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夜染 ②

“还知道乐……我以为你这次又是弃我而去呢!”东方闲云啃着慕容彦的腰身处,低沉的嗓音说道。

银丝扑泻在慕容彦晶莹剔透的肌肤之上,竟然反射出一种绝然般的美。东方闲云微微抬头,看到此景,那素来毫无??的脸上竟然扶上一抹颤栗之色,随后一个沉身,将自己与她紧密相连。

排山倒海般的感觉将慕容彦湮没,然后她执起素手抓向东方闲云,美眸微微闭着,眼角悄然滑落一滴泪。她知晓他很在意她,在普陀山她听到了她想听到的,她在沉浮不定的乱世之中竟然寻到了一块瑰宝。

……

待一切安静之后。

慕容彦趴在床被之上,滑腻白皙的后背上皆是汗水与淡淡的红晕痕迹,如此,便再次营造出了一种足以魅惑世上任何男子的景致。

东方闲云侧躺在慕容彦身旁,银色衣衫半

露,??前敞开一片,虽然??前有着各处伤痕,但亦是有着独一无二的诱惑,他看着此时犹如妖姬般的慕容彦,骨节分明的手慢慢抚上她汗湿的后背,摩挲起滑腻感。

他喜欢这种感觉!

“很累,不要乱动!”慕容彦语气带一点难得的弱势说道。

东方闲云一听她累了,他收起方伸出的狼爪,轻轻一带将其搂进怀里,他从不知晓汗与汗之间竟然亦可如此美妙。

但是亦是在如此美妙之余,东方闲云看着慕容彦的面容,欲言又止,想说又怕说……

“听说过幽蓝族么?”反转不断之后,东方闲云盯着撩动的白纱,问道。

眼神的深处藏着一点微微的担心,但是他知晓她早晚都会知道,与其在日后因隐瞒而……,还不如此时老实点,直接说了,倒不用日夜担心了。

慕容彦羽扇般的睫毛微微抖了抖,皓腕直接横上东方闲云的腰腹处,惹来他的一阵紧张感。

“知道!不就是那个传说么!”慕容彦咕囔一句,继续闭目养神,干那活计确实很累,她仔细参详过,又耗费体力,又有后遗症,果然不宜多,不然,身体直接散架,比打战还累。

“额额……是的!若是我说那并非传说呢!”东方闲云拿开横在他腰腹上的绵软小手,怯怯的问道。

“那就不是传说呗!干我何事!不要吵,我困死了……再吵,毒哑你!”

慕容彦此时要睡觉的欲望实在很强,强大都语无伦次起来。

东方闲云心一横,直接将怀中的身体双手架起,强行让她不得不睁开双眼看着他,道:“我便是幽蓝一族的后裔。”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足以让一个想要睡觉的清晰的听见,随后再慢慢放下她的身体,自己便

支撑起下颚,期待着即将上演的一幕。

果不其然,慕容彦素来皆未让他失望过,此时更加不会……

她的嘴唇泛着春桃般的润泽,可惜却是毫不高雅的大张,那是惊讶惊的。

流转美目此时荡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神采,似乎是还出现了半晌的呆愣,那亦是被惊的。而她纤细洁白的素手此时紧紧的扼住东方闲云的脖颈,紧到差点谋杀了自己的夫君,姑且算是激动所致……

咳……

东方闲云扯开慕容彦的手,“你想杀了夫君啊?真是一个恶女……”

“你方才说什么?”慕容彦此时仍是处于半朦胧状态之下,俨然仍未从方才的惊讶与激动之中回神,幽蓝一族,那个上古时的名族。

“你不是听到到了么?”东方闲云反问

,她下手真不轻,差点把他给掐死了,“我是幽蓝族的后裔,女人!放心我不是怪物,只是稍微有点不一样而已!”

顿时,慕容彦的美眸清醒开来,“什么不一样?”语气甚是激动,东方闲云不禁往后挪了挪身子,生怕再上演一幕方才的情景。

“眼睛是蓝,可以随意控制自身的欲念,体力很好,伤口的愈合能力似乎也来得比常人要好些!”东方闲云散漫而道,虽然他差点命丧于此,不过至少她没当他是怪物,可是……

东方闲云看着慕容彦激动的美眸,为何他觉得浑身升起了种前所未有的颤栗感?

“会长生不老么?”慕容彦凑近东方闲云面前,在他唇上一吻。

“额!不会……”

“那就好了!继续睡……困死了!”慕容彦直接按倒东方闲云想要挣扎而起的身子。

“你一点都不在乎我是幽蓝族人?”

“为何要在乎!你又不会长生不老……”慕容彦打着哈欠道。

“怎么说?”东方闲云承认,有时对于慕容彦的脑子确实无法理解。

“若是长生不老了,那我怎么办,我可不想等到我七老八十的时候,你还是这副样子。”慕容彦闭着眼,往东方闲云的肩窝处钻了钻。

长生不老?七老八十?

不知为何东方闲云听到这几个字,心里蓦然一怔,环着她的手微微紧了紧,她的血蛊直到此时都未解……

“怎么不问我这半个月我作何了?”慕容彦感觉到东方闲云手上的力道。

“去哪里了?”东方闲云宠溺的捏了把慕容彦的鼻子。

“回了次血教。”慕容彦支起身,??前的大片春光此时一览无遗,她已全然不在乎,美眸专注而深情的盯着东方闲云脸上的神情,这是她第一在他面前,毫无保留的袒露自己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