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看清一些事

飘然间,东方闲云向后转身,银丝恰时间流窜起一股无形张力,本不会在意天下,若是她亦加入这焚天灭地的战争中,那么他似乎有点期盼了,若是他坐上那个巅峰,是不是件相当好玩的事情,想着,东方闲云的脸上更加邪恶起来,她似乎将他的魔性再次激活了般。

追忆,沾衣柳絮。此时的慕容彦被古天尧安置在营帐中,一身白衣洁白如雪,映衬着那张脸更加孤寂冰冷,她环顾四下,虽说是营帐,但是此处竟然布置的一片淡雅芬芳,似乎先前便是女子的寝宫般典雅。

营帐内仅有她一人,她摸了摸身上芙蓉华段,看着裙摆的撕扯痕迹,心里疑问重重,很荒谬可笑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他将她推下悬崖的那一刻,她竟然想起了一切,从他们的剑拔弩张到后来的点点滴滴。

慕容彦轻轻移了步伐,慢慢挪到铜镜前,看着铜镜中映出的那张脸,她竟然觉得陌生不已,纤细的玉手慢慢抚上,细细观摩起来。

“彦儿……”古天尧方到帐中,便见慕容彦淡雅而挺直的背影,眼眶里涌上一丝激动神色,仅是一个背影便可以令人迷醉。

慕容彦听见声音后,微微转了转身,含笑看着帐门前的古天尧,张口道:“能让我看看你的脸么?”

古天尧听见后,眼神微微一闪,虽然转瞬即逝,但是细微如慕容彦,自然已发现!

他抬起手慢慢解开下颚上的锁链,然后以极致缓慢的速度将面具揭下,那只手有略微的颤抖,当面具拿下的那一刻,慕容彦好似回到了四年前,那个将她细心呵护,在她最为无力之时张开双臂的少年。

“彦儿……”古天尧唤道。

“你的脸与八年前似乎一模一样!”慕容彦看着那张脸,淡淡说道。她虽然这么说,但是恰也在这一刻,她方然领悟到一些事,过往终究是过往,她仅能将那些埋葬心底,选择她所该选择的。

古天尧似乎被这一句话所鼓舞,直接冲到慕容彦身旁,一手抬起她的脸,方想吻下时,见她美眸中闪过一丝抗拒,然后待他愣住之时,纤细的右手轻轻挥开了他的手,“你现在是东之国的国王吧?以你现在的身份,切不可做出有辱国家之事,不是么?”他是东之国的王,而她是鎏金国的王妃。

古天尧被这话所慑到,愣在原地……

“不问我怎么会在这里么?”慕容彦轻巧起身,素手撩起发丝玩转起来,一圈圈的绕着食指玩耍着。她不相信他毫无察觉到的身份,以他此时的身份,不可能对她突然的出现毫无疑惑。

古天尧转身,看着慕容彦的背影,并未说什么,只是那双眼睛似乎蒙上一层薄薄的寒气。

“你也知晓我是鎏金国人,知晓我爹爹是鎏金国丞相,后面的大概你也能猜到,我嫁人了,嫁的便是你想要击倒的人,东方闲云!”慕容彦毫无顾忌直接入实说出,只是当他说出那四个字时,内心的冲

击比预想的要大很多。

是他?古天尧从未想过她心爱的女人会嫁给那个人,那人素来心思缜密,而且听传闻还嗜血成狂,四年前,一举歼灭漠尘国,苗疆,取得了整个苍茫大陆的主宰,这样一个男人,他相信他的彦儿是不会喜欢的,她需要的是温柔细语的丈夫,而不是一个狂魔。

“我知晓你对他肯定毫无感情,是不是?彦儿……”古天尧鉴定道,就算他这几年来身边不乏女人,可是他的心一直记挂着他的彦儿,他在别的女人身上获得??却找不到一丝情爱。

慕容彦美眸一闭,她是想自欺,想要说她对东方闲云毫无情爱,可是她不能再继续欺骗自己,她对他若不是爱,那又是什么?四年前,她甘愿放弃武功乃至性命,当时看着他深受重伤,想到的便是如何救他性命,怎么帮他灭了苗疆王,那般的不计后果。

或许,他们是世上绝无仅有的聪明人,亦是世上罕见的傻瓜,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背道而驰……

“就算你是他的王妃又如何?日后待我登上巅峰时,你便是我的女人了,我古天尧的女人……”古天尧见慕容彦未回答,便直接大言不惭的说道。在他眼里,似乎整个天下便在他手中。

慕容彦嗤笑出声,转身拿着异常闪耀的双眸对上古天尧的脸,淡淡说道:“你当真不介意么?即便我与他已诞下一子,你也不介意么?”

“什么?”古天尧再次俯身冲到慕容彦面前,双手紧紧的钳制住她的两臂,眼神含着无尽的怒火翻腾。

“你不是听见了么?”慕容彦轻轻掰开那双将她捏痛的手,这戏演的真逼真,看着确实能让人动容,但是这其中不包括慕容彦,八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许多,将以前温润的少年变成此时被权欲蒙住眼的霸主。

古天尧张狂一笑,笑翻起无数激茫之色,向后倒退几步,“就算是他的女人,那也无妨,我不但要他的天下,更加要享受他的女人,你说,这是不是一件

令人无比痛快的事?”无疑,古天尧早已不是八年前的“绝”!

慕容彦清丽的容颜此时泛起微微暖光,或许她该感谢这次莫名的再遇,让她看清了一些事,看清了一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