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六十三章 受创 彻底爆发

秦浩睁开眼,秦雨仙站在他前方三步处。一袭白衣,淡然安雅,飘然若仙。

她的眉头紧锁着,一线贝齿咬着如果脯般粉嫩的樱唇。隐约可见,跑得一片红扑扑的脸蛋下,泛着一丝病态的苍白。

显然是刚才受的伤并没有完全痊愈就追上来了。

“雨仙。”秦浩忍住全身上下的剧痛,一字一字地吼道:“退开,以你的武技对上只是死路一条。”

秦雨仙不理会秦浩,晶莹如玉的手掌上,绯红如血的玄气奔腾着,浩瀚如海,如沧澜怒啸。手中玄气愈发疯狂的卷动着,一时间竟让暗黑长枪引起的风声咆哮也平息下去。

秦浩错愕不已,秦雨仙用出的也是极阶中级武技。

竟是秦家三曰前获胜之时赢下的极阶中级武技:沧澜破。三曰,短短三曰,秦雨仙已经能够秦雨仙用出这门武技,隐约间打出的那股拳意,比起秦浩用撼天掌之时确实差上不少。然而她只是个凝玄十重的武者,却能在三曰内熟练掌握一门极阶武技。

这是什么概念。秦浩一时间无法理解。雨仙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很快,心中的惊惧感就彻底掩盖过那股错愕的想法。

在秦浩的眼前,秦雨仙的芊芊素手,终于无法避免的拍上了暗黑长枪。

没有想象中的声势浩荡。秦雨仙的武技碰上妖狼一击,几乎是一触即溃!晶莹手掌中,旋转缭绕的气旋,犹如汪洋般的玄气,一个照面就被彻底击散。

噗嗤!秦雨仙一口鲜血吐出,脸上血色尽失,身体一阵摇晃,看似就要倒下。而那杆暗黑长枪,余势不减,看那势头竟是似乎要将秦雨仙身体贯穿。

“雨仙。”秦浩目眦欲裂,双手撑着地面,用尽全力要站起来。只是身体却丝毫不停指挥,这一动牵扯到伤势,血沫从口鼻处加速涌出,几乎将秦浩呼吸都堵住。

秦雨仙眉心处忽地浮起一个古怪印记,她眼中忽然跳跃起金色光芒,璀璨异常。一个暗黑色的兽形虚影蓦地浮现在其身前。

那尊虚影极为模糊,看似随时就要消散,然而虚影身上那股气息却是强悍异常,叫人不敢直视。

“这是什么?”秦浩虽没见到秦雨仙眼瞳的异样,然而那尊虚影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这绝对不可能是武技。武技起码要有玄气运转,身体蓄势,然而这尊虚影却是忽然浮现,毫无征兆。

甚至,当虚影浮现之时,暗冥妖狼眼中,竟似乎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那具兽型虚影并起爪子,跳上前去用头颅将长枪的头跳到另外一处,随后彻底消弭。

轰!

那杆长枪偏离轨迹,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穿到偏离秦浩数十丈之外的位置。当长枪轰击在地上之时,一道惊天巨响猛然炸开。

在长枪撞击处形成了一个方圆数丈的深坑。而深坑处原本的那些沙石,竟是彻底湮灭,连些许飞灰都没留下。

“雨仙。”秦浩重新将目光望向秦雨仙,这一看之下,顿时连话都无法说出。

秦雨仙那一袭白衣,已经被血染成了狰狞的红色。在她的右侧肩膀处,一个犹如人小拇指粗细的伤口贯穿两侧。

“雨仙,够了,退下。”秦浩双臂撑地。他的双臂不断颤动着,口鼻处的血越来越多,然而他却不肯放弃,一丝丝一点点的将自己身体撑高。

“我不要。”秦雨仙左手手掌掩住伤口,脸上是无法掩饰的痛苦之色,然而她的脚步却没有丝毫的移动,就那么紧紧的站在秦浩身前,寸步不移。

“雨仙,你想找死……”秦浩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训斥,他的上半身已经从地面撑了起来,现在强忍着坐在地面上,不断的喘气。

“我不要。”秦雨仙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一如既往的倔强,一如既往的坚决。

她用力的喘了几口气,随后玉足轻点,娇躯向着妖狼而去。连半点的犹豫都没有。

秦浩双腿弓起,支撑着缓缓站了起来。当身体升高了数寸,将要离开地面之时,手脚突然一软,砰地一声重重倒下。

秦浩的眼光始终不离秦雨仙,当他倒下之时,秦雨仙的已经和妖狼彻底缠斗上了。

和暗冥妖狼对战,唯一之法只有主动进攻。这种妖兽实在是太过强大,能量生生不息,如果不先争取先手,让妖狼蓄势完成,唯一结果就是一个——彻底被压制。

然而双方差距何止千里?凝玄十重对上灵玄十重,还是这种堪称最为强大的妖兽品种。

一接触,秦雨仙就被妖狼一爪抓中,整条右臂上,五道长长血痕狰狞无比。

“雨仙,够了。”秦浩大吼着。手臂按着地面,青筋暴现,然而再一次的尝试结果仍是没什么不同,全力尝试换来的仍是一次无力倒下。

秦浩再度尝试着,却发现身体各处都已脱力。只有左臂处还能勉强活动。

这一当口,秦雨仙一掌对上妖狼一爪,另外一处手臂耷拉在一侧,显然已是断裂。

“够了。”秦浩咬到嘴唇都流血了都没察觉到。那双往曰深邃的黑瞳此刻已是密密麻麻的布满血丝。

“不要。”秦雨仙动作渐渐慢下,脚步蹒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只是她的回答仍旧是那么倔强。

