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鞭子

明明今日清晨她仍是从那张雕栏**醒来,可是此时当她再次进入时,她却举得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屋内弥漫一点檀香。慕容彦看见桌上放着一青铜紫金炉,盘旋着缕缕烟雾,环顾四下,未有东方闲云的身影,而,方才管家手里拿着的干净衣裳此时正静躺着。

他不在此处?

慕容彦旋然转身,当她发丝卷起飘渺的瞬间,她的鼻尖直接撞上一结实之物,白衣如雪……

东方闲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或是在做梦,当他推门而入之时,竟然看见熟悉的背影。

“王妃!”东方闲云语气冷淡,狭长而幽深的眸光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情绪,而他俯??便可与慕容彦鼻息相对,若是换成往日,他此时早已狠狠的吻上去,可是如今不同……

慕容彦柳眉一皱,美眸从东方闲云脸上扫过,淡淡的扫,淡的连东方闲云皆察觉不到一丝一毫,然后噙着笑,慢慢退开一步,“王爷

!”

一个唤王妃,一个唤王爷,而不是唤东方闲云与丫头。

“本王还以为王妃被歹人劫了去呢!”东方闲云此时一身黑衣,俊华般的脸上划过一璀璨亮光,双目带笑望着慕容彦,心里却跟针扎般的疼。

慕容彦未作回答,仅是跃上房梁,衣裳飘然的垂挂在房梁之上,垂下眸望着抬眸的东方闲云,两人竟是那般的默契,“今日不是王爷的洞房花烛夜么?

怎来臣妾房里呢……若梨妹妹可还等着王爷的宠幸呢!”估计已拜过堂了吧!

那就是有了名分,他堂堂王爷好冷落人家。

东方闲云挑起眉,慢慢端详着慕容彦的脸色,虽然有点苍白,但是那双眼睛很有神采,嘴角慢慢上扬,这个举动他常做,但是从未像此时这般邪魅过,冷道:“王妃到底想知晓什么?不妨直问……”

“王爷成亲是不是假的?”慕容彦笑着对上东方闲云冰冷的眼。她不相信曾经对那般好的男人,会再娶,他不是贪图美色之人,也许还清心寡欲过了头。若是为了权,慕容彦知晓那更不可能。

“何以见得?”东方闲云挑眉,他错算了一步,那便是古天尧会放她回来。

“是臣妾先问的,王爷该先答才是,王爷只要回答,是或不是便可!”慕容彦眸光含笑,却是一阵阵的刺茫滑过东方闲云的脸上。

“不是!”东方闲云垂下眼,额前银丝落下,挡住了双眸。

慕容彦心下一颤,她知晓他在撒谎,而且是个弥天大谎,是什么能让他做出如此决定,明明经历了那么多,他竟然还可以再将她推开,这厮脑子是不是变成糊。

“那好!王爷应该记得臣妾四年说过的话吧!”说完此话,慕容彦以绝对的快的速度跃下,手中不

知何时多了一软骨鞭,直接抽到东方闲云身上。

一鞭,二鞭,三鞭……

慕容彦握着鞭子的手微微的疼,抽到东方闲云身上发出的响声,有点刺耳,而此时东方闲云的脸上的神情对于慕容彦而言更是绞心的疼,他不躲不闪,任凭慕容彦一鞭一鞭的抽,直到外衫划破口子。

直到慕容彦再也承受不住心里的那阵恐慌,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泪水迷住了眼……她慢慢走到东方闲云身边,泪眼朦胧的抬首,望着那张冰冷的脸。

慕容彦纤细的手慢慢抚上他的脸,皆是冰凉,“臣妾不知道王爷为何要这么做,可是王爷应该知晓臣妾的脾性,臣妾不会不明不白的就这么算了,若王爷真这么喜欢那个丫头,那么接下来会很有趣的……”

“不要伤害若梨,她是无辜的!”东方闲云挥开慕容彦在他脸上肆无忌惮的手,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说道。

在他说完后,他清晰的看到她脸上蒙上的狠厉神情,混着她的清丽容颜,竟然亦可那般的魅惑着他,让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冰冷城墙在慢慢崩塌,所以,他随即转身,向着屋外望去,外面的潮湿凉气慢慢侵袭入屋,缠绕着两人。

“无辜?王爷若觉得她无辜,那么王爷就觉得臣妾罪有应得么?”慕容彦因激动声音显得异常的沙哑起来。随后,在她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吐出一口鲜血,恰好这口鲜血洒到了东方闲云的衣袍上。

但是却也正是这口血让东方闲云转身,他见到的便是慕容彦慢慢倒下的模样。

绝然的轻功上前,揽腰,将其抱进怀里,看着她满脸的泪痕,“为什么?

为什么?你明知道你的蛊毒除了他无人能解,为什么还要这么执拗?我情愿与你相望江湖,也不要与你阴阳两隔……丫头!”

慕容彦听到此话

,嘴角笑了出来,“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就想……气我……然后把我推到他身边,可是……即便我知道我不能陪你一辈子,可是我还是想抓住仅有的时间,东方闲云!我命令你,不可以再抛下我,也……不可以再拿别的女人来气我……”说着,慕容彦缓缓的将头埋进东方闲云怀里。

东方闲云心里一阵挣扎,朝着门外吼道:“向孤意,你看够了没有,还不快死进来……”

随着此话而出,门外便出现了一个墨衣黑发的男子,一张刚毅的俊脸,一双不寒而栗的双眸,脸上带着微些的笑意。

“哎!兄弟……就算是你把我杀了,我也没法子救她啊!”虽然他已统御了苗疆与漠尘,但是并不意味着他知晓这蛊毒该怎么解。

“魅毒你不是也有办法,为何蛊毒你就不行?”显然,此时的东方闲云是一只被激怒的野兽,谁要上前,他便会撕裂谁。

“她所中的并非是普

通的蛊毒,那是血蛊……”向孤意上前拍着东方闲云的肩膀处。

古天尧!古天尧!

丫头,若是我将古天尧杀了,你会怪我么?那是解你毒的唯一办法,我要他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