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他给的银子

今日,素来赖床的慕容彦早起了些,大概是卯时起的身,其实,一个人住久而久之后,就会觉得异常的孤独,你说话,没人回应,你笑,没人会陪你笑,而你感到一些伤感的时候,亦没人知晓。

照常的洗漱,然后便坐进榻里,仰躺姿势,美眸看着上方,一手慢慢抚摸着肚子,真是奇妙,在那个两人不断撕扯的夜晚下,竟然真的有了身孕,一个有她血脉亦有他血脉的孩子,一个不在她的预计内出生的孩子。

四年前,她想,她今生今世不会为谁生儿育女!只因那个可以让她如此的人,已经灰飞……但是往往就会出现许多意外,慕容彦知晓其实意外就一个,然而,就因这个意外而牵扯出了许多不可能。

在这段独自居住的时间里,她想了很多,她对东方闲云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她会讨厌他,会恨他,会蔑视他,但是就算如此,那颗心还是不断的往他身边靠,她之前想,只要管住心就好了,奈何心从来都是纯白的,任何意识都不能驾驭。

东方闲云,你得逞了!你用柔情软化了一些她经过多年搭建而起的铁壁。

就算如此!慕容彦依然是慕容彦,她依然可以入风吹拂……

突然间,慕容彦肚子一疼,是那种抽搐的感觉,最近似乎常发生,一次,又一次……

她会选择此地隐居,是因那两月,那两月是他最为纯朴最为清澈的时候,虽然他心里仍然有着一些算计,但是至少那些算计为的只是她而已。

慕容彦想着笑浅浅!似乎有身孕后,她便容易感伤起来,想的都是些暮暮朝朝之事。

她知晓,他遵守了他的诺言,血教未受到任何纷扰。穆穆飞鸽传书予她,虽然仅有几字,但是她依然可以看见穆穆对于东方闲云的赞赏,似乎还有种想与他相识之感。按照常理,血教应是东方闲云的首要目标,毕竟血教在各地百姓的心目中扣着残忍二字,若是灭了血教,那么东方闲云想要既可以赢得民心亦可以铲除几

百年来的忧患,一石二鸟……

几经杀伐之后,东方闲云依次占领了沿海一带,那一带强盗居多,劫的皆是官船,抢的虽然是些脏银,但是他们却不是什么劫富济贫的主,抢的银子皆是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东方闲云缴了几处强盗窝

,得了许多的银两,他难得的好心,将其中一部分的银子给了当地的一些百姓。

恰好……

慕容彦亦是在这范围之内,她也有银子。

正是中午之时,太阳悬在头顶,虽然阳光浓烈了点,但是晒在人身上有种暖暖的感觉。慕容彦一人坐在桥上,双脚荡着,摇摇晃晃的,看着水中的鱼儿,这日子真是惬意过头了!

有人……

慕容彦耳力向来很好,她扯出袖子里的黑色面巾,蒙在脸上,此处素

来不会有人来,在她等了一会后,便见远处奔来一个胖胖的身影,那个身影她没从未见过!

一个大约二十左右的男子,眼睛很小,嘴唇略微厚,身形很胖!脸上有着汗珠,一看便知是因跑的原因。

他跑到慕容彦身边,一边喘着气,摊开手掌,里面安静的躺着些碎银,急促呼吸道:“这是我娘叫我给你的!你拿着!”

慕容彦微微笑了笑,歪着头一脸的不明,给她银子作何?他娘?莫非是卖大白菜的儿子?再仔细看看,确实有点相像来。

随后,慕容彦摇摇手!银子她足够了,不需要……

“这银子不是我娘给的,是鎏金国的三王爷给的!”那人说着,忙将手中的银子塞进慕容彦的手里,而,此时的慕容彦在听闻了“鎏金国的三王爷”几字后,早已呆愣,他给的银子?

“知道你不明白的

……说起来,那三王爷真是一个关爱百姓的好王爷,他将那些无恶不作的强盗剿灭了,还将搜到的银子分发给了我们老百姓,这就是你分到的那些银子,好好拿着吧!”说完此话,那人便直接朝着回去的方向一路跑去。

慕容彦看着慢慢消失的背影,眼泪竟然落了下来!转眸,看着静静躺在手里的银子,心又一次抽搐一下……

孩子!那是你爹给的银子!娘决定给你买些好玩的玩意……

慕容彦虽然不在东方闲云身边,但是却经常会听到关于他的传闻,说的皆是他的丰功伟绩,他的浩瀚雄心,起先听后总会心有余悸,但是后来便习以为常了。

临近除夕,市集上似乎异常的热闹,街边的摊上都卖起了大红灯笼,慕容彦觉得喜庆,也买了两个,她想回去后,两处竹屋,一处一个。

听闻市集上的人说,东方闲云前不久前便班师回到了鎏金国,她想,或许是因除夕的

关系,鎏金国素来有一个百年留下的传统,便是在除夕那一日祭拜祖先,他估计是回去祭祖了。

夜晚,慕容彦拿着红色的灯笼,踏着慢步,走到东方闲云的竹屋前,手指一弹,红艳熠熠的灯笼便挂到了门廊上,投在慕容彦脸上一片红晕,原就俏丽非凡的脸此时更加娇艳欲滴起来。

此时,她想起了王府里的冷宫,想起了爹娘,想起了血教的穆穆。

轻轻的抚上隆起的腹部,心间慢慢流淌着温热,至少此时她不是独自一人,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