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三十四章 我只问一句,可建后宫么?

砰!

那从容淡然走过去的青袍男子,以极其干净利落的姿势倒滚回来,卷起一阵飞灰后,趴在地上人事不知。

而那头胖子正抱着膀子,以嘲讽的目光望着林比和剩下的另一名青袍男。

胖子宽厚的两只手掌早已几近乎透明,透着丝丝的青色经脉,甚至隐约可见胖子手掌内的玄气流动。玄化!这胖子赫然也是个凝玄十重的好手。

秦浩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睛中的笑意一闪而过。这胖子的扮猪吃老虎习惯没想到从这时就已经有了。而林比几人也着实太过自负了,胖子单独来同他们交易,若说毫无依仗,他凭什么有这么肥的胆子?

林比和青袍男二人见得胖子如此强横,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两人分站两侧,成掎角之势直面着胖子,身体内的玄气迅速的波动起来。

“林岚,一起上,废了他。”林比脸色狰狞地道。

那另一名青袍护卫脸色凝重,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喝。”林比心头火气,一声暴喝,如破空之箭飞扑过去。

另一名青袍护卫见状也直往胖子冲撞过去,那姿势竟是要以肉体的蛮横直接与胖子对撞。

秦浩一声冷笑,在树枝上轻点几下,轻飘飘地落到那青袍护卫前,直接一拳打在青袍男身上,将其冲撞的势头遏制下来。

“阁下是谁?为什么要介入这件事?”林比故作镇定的问道。原本他估计他和林岚二人能将那胖子擒下,却没想到忽然会冒出这样一个家伙来。只是看到那胖子微微有些讶异的样子,林比估计二人应当不是同伙。

“认不出我了?”秦浩压低了嗓音,轻笑着道。

“是你?”林比听出了秦浩的声音是今曰天南坊中和他交易的人,脸色立马大变,咬牙切齿的道:“好像我没得罪过阁下吧。就算真有什么过节,能否看在林家面子,暂时缓上一缓。让我先解决这边的事。”

“就林家想让我给面子?”秦浩摇了摇头,不屑地说道:“恐怕还少了点资格。”

“林岚,拖住他,我先解决那胖子。”林比忽然暴起,手掌之上,玄气光芒流转,双手挥动着冲向了胖子。刚强的武技不断使出,气势煞是惊人。

青袍武者反应不慢,林比一动他也动了,向秦浩扑来的同时,十重的玄气也全力运转。如一头横冲直撞的蛮牛,不顾一切向秦浩撞来,路上被其撞到的一些树枝都是直接被撞得支离破碎,木屑横飞。

“胖子,那小子交给你了。”秦浩说了这么一句,专心应付起青袍男的攻势来。

林易咬着牙,奔跑的身体以极大的速度靠近秦浩,他的肩膀直往秦浩胸口而来。若是这一下被撞得实了,即使不受重伤也绝对不会好受。

秦浩一声冷哼,双脚在地上疾点,身形往后暴退。

一击不中的林岚并未停止,双手覆盖着玄气,如两把大锤子般挥动起来,带起的劲风呼呼作响。秦浩感觉到脸面都被那劲风吹动的有一股细小的疼痛感,连忙运气“千里御风”身法,顿时身体变得轻盈灵动,如游鱼般在林易周围游动穿梭。

林易见状,攻势愈发凶猛,拳头如狂风暴雨般呼啸而至,手中土黄色的玄气在空中似乎组成一道绵密的网。不下五六次,林岚的手掌都在秦浩的肩膀处擦过,只差半分,就能将秦浩彻底重创。

林岚见此情形,心中愈发受到鼓舞,舞动的拳头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不知道连攻出了多少拳。秦浩心中冷笑,却在此刻闭上了双眼,仅凭借着扑面而来的拳风,遍认着林易攻来的方向。

轻如柳絮,迅若疾风。轻盈灵动,自在御风。

千里御风身法之上记载的字一个个在秦浩的脑海中跳动着,秦浩在此刻心中也似有明悟。

他的身法,由刚开始地大进大退,转化为小圆圈内的跳跃挪移。

林岚越打越是心惊,秦浩的速度虽然比刚开始之时似乎慢上不少,但那股灵巧之劲却是强上不少。林岚曾有一拳直轰在秦浩心口上,然而当时的秦浩就如一片轻纱,在他一拳之下,向后轻轻荡出飘移,而林易却丝毫没有打到实物地感觉,反而是如同打在棉花上,丝毫没有着力感。而渐渐的他连秦浩的衣角都无法擦中,秦浩的身形犹如鬼魅般,总是不离他三尺,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捕捉到。

