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六十七章 疑问

四周一片黑暗,一阵压抑的气氛直逼得秦浩喘不过气来。秦浩满身鲜血淋漓的背着秦雨仙,不断的奔跑着,倾尽全力。

然而身后挥舞着爪牙的妖狼却是越来越近,那鼻子间喷吐出的温热气息都似乎可以直至他的后颈,妖狼口中腥热的气息可是清晰可闻。

秦浩一咬牙,心底暗自发狠。戒指中剩余的玄晶被他全部抛洒出来。

正当秦浩想再做一步动作时,陡然发现,妖狼的头颅出现了难以言状的变化。先是一阵模糊,消散,随后一个人的头颅接在妖狼身上,那人头还嬉笑着,对秦浩挤弄眉眼,样子极为惬意轻松。

眉目间,可清晰看出那接着狼身上的人头,竟赫然是季凡的摸样。……

砰!

房间中一声巨响,秦浩一拍床板,自**猛然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间,整个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汗珠。一滴滴的汗珠汇聚成一股,自他那稚嫩的侧脸处留下。

他正想伸出手抹去脸颊的汗水,一动作,却发现全身跟散了架一般,一阵阵揪心的疼痛。右手处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只有左手,还勉强可以动弹。

真不知道刚才他是在如何震惊的情况下才能如此麻利的坐起。

秦浩动了动手指,随后吃力的将左手一点点抬起,抬过肩膀,咬了咬牙,慢慢将左手够到脸颊处,用手背艰难的抹去将要流下的汗珠。

“醒了?”

秦浩正想爬起身来,发现前方处竟是不紧不慢的传出这个声音。心中一震,抬起头来,发现在那位辰老正停留在他的房间中,饶有兴趣的打量他。

空旷的房间中,就只有他和老者二人。

“辰老。”秦浩恭声叫了一句。话一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异常干涩,喉咙都有些干哑,说起话来不太方便。

“不必起来了。”老人挥挥手,制止了正要站起行礼的秦浩:“倒是不错,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醒过来了,本以为你要躺上半年。”

三个月?秦浩心中震惊无比。他印象中和那只妖狼经过一场搏斗,昏了过去后做了一场不长的梦,谁知道这样就过去了三个月。

还没从惊讶中回过头来,秦浩忽又绷紧了身子,焦灼的问道:“雨仙他怎么样?没事吧。”

“那丫头没事。”老人悠悠的说道:“你们这两个小娃子倒是有趣,一开口问的都是差不多的问题,语气也相差仿佛。那丫头大部分是外伤,真正要紧的只有肩头那五个血洞,倒也没真正伤得太重。”

秦浩暗自吁了口气,心中犹如一口大石头落下了地,踏实了不少。

老人全程一直打量着秦浩的脸色,苍老双目中时有沉思神色一闪而过。

秦浩又喘了几口气,开口问道:“辰老,为什么蓝寂林中会出现暗冥妖狼。不是数百年前七大天玄武者,联手在万兽谷布下禁制。如今怎么可能会有妖狼族穿越百里出现在这?”

“数百年前布下禁制是不假,可那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禁制偶尔松动也是很正常的事。三十五年前的事情,你没忘记吧。”

秦浩点了点头。怎么可能忘记。三十五年前,万兽谷暴动,数百妖兽冲了出来,冲进天朗城。那时候秦逸带领秦家众子弟挡在前,寸步不忘。最终在那场灾难中,秦家幼小妇女无一伤亡。

这件事别说秦家人,只要是天朗城中的人,都应该听过。

“可是辰老。”秦浩蹙紧了眉头,语带疑惑:“当时据说封印万兽谷,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妖狼族,这数百年来禁制虽然经常有松动,但是最深处禁锢妖狼族的地方却是没一次出现问题。”

由不得秦浩不犹疑,传说妖狼族已经几乎绝迹,几百年没在众人眼前出现。突然就出现了一只。

老人面色不变,语气淡然的道:“听说最近半年来万兽谷时有波动,发生过一些不小的变化。出现这种事也不算古怪。”

秦浩沉吟半晌,默然不语。确实,老人这话说得不假,数百年没出问题,现在出现松动也不算怪事。再者,前段时间他去天南坊的时候,也听说过万兽谷异变,不少武者购买封玄阵,去万兽谷冒险的事情,这样听起来倒不算突兀。

