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如花与家书

“就算觉得他不错,他亦不是你奢想的对象,他的身份……”中年男子说着,突然噤声,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锋芒。早在几日前,他便听闻了战事,鎏金国的东方闲云总算是要扳倒东之国了,他的此举不知是不是为了报当年之仇恨!

黑衣女子一边拿着指尖慢慢勾勒着古天尧的面容,眼神竟然无端痴迷起来,越看越觉得他好看,这么俊的男人不知是否娶妻,若是尚未,她倒是不介意……

蓦然间,黑衣女子似乎发现自己的胡思乱想之后,便不断摇着头,想要晃去脑子里的东西,她竟然想要嫁给一个被自己迷晕,此时仍是沉睡中且身份不明的男子!

这么羞涩之事岂会是她独孤如花做的事!

答案很明显,她独孤如花是炎城响当当的名号,怎可如此乱来……

“爹……他是谁啊?我们迷晕他作何?”独孤如花不解的问道,她虽然有点色性,但是还未到被色

迷了心窍的地步,她猜,此人绝非简单人物,单见那张价值连城的金面具就可看出,哎!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完全符合她的夫君形象呢,有貌,有财,若是再有才情……那简直是天上掉下的馅饼直接砸到倒了八辈子霉的独孤如花面前。

你说,一个待嫁之女捡到如此宝贝仍会无动于衷么!

傻子才会如此!她,独孤如花不是傻子,自然会有点乱幻想……

此时默不作声的中年男子,一脸沉静,走至一旁拿起桌上的酒壶,仰头就灌,猛饮酒间,寻得空隙道:“他是东之国人!”

“原来和我们是同国人啊!”独孤如花脸上猛然间抹上激动之色,此时更是为其形象贴上一笔。

她,独孤如花今年方满双十年华,有财,有才,就是无貌。可是她爹爹曾说,如花啊!日后定会有个看见你内心美丽之人将你娶回家疼爱不已,你们会恩爱白头。就是这一句话,所以独孤如花坚

信,不是自己不够好,而是那些将她踢出心房的男子被世俗蒙蔽了双眼,只看得到美丽的事物……

独孤如花在炎城很有名,一是因她酿制而出的酒,二则是她成亲五次,且次次不得善终,不是直接吓晕新郎,便是被新郎直接踢出喜房。

她曾怨过么?

没有……

她曾因此变得消沉么?

没有……

她因此厌恶天下男子么?

没有……

她此时此刻,此地此房内,仍是相信世上是存在真爱的,她的真爱会来,不是不到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如花!你在想什么?”独孤诀看着

一脸痴迷的女儿,脸上狐疑的问道。

自家女儿,他岂会不了解,定是在乱想了……

随即,一个熊掌直接拍到独孤如花头上,道:“不许瞎想,一个女孩家家竟然还思春起来!”

“爹!您老不要每次都打头啊!会笨的……”独孤如花揪着眉,一脸抱怨道,不算纤细的手抚上头。

“能不打你么?看你都快流口水了……”独孤诀说着便向房门迈去,方才他迷晕了古天尧,顺便将他身边的十个手下一并打晕,此时应该是醒了,该去看看了,“如花……好生看着他,不可乱来!”

独孤如花心里叹了叹,真是人心不古啊!她亲爹竟然把当成狼了,竟然这么防着她!她虽喜好美色,可是亦不会直接扑到人家的地步吧!

虽然,此时躺在**的人确实有那股想让人直接扑倒的魅力!

自打嘴巴一下,又再乱想了!

……

彼时,远在鎏金国安庆王府内,慕容彦一身素雅淡妆,裙摆上绣着墨染百鸟图,脚上是一双白色小靴,腰间配着银色铃铛,青丝仍是未挽,眉目如远山,樱唇如梨花,粉黛素颜,静静的坐在假山之旁,手里拿着张宣纸,那是封家信。

是东方闲云唤韶关死士日夜赶路送至慕容彦手中,为的便能让她安心,因为他知晓她的脾性,若是一直杳无音信,他不敢保证慕容彦会不会直接冲到他面前……

所以,东方闲云学乖了,还是先写封家书吧!

慕容彦看着跃入美眸中的家书,笔法与他人一样,看不出任何路数。此时,在这个明媚的午后,展开书信的那一刹那,慕容彦才知晓,原来他去了那么久了!

雪已融化

,假山上不断滚落流水,带着一点响声,清幽而古朴。慕容彦从未想过她会有这么一日,陪着儿子,看着远在他乡打战的夫君家书,这原本对于她来说是奢侈,是遥不可及的那颗星。

“主子!府外有一人求见。”阿袖牵着念儿走至慕容彦身旁,禀告道。

“谁?”慕容彦柳眉一簇,似乎对此时的打断有些微微的恼怒起来。

“他只说是男主子的好友,未说名姓。”

“既然是王爷的好友,那便请他进来吧!”慕容彦上前,蹲在念儿身前,揉着念儿额前的软发,笑着道。

她时至今日除了四年前那个毫无任何礼节的奇异男子外,从未见到他的其他朋友,所以,她猜想,府外那个男子是否是……?

阿袖离去后,慕容彦一把抱起越发沉重的念儿,让其坐于膝上,展开那封家书,道:“念儿可想

爹爹?”

“想……叶子!爹爹何时才会回来?”念儿仰起头看向慕容彦,一脸无辜的问道。

“快了吧!”慕容彦答的很是不确定,其实她亦不知晓他何时回来,或许待拿下东之国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