就像一块飘在空中的棉絮,不论你怎么出力都像打在空气中一般。“喝。”林易双拳挡在胸前,呈防御姿势。同时向后急退三步。

“狼动七式。”

身形甫一站稳,林易五指握爪,指上包裹着淡淡的玄气,那长长的指甲看起来更是多了几分冰冷之感。右足猛踏,林岚以更大的速度冲了回去。如一头突袭的狼,一爪又一爪袭向秦浩。

狼动七式,平阶中级武技,以阴狠迅速闻名。这已是他能用出的威力最高,也是速度最快的武技。他不求击败秦浩,但最少要令他重伤,才能完成他将秦浩拖住的任务。

“不自量力。”

在那一刻,秦浩的双脚不知在地上踏动了多少次,那密密麻麻的脚印组成了一个小圆圈,而秦浩的身形,便以他身体为中心,以极小的幅度却又是极高的频率飞快的移动着,闪过林岚一招又一招如潮水般的攻势。

“滚。”

一声猛喝,秦浩已从林易大开的中门前靠了过去,结结实实的在他胸口处印上一掌。

“嗤!”

一口鲜血吐出,在空中拉出了一条血线,随后林易便倒飞了出去,晕倒在地,人事不知。

秦浩拍去黑色衣服上沾着的沙尘,随后望向胖子那边,发现胖子那边也几已尘埃落定。胖子已是大占上风,直将林比打得趔趄后退,只有苦苦招架,没有还手之力。

林比体内玄气趋近于干涸,运转也越来越慢。一咬牙,自怀中掏出了一枚封玄阵,随后贯注玄气,全力催动起来。封玄阵的表面顿时风化,迅速的化为点点碎屑,飘散于空中。只是当外壳彻底消失之后,却是什么东西都没出现。

林比错愕不已,不敢耽误,闪避之时又掏出一枚,再次贯注玄气,结果却是和刚才一样。

“王八蛋,你竟然敢糊弄我。”

林比愤怒的望向秦浩,他到现在如何猜不出是秦浩搞的鬼。秦浩什么都没说,只是冷漠的望着他。

“我杀了你。”

林比用尽全力吼了一声,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一旁的胖子一脚踹翻在地。

“靠,跟我打还敢分心,你是活腻味了。”胖子兀自不解气地给了他两脚,随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了根有人拇指粗的大麻绳将其绑了起来。

一边绑嘴上还喋喋不休:“别动啊,我说你这倒霉孩子。胖哥哥帮你绑得好看点。哎……好了。我说现在的孩子也是,半夜三更还出来乱跑,幸好遇到我这种老实人,要是遇到心怀不轨的就惨了……”

“说吧,你要什么?”被**的惨不忍睹的林比忽然一反之前的狰狞摸样,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放了我,我可以给你足够的好处。功法?武技?金币?妖兽玄晶?品质高的武器?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你。想想,得罪林家,对你并无什么好处,而且以后你在天朗城行走也添了许多麻烦。”

“什么都可以?”胖子眼神放光的问道。

“可以。只要我拿得出。说吧,你要什么?”林比郑重点头,心中却在狞笑,不管怎么样,先缓住胖子再说。人一有贪心就会有弱点,到时候他自由脱身和反击的机会。

“那边那个神秘的好人,你怎么说?他承诺什么都可以哦。”胖子转向秦浩,表情热络的看着他。

“随你。”

秦浩知道林比说这么多东西,无非是想拖时间看有没有机会而已。他也不点破,反正那看似憨厚的胖子实际是一只什么鸟他一清二楚。

“随我?”胖子皱着眉头,不太相信的问道:“你真是好人,付出不求回报。”

秦浩哑然失笑道:“你爱这么想也可以。不过他毕竟是你捉的,自然由你处置。”

“嗯……”胖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这么说倒也没错。嘶,什么都可以那我不是发了。”

胖子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着步,半晌才停了下来。

他脸上忽然露出了沧桑的表情,眼神空洞中含着一丝落寞,孤独中带着些许清冷,他眼睛没有丝毫焦距的仰望着苍穹,随后转向林比,似是问人又似乎是自问道:“我要什么?我要什么?三千功法,万般武技,我只问一句,可建后·宫么?”

眼神焦距重新汇聚,胖子愈发郑重的问道:“我只问一句,可建后·宫么?”

林比:“……”彻底呆滞,无话可说。

啪!胖子忽然奋身而起,一巴掌抽在林比身上,随后一拳将他打昏了过去,他极其愤怒的说道:“既然不能你磨叽个屁。伤害胖哥感情?”

一旁的秦浩彻底无语了。

话说,他认识的胖子有几大让人无语的特征。

其一是扮猪吃老虎……

其二则是建立后·宫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