只是,还有一件事情,他十分疑惑。

“辰老。”秦浩忽然话风一转,目光变得极为锋锐:“小子冒犯了。想问下,辰老是不是知道,暗冥妖狼出现在蓝寂林的事情。

这个问题,当时秦浩还在被妖狼追杀的时候,就已经暗自思考过了。这老头能耐有多大,绝对不是可以简单揣摩的。前世他到达天玄境界的时候,尚不能揭开他身上的迷雾,甚至连老头的完整名字都无法打听出来。

这样一个人,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出现一只高阶妖兽,还是这种极为传奇的妖兽,他会不清楚?这是讲什么笑话?

没错,暗冥妖狼是很神秘。能力强大,黑夜之时,潜行能力更是厉害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也很有可能是他能够从万兽谷跑出,跑过其他城市,跋涉千里,进入蓝寂林而几乎没人发觉的原因。

但是“几乎没有人发现”这个前提下面,绝对不可能包含这个老头。别的不说,那季凡出现的时机,就足够说明不少事情了。这就是秦浩在昏过去前问季凡那句话的理由。

现在秦浩表情上很平和,但心中早已是怒火狂燃,这次差点就让秦雨仙丧命,整个秦家那些未来的中坚力量一次消失,叫他怎么平静。

“很敏锐。”出奇的,老头苍老的脸上竟浮现了一个笑容:“说得没错,我确实是知道不假。”

“辰老,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浩接着往下问,目光有不易察觉的冷意。

“看样子你心中火气很大啊。”老人朗然一笑,一眼就看穿了秦浩的状态:“不必有这种想法。整个过程,我已经让季凡全程看着了,确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出事。季凡的实力,看过的人都应当清楚。”

秦浩心境平和了些,季凡的实力,从当曰他出现的情况,解决妖兽干净利落的手段已经足够明了了。只是他心中扔有疑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老人又往下说:“想知道为什么知道有妖兽还让你们进去。原因只有一个,你们太弱了。”

秦浩愈发不解,若是这样也不必搞出这种是事来。

“这件事情,风魄宗本派人来报信的。只是到那林家小子那里,被他压下了。”老人话风一转,转到了另一个话题。

“林宇。”秦浩本已平和下来的语气又带上了几分厉色,目光阴沉的吓人。若真是林宇,这笔账,是要找个时间好好跟他算下。

“辰老,你是怎么知道是林宇隐藏下这件事的?”

“不得不说,那小子够果断。甚至还用了些手段来隐瞒这件事。”老人双手手指交错,目光深邃:“只是,这天朗城,终究是由我做主的。想在我眼皮底下隐瞒些事,那小子还是嫩了些。”

说这话的时候,老人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俯视天地的豪气,有一种暗中主宰一切的霸道之感。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老人该有的沧桑感。

更为骇人的是,那双眼睛还若有若无的在秦浩身上打转。仿佛,那句话不止单单是在说林宇。

秦浩对上老人那双诡异莫测的眼睛,心底突然有些不踏实,他转移话题道:“辰老,林宇那样做,就不打算给他点惩戒。”

“若是其他人,自然是要的。不过那小子是你的对手。让你解决吧。”

秦浩暗自点头,心中冷笑不已。林宇,风魄宗核心弟子,很好。难得有一个人能让他怒火直冒到这种地步。

老人又移动了轮车,缓缓向门外移动:“还有,你那招把玄晶妖力灌入人体的手法,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过最好还是少用,如果不是你祖父的那套御炎诀功法,你早就死了不止百次。还会只躺几个月?”

秦浩心中一动,怪不得那个黑石的主人在封玄阵上修为那么精深最后都死了,而他却没事。原来又是他身上的那套功法有古怪。

刚想开口问问老人他身上那套功法的问题,老者一句话将他堵死了。

“不要想问我功法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秦浩无语了。电光火石间,一道灵光闪过,秦浩又想起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秦雨仙当时身前浮现的虚影,不断在他眼前闪动,无法忘记。

“辰老,有什么妖兽,是能让暗冥妖狼都感到惊骇的。”

老人的轮车猛的一滞,缓缓转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秦浩:“你是说有一种妖兽能让暗冥妖狼都感到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