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葬青丝

叶蝶竟然无语了!她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看这架势这娃还不想走呢?她定了定立马将要上窜的火气,卖笑道:“小王爷……这地虫蚂蚁甚多,您要不要先回啊?”她都用上“您”字了,他该走了吧!

念儿乌溜双眼转数下后,咧嘴一笑,“不回去!我觉得这里挺好,咱一起睡午觉吧?”

叶蝶吞吞吐吐了半天,愣是没说出半个字,方想妥协搂着念儿睡下时,不远处传来了寻人的声响。

阿袖看见一起坐在石头上的念儿与叶蝶后,那张嘴张的极其的大,令人惊讶的不是他们在一起,而是他们竟然拿着同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仿若是一人的眼神般。

半晌后,阿袖驱散脑子里的奇异想法后,忙冲上前,一把抱起念儿,继而在念儿深山细细查看一番,还好!除了身上脏点外,未有半点其他异样,随后她尴尬的微福了身,急忙抱着念儿离开了叶蝶的视线内。

叶蝶心间一喜

,总算可以睡觉了!

……

大厅内,东方闲云一身黑衣,如雪银丝扑泻在后,无端惹得一片雪华朗月之感,背影挺拔如松,纤细中透出无尽的威严。方回到王府,他便想唤念儿与他商量请个夫子之事,不想,他寻了半天亦丝毫未果。

他就知晓那孩子又到哪去玩了……

这时,阿袖抱着念儿奔进大厅内,喘着气,看到东方闲云孤寂的背影后,不禁心里叹息一声,放下念儿后便规矩的站到了一旁。

东方闲云随即转身,那张脸依旧如朗月星辰,似乎蒙着一层淡淡的晕光,他眼神一直在念儿身上打转,嘴张合了半晌方才问道:“念儿……爹爹给你寻个夫子如何?”

“不要!”念儿直接回绝,再次拔起小短腿,直奔旁边的红木椅上,??一直想往上窜,奈何身子矮小,蹭了半天愣是在原地打转

。他才不要什么夫子呢,有了夫子就意味着他不能再继续玩了,要学许多东西。

“不行!”东方闲云这次可没想过要妥协。

念儿的眼骨碌骨碌转了半天,突然心生一计,夫子可以!但是那个夫子必须是自己挑的,不然他可不答应,随后冲到东方闲云脚下,拉着他的衣袍下摆软软说道:“爹爹……夫子可以念儿自己挑么?”

东方闲云纵然心思缜密,那亦不会知晓念儿心中所想,自然是答应了,“可以!”

“念儿早有人选,待明??将她带来与爹爹见一面如何?”念儿难得的变的懂事起来。

“是什么人?”东方闲云一惊,整日待在王府内,怎会有什么夫子人选,他已听出点苗头,不过,转念一想,若给他寻个他不喜的夫子,他定会反其道而行,倒不如随了他的意,“那念儿带他来见见爹爹。”

“恩!”念儿重重点了点头,心里乐的跟花似的。

而,远在池塘边正安静午睡的叶蝶仍然睡的香沉,不知她以后的日子会被全数打乱……

适夜。

秋风凉爽,整个王府上下飘散着点点的桂花香,淡金黄的小花,簇拥相携,东方闲云哄着念儿入睡后,便独自迈步于琅琊回旋的曲幽回廊上。其实,至今他都未曾想通,四年前,她为何选择与风硕曦同归于尽?风硕曦死了,而她的丫头自此杳无音讯,他以最隆重的仪式将她安葬,然而,那棺木中躺着的只是当年被他斩下的青丝。

银丝在月华的照耀下,更显一片旖旎柔亮之色。

向孤意统御了整个苗疆一带和漠尘国,那是东方闲云给的,他如愿以偿的成了王者,但是东方闲云的江湖却依旧在风中飘荡,没有丫头的江湖他觉得索然无味,他的斗志未曾激起半分。

此时的天下,三分鼎立,向孤意,东方闲云,还有便是远在东方的东之国。

月牙弯亮,照下的却是孤独身影,正如她所说的,他与她注定会独自孤寂,各自慢慢品味世上绝无仅有的感受。

“老弟啊!见过深情的男人,但没见过像你这么深情的男人,哎!不就是个女人嘛……你至于么?”向孤意一身藏青长袍,拿着酒壶站在房檐上,自从他坐上那个位置后,他才惊觉其实那个位置一点也不好玩,整日要披奏章,还要上什么无聊至极的早朝,本丰腴俊挺得身板,操劳的都快成竹竿了。

东方闲云不语,近日来,这人似乎对上房揭瓦感起兴趣来了!

“对了!老弟……我送的那几个女人,怎么样?”向孤意一个跃下,直奔东方闲云身前,直接忽略他的一头银发,这是让向孤意最为痛绝的,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一夜间青丝暮雪!其实,他知道他肯定原封不动,但是向孤意就是想刺激他一下,让他知晓,他府上可是住着四

个绝色容颜啊!

希望可以挑起他正常的生活!

“什么女人?”东方闲云微侧了下眼,冷问道。

看吧!看吧!向孤意就知晓这个如行尸走肉的男人压根就把那四个绝色给忘了,枉费了他的一番苦心。

“算了……就当我没问!”向孤意跟着东方闲云望了下银月,他就想不通了,一个月亮,不是圆就是扁,看来看去无非就这两样,有必要这么一直盯着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