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舍弃三分

“东方闲云!今日不是你亡便是我死……不管是这个天下还是你手中的羽扇或是……她!”古天尧最末一字出口时,右手直接指向蹲在石头后的慕容彦,眸光一沉,天下他要,慕容彦他亦要。

东方闲云顺着古天尧的右手望去,眼神似乎穿过了万千般,猩红的狭长双目此时如水林过,红晕早已不见,仅是透着清明透亮。他见到她娇小的身子蹲在石头后面,白色狐裘微微露在外面,或许是发现他的目光,她竟然慢慢探出头,双眸紧紧的凝视着他的眼。

在他周身皆是杀戮与乱飞的鲜血,他便站在如此之中,对她来说,竟然毫无一点血腥之感。

两人视线飘渺间可见一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在彼端,而她亦在彼端。

古天尧看着两人交缠的视线,心下再次翻腾起无数的嫉妒,他想不通,为何她会这么冷淡的对他?然而此时此刻亦拿着无比热烈的眼神望着他深恶痛绝

的男人,她可以喜欢上任何人,可是那个却不能是东方闲云,不能是东方闲云!

剑划出,直接袭向东方闲云,而,此时的东方闲云仍是深远的望着慕容彦……

直到慕容彦惊呼出声,猛然从石后站起,东方闲云见此情景后,才满足一笑,眸光回旋之时,慢慢凝聚红色妖娆,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值得!值得!

那剑至东方闲云咽喉之时,他以两指柔软而沉重的方式一挑,适时,他右脚退开一步,即便此时他身上的盔甲厚重非常,他仍是身轻如燕。

古天尧自然是不会甘心,接下掉落而下的剑,再次向东方闲云俯冲而去,准备拿出浑身内力,与他一较高下,他要让慕容彦看清楚,谁才是这天下真正的霸主!

“赢了我,那又如何?”东方闲云拂袖而立,对于此时暴戾的古天尧这无非最大的蔑视,似乎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赢了你,可以坐天下,可以得到她……”古天尧呲牙说道,闪耀的面具此时蒙上一层灰暗气息。

“真是执念!”东方闲云话未落,身已起,腾霄而上,辗转起无数光耀,斜眼瞟见慕容彦时,那方想划出掌风的手……

静止了!而他亦慢慢下落……

慕容彦一脸肃然的看着横在脖颈间的冰寒利器,眼神忽闪出无数璀璨,“弃主求荣还不够!竟然还会这么卑鄙的手段!”轻蔑的声音,蔑视的语气,直接钻进丰硕心里。

搅的他一阵阵的心神杂乱!他对自己说,这是激将法,是激将法,不要在意……为自己寻一条好路,有错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蝼蚁尚且会偷生,何况是人,于他看来,跟着东方闲云不是战死沙场,便是一生埋没于“将军”

两字中。

四个功勋同等的将军!他,丰硕又岂会甘心?

“你懂什么?一介女流根本不会懂得男人心里是怎么样的,你们就喜欢男人陪在身旁,整日温柔细语,柔情蜜意……男人志在四方,女人是无法体会的……”风硕说的不免激动,拿在手中的利器不断的抖颤。

“志在四方的男儿会用这种手段?可笑……”慕容彦瞥了眼部住打颤的手,淡淡道,被她说几句,那手就抖成这样,还说什么志在四方,简直痴人说梦。

东方闲云此时站在混乱之中,眼望着慕容彦的脸,细细而望,见其脸上仍是淡定模样,转而对古天尧说道:“要挟么?”

“对!就是要挟……可是很管用,不是么?”古天尧心里不断挣扎,其实他也害怕东方闲云会为了天下义无反顾的将那一掌打出,毕竟在权利面前,没几个男人会选美人。

若是换做是他,或许他不会停下……

“你是不是在想,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以为找到了我的弱点?”东方闲云霎时间挣开身上累赘的黑色盔甲,展露出一身雪白衣袍,迎风招展间竟然被散出的几点鲜血染尽。

就此,白衣袍上出现一朵朵美丽的梅花烙印般!

“难道不是么?你在乎慕容彦是众所周知,鎏金国的三王爷本无弱点,可是你却让自己陷入了那困顿之中……”古天尧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这话方落,那方便传来了叫喊声,苦痛不已的叫喊声。

古天尧朝着那声音望去,竟见风硕右手被砍断,那右手就如一藤条般落在慕容彦手里,而她脸上亦是带着无尽的妩媚笑容,她想,断他一臂或许还算仁慈……

古天尧双穆圆睁,她不是武功尽废么?怎么会?风硕也算是个高手,竟然被她轻而易举的将手砍断?

若是以往的慕容彦有这本事,他不会惊讶,可是在四年前她是将全数的功力散尽而夺了苗疆王的性命么?

“这是怎么回事?”古天尧嘶吼问道。

“正如你看到的,你所说的威胁已不在了……”东方闲云撩了撩衣袍,几分散漫,几分认真道。

昨夜,他趁着她熟睡之时,将他三分的功力输入她体内,虽然仅是三分,但是因她本是练武之身,那三分功力足以打通她的七经八脉,虽然内力尚未全部恢复,但已恢复七成,而这七成,对付丰硕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