!和你的王妃……”华涟漪心一横,直接破口而出,很明显,华涟漪是故意的。

东方闲云猛然间身子一怔,微微转身,“你说和谁?”

“你的王妃!”华涟漪再次重申道。

“云!让我回到你身边吧!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做……不该将兵布图给萧无情,也不该为了保命而伤你,可是……可是……云!我真的也有苦衷!”华涟漪上前,抓起东方闲云的手,慢慢揉进掌心,她真的很爱眼前这个男人!打从十五岁开始便爱着。

东方闲云一把扯开华涟漪的手,慢慢移开几步,“你真让本王大开眼界,几月前,你将利刃戳进我身体里,到现在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怎么?你的爱就是差点夺了我的性、命?”

“不是……不是……”华涟漪使命的摇着头,朱钗散乱,胭脂模糊,她受不了他这么冷漠的对着自己,真的受不了!

“呵呵!被我说中要害了?其实,你不爱我,而我或许也犯了最大的错误,认为当年的恩情是出于爱。”东方闲云说着的

时候,脑中响起的是慕容彦的脸。

“但是在这个时候你不能抛下我……漠尘国亡了,而我

是亡国的王后,我需要你的照拂……看在我当年的……”华涟漪改而拉起东方闲云的衣袖,只要能呆在他身边,她相信他的心回到他身边的。

东方闲云看了眼华涟漪的脸,略微有点心软,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他除了保她命外,毫无其他!

……

慕容彦与萧无情缓缓的向着北海关行去,需经庆州……慕容彦行在前首,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她相信东方闲云定是心里很不爽,他不爽,那么她就乐的开怀。

“这是逃出漠尘国的必经之路,你认为东方闲云不会有所防范?”萧无情的声音自慕容彦身后突兀响起。

“东方闲云不是笨蛋,他当然会有所防范,或许我们已经被监视了?”慕容彦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脚下似乎很好玩的踢着沙子,一踢一个坑,然后再以极快的速度复原。其实,除了

热点外,这到处都是风沙的情景似乎亦有番别样的风景。

“你是什么意思?”萧无情身体升起防备,莫非?

慕容彦眸光一深,一脚踢出,风沙溅起,待铺天盖地的风沙落下之时,朦胧之间,周围竟然多了一百左右的轻骑,带头之人脸蒙汗巾,脸上似乎有一道伤痕,粗狂的脸与之浩瀚的风沙相合。

“萧无情,想跑……先留下狗命!”贺沧未见过慕容彦,自然不识得,何况慕容彦此时还蒙着面纱,在贺沧眼里,慕容彦是萧无情的宠妾,压根不会与安庆王妃联系在一起。

慕容彦一猜便知眼前骑在马上的人是东方闲云的属下!

“那就试试看好了!萧无情我救定了,回去告诉东方闲云,慕容彦在此,绝不会让他动弹萧无情分毫!”话未完,便见风沙张狂起来,那是运用高深的内力缔造而起。

贺沧未想到会遇到如此厉害之人,而且还是个女子!

咫尺天涯,诸神聆听。

慕容彦方想与萧无情抽身离去之时,便被一道声音喝住……那声音她太为熟悉,她一点也不想记得他的声音。

“慕容彦!你非要和我作对么?”东方闲云在任何人未察觉之时,闯进了众人的眼中,一身白衣,略微皱褶,发丝上沾上一些汗水,只是那张脸上仍是有股淡淡的笑颜,只是身上却赫然充斥着怒火,他就是讨厌她与别的男人站在一起,而且还站的那么近!

“过来!”东方闲云竟然拿出命令的口吻说道。

慕容彦不是别人,她哪会听东方闲云的,直白点说,东方闲云往左,那么慕容彦定会往右,似乎是天生的犯冲,但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贺沧愣着!心想,主子认识那个白衣女子?似乎还很熟稔?

不知为何,当东方闲云出现的那一刻,慕容彦的眼角竟然泛出点泪花,然后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意识越来越模糊,然后在东方闲云的震惊之下,倒下,向凹处滚下。

慕容彦陷入了绝无仅有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