嗤!脚步一滞,秦雨仙被妖狼撞中,脸上愈发苍白无比,不断后退之时,还不断咳嗽着,没咳一下,就有一丝鲜红痕迹溢出嘴角。她之前伤到的肩膀流出的血也是越来越多。

“够了,雨仙,真的够了。”秦浩仅剩有力气的右臂用力地锤着地,不断地说着,他的眼眶已然发红。心脏处,陡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深入骨髓的疼痛。

“只要……我还……站在这里。”秦雨仙声音听起来越来越无力,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多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一臂被打断,另外一处手臂上五道抓痕无比刺眼。

她的身法越来越慢,背,腰,手,肩,腿,抓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整件衣服已经分不清什么颜色了……

“我不会……后退……哪怕是,噗嗤”话没说完,又被妖狼钢尾抽中,重重摔到地上。秦雨仙在地上拖出一道痕迹,只是很快她又重新站起,站到秦浩面前,寸步不让。

那妖兽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死秦雨仙,然而它在慢慢的玩弄着,不紧不慢地在她身上添加伤口。好像就将秦雨仙当成好玩的猎物。

秦浩忽然发疯般,左手握拳,狠狠地锤着自己的脑袋。

“还有什么方法,还有什么方法,武技、功法、封玄阵、还有什么方法。”犹如疯子般,秦浩不停地想着,用力的锤着自己的脑袋。

然而即便是将前世的回忆都想过一遍,他都想不出丝毫可行的方法。他身体内的玄气几乎干涸,他的手脚已经脱力,有再强的武技他用的了吗?就算他状态回复到最好,只是灵玄一重的实力又拿什么来打败灵玄十重的妖兽?

没法可想!

对了,胖子的东西。秦浩忽地瞥到了右手上的储物戒,左手伸出一指,将一丝玄气注入到储物戒中。

戒指中的东西一下子全部在秦浩脑海中翻动着,书籍,玉简,图录,陨铁刺,木盒,二阶妖兽玄晶百枚,一阶高级封玄阵十枚,千里御风身法,他凭记忆写下的撼天掌拳法……

竟似乎是什么都用不上。封玄阵,一阶高级的封玄阵在这种等级的妖兽面前有什么用?

二阶玄晶,二阶玄晶……

秦浩忽然如遭雷击,前数曰时看那块黑石时出现的数百个阵图全部浮现在脑海中。那个苍老的声音又似乎出现在耳旁。

以身为引,以玄晶为力。自己的身躯就是最好的封玄阵。

秦浩心中一丝狂喜泛起,将仅剩那一丝几乎难以察觉的玄气激发出来,凝聚在左手手指尖,随后不断地在身体各处划动着,在身体表面各处凝聚成一个又一个细小的阵图。

“再等一下。雨仙,再等一下。”秦浩心中不断的咆哮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一笔划过就形成一个阵图,又一笔就将两个不同功用的阵图连接起来。

在秦浩身体表面处,玄气凝成的封玄阵阵图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很快,秦浩就来到了最后的一处位置,最为复杂,纹路最多的一个将全部细小阵图连接起来的主阵图。

秦浩疯狂的划动着,动作几近癫狂。而秦雨仙,一眼看下去就几乎是难以支撑下。

最后一笔,秦浩手指一点一划,阵图最后一处终于完成。那一刻,秦浩全身的阵图都闪耀起来。

储物戒中忽然一亮,近数十枚的二阶中极妖兽玄晶跳跃出来,一枚接一枚不断破碎,玄晶中磅礴的妖力不断的流入秦浩身体表面的阵图中,不断的转化着。

秦浩那一刻身上的气息不断地攀升着,很快就达到了灵玄一重顶峰。很快,秦浩的那股气息越来越强,远远超过灵玄一重应有的实力,然而秦浩此刻的修为却仍在灵玄一重。

那些多余的妖力,并没有让秦浩提升修为,而是分布在他身体表面的各处阵图中,随他调用。

哗啦!妖狼的爪子自秦雨仙右肩处穿透过去,在秦雨仙的肩膀,五个深深的血洞骇人无比。妖狼钢尾一弹,便将秦雨仙扫到一侧。巨大的疼痛中,秦雨仙终究是晕了过去。

砰!一声巨响,秦浩脚下扎出一团玄气,他的身形一晃而过,将秦雨仙接住。

秦浩细细的打量着秦雨仙,眼中那股冷意越来越深,如有一抹万年不化的寒泉,酷寒无比。秦浩温柔擦掉秦雨仙嘴角处一抹血痕,将其轻轻放在另一侧的地上。

他的头发,忽然无风自动了起来。随后,他的整个身体,就那么漂浮起来,离地数尺,在他的身体附近,能量浓密到几近粘稠的地步。

“畜生。”秦浩的语气如从九幽之中飘起,当他话语落下之时,全身封玄阵都运转起来,涌入他身体的妖力越来越多,越来越磅礴。

在那一刻,方圆数十丈都笼罩在一股压抑的气氛中。那一方天地似乎都黯淡下来……

***

给点推荐吧,各位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