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恶妃

酒后吐真言

慕容彦素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就往樱唇中灌,可以感觉因速度太快,纤细的喉咙间发出一点疼。一杯又一杯的倒,直到酒壶清空,慕容彦不端庄的打了一个酒嗝,美眸眯细,容颜绯红,魅态横生,她撑着下颚,眼中一片迷茫的看着东方闲云与独孤如花。

方才的怒气竟然在她脸上早已不见了踪影……

东方闲云是异常心细之人,慕容彦的如此变化自然逃不过他的那双厉眸,他低声对独孤如花问道:“可有上好的雅间?”

“额……有……”独孤如花掩唇笑出声道,她微微可以看出东方闲云的眼中涌上的是什么,那是男人对于女人才有的占有欲,她想,他是怒了,怒的还不轻。

“何处?”东方闲云一瞬不瞬的看着慕容彦,喉间发出低沉的声音。

“上楼第一间便是!”独孤如花手指向黑木阶梯口。

独孤如花的话音未落下,东方闲云便直接走到慕容彦身旁,几分粗鲁的抢下她手里的酒杯,一拖一拽,他虽然想直接把她炕上肩,但是碍于在众目睽睽之下,便作罢!他从来不知晓,一个女子喝完酒后,竟然可以这般的妖媚入骨,眉眼如斯,妖娆着缠绕糜色……

慕容彦皱着柳眉,嘴里不断的咒骂,那些是粗鄙之话,一句接着一句,骂的不亦乐乎,一边骂,脸上还一边笑着。

惊的在座冷汗连连,亦心痒难耐,真是世上难得的女子,竟然妖娆与清纯并存,但是似乎又并非那般。

连一旁淡定从容的独孤如花见着如此,不禁莞尔一笑,心想,若是自己有她一半的美貌,或许就不会被那人拒绝了!

一阵狂风撩过,再见那座位之人,早已不见两人的踪影,除了桌上的翻到的酒杯与酒壶之外,不真实的犹如梦境。

有人惊叹道:“咋又起风了!”

有人附和道:“就是……这天气真是难以预测啊!”

“……”

独孤如花透亮的眸子望了望阶梯口,脸上淡笑,东方闲云与慕容彦确实是像一个不真实的梦境,若非她自己接触过,或许她会以为世上无这两人。

在短暂的思索之后,独孤如花再次进入后厅内,她所酿制的“三月桃花”

酒仍在进行中,若是有一丝差池,或许就会全功尽弃了,那种是她一段美好的梦幻,就如三月的桃花般灿烂般。

……

雅间,是一间不算多大的屋子,里面有着一桌两椅,桌上铺着蚕丝锦缎,墙上挂着一张雨后牡丹图,虽然简单至极,但是就是可以从中看到雅意。若说这雅间与楼下有何不同,那便是毫无楼下的黑白相映风格。

慕容彦歪斜着脑袋,舌尖不断舔舐着唇瓣,好似??不已,双眸似乎欲要滴出水般。视线又点模糊,头有点晕,素手不断的想要寻找什么,她要酒,越多越好……

东方闲云冷静的双眸毫无波澜,仅是瞧着那张越发生动越发妖媚的脸,负手而立,黑衣长袍肃静而凌然。他的手慢慢抚上慕容彦不断呼出热气唇,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唇上的滑腻之感,因喝酒的关系,那唇此时还发出闪亮的色泽。

“给我酒……我要酒!把你的手拿开……”慕容彦嘴里碎碎念道,身子东倒西歪,青丝因身子的摇晃而惹动了波澜。

“回答我的问题之后,我便会给你酒,如何?”东方闲云抛出邪魅的诱惑。

“好……”慕容彦此时早已不知是何情形,只是出于本能的答应了下来。

东方闲云将脸凑近慕容彦的脸,他可以闻到一股混着酒与药香之味……

酒后吐出真言,她要的便是她的真言,发自内心的话语。

“慕容彦对东方闲云是怎么样的感觉?”

“不知道。”

东方闲云听到这个回答脸蓦然间寒了一半,继而又问,“何为不知道?”

“有点恨他,有点……讨厌他,可是他亦是令我最难以舍下之人。”慕容彦微微阖着眼眸,只能依稀看见身前有个身影,简单的轮廓。

“血蛊的解毒之法有几种?”东方闲云瞳眸微微细长起来,似乎将全身的集中力都放在此时。

“有……有两种……”慕容彦打了个酒嗝,微微抿了下唇角。

果然……东方闲云心想,其实他早已发现慕容彦似乎一直有事瞒着她,但是他不知晓那事是什么,眼下,他似乎明白了。

“哪两种?”

慕容彦斜靠在自己的手臂上,青丝覆盖住半张脸,似乎被问及如此问题之后,脸上闪过一丝痛楚,“换血……或是……将毒逼到眼睛,然后将眼睛……”此后的话,慕容彦噤了声,无了眼睛,她便难以看见他与念儿。

所以,她不愿,真的不愿,可是她亦不想死。

东方闲云抬起手中的酒壶,仰头一灌,充盈了一口之后,纤细之手微微抬起慕容彦的头,站起身,头俯下,在吻上那张令他痴迷的唇之时,口中的酒亦随着两人如此亲昵的举动递给了对方。

此时,慕容彦才从方才的迷糊中慢慢转醒。

流转的美眸微张,在看见熟悉的那张俊容之后,便乖顺的重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