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九十五章 麻烦

自隐玄门走出,街道已是暗了下来,道路两侧悬挂的灯火飘飘渺渺地摇曳着。

沿途走去,路上的人仍是不少。和其他城市不同,黑石城中武者最多,晚上也是热闹非凡。

途中有不少人在议论白天的时候两百多人出城围捕胖子的情景,秦浩偶尔也驻足倾听,虽说议论的细节各有不同,但大抵意思倒是没相差到哪里去:大概情况就是,两百猎盟武者分散开来,沿着万兽谷外围搜索,却是一无所获。据说还有几个武者失踪了。按往常情况,十曰之后这十个人就会被剥成白羊挂在黑石城中的某处高楼上。

秦浩听得好笑,心情也轻松上不少。

不知不觉间,猎盟的那幢建筑出现在秦浩面前,匾额上猎盟的标志闪烁着荧光,在黑夜中显得绚烂异常。

秦浩自戒指中拿出了印章,握在手心处,沿着长长的阶梯踏了上去。上次他刷新了黑石城猎盟武者权限提升的记录,这次他可能将会刷新武者除名的记录。

挂名五天就退出猎盟,这也算是绝无仅有了。秦浩心中自嘲着,拾级而上,迈过了门槛,往内部走去。

内里的光芒极为刺眼,秦浩一踏进去,眼睛便被亮光晃得有些花,不由得微微眯起。

就当他再想前行的时候,一道劲风沿着他的腰眼扫了过来。

秦浩微微惊讶,右掌运起力道,朝着劲风来源拍了过去。

“砰!”

秦浩感觉到自己的手和一只拳头碰撞在一起,那拳头之上蕴含一股巨力,和秦浩僵持着,丝毫不退。

秦浩冷然一笑,猛一发力,将和他对拳的人震了开去。

他睁开了眼睛,面色平淡,扫过面前的情景。

只见在他面前,站着两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矮小汉子,以及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壮实大汉。

那矮小汉子的脸颊上有一条刀疤,刀疤不长,却是犹如一条蜈蚣般横亘在他脸上。

壮实大汉面上则是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双手搓着,面目阴沉望着秦浩。矮小汉子目光蒙在一层阴霾中,眼神有如利箭。

秦浩目光又扫过周围,只见一旁那些较为熟悉的武者坐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神色。面含嘲弄,冷笑不语的都有。

苏雅则是坐在柜台后,低着头似是在写些什么,就是不敢抬头看他。

“什么意思?”

秦浩淡淡的开口,说话之时,拳头握着,捏出一阵阵爆豆般的声响。

“谢风。”矮小汉子龇牙一笑,那条疤痕被拉扯得歪歪曲曲,看起来更是阴沉。

“曾华。”壮实大汉眉毛微挑,目带挑衅。

“田朗。”秦浩轻声一笑,干脆地说道:“废话说完了,要干什么直接来吧。”

秦浩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跟当时他在天朗城中收拾林家人之前一样平静,似是古井不波。

“既然你这样说。”矮小汉子收容收敛,和曾华对视一眼。

“那我们就直接点就是了。”曾华猛的一吼,面带狰狞笑容,朝着秦浩扑了过来。

两道人影,一高一瘦,如两道流箭射了过来。

谢风身上笼罩着水蓝色的玄气光芒,身体如蛇般扭动着,如箭之迅,又如水之无形,飘忽不定。

而曾华身上则是土黄光芒闪烁,他直直冲了过来,速度不快,声势却是极为骇人。就像一块会移动的巨大山石,似是要凭借蛮力碾压掉面前的一切存在。

“灵玄三重。”秦浩心中立刻有了判断。

他一声冷笑,脚掌一踏,朝着两人方向迎了上去。

“比快?”秦浩的身形犹如化为了一阵风,迅速一扭一跳,冲到谢风面前。

谢风瞳孔一缩,身法再度加快,身体的角度变化更加诡异。只是他再快,秦浩都如同鬼魅般缠在他身侧,无法摆脱。

就如鱼再灵活,也不可能脱离水的围绕。此刻,谢风灵巧扭动的身形,就犹如一条敏捷的鱼,而秦浩对他,却像是无处不在的水。

“连涛。”谢风狰狞一吼,手掌带着水蓝玄气,不断地上下翻飞,似是凭空卷起了一股浪花,卷起的浪花重重叠叠,朝着秦浩拍打了过来。

“破。”秦浩面色不变,轻描淡写一团火红色光芒拍了过去。

砰!

水火相撞,轰然爆响。秦浩身形丝毫不动,而谢风则是蹬蹬蹬连退数步,站定之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此时,曾华的影子,也移到了面前。曾华眼角扫到谢风的情况,心中一颤,一咬牙,两只宽厚的手掌覆盖上一层极厚的玄气,压了过来,身体更是随之冲撞而过。

土系玄气,悠远深长,强于防守,却又不是只能防守。玄气聚于身,随后强力推过,也是极为强横的攻击方式。

秦浩右腿迈上半步,身形挺起,整个身体犹如化为一杆直指虚空的战斧,他整只右手手臂沐浴在红光中,高举而起,犹如一柄染红的斧头,随后,斧头锋芒猛的一压,重重劈了下来。

砰!土黄玄气彻底溃散,曾华一个趔趄,后跌出数步,摇晃着站定了下来,目光阴毒地望着秦浩。

“继续?”秦浩语气平淡,全然无视两人眼中厉色。

谢华曾风两人眼神一对,同时一声冷笑,再度冲了过来。

“住手。”

一道人影站了起来,朝着三人的方向走了过来。那道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谢华曾风两人一听到这话,都硬生生停了下来,面色虽不忿,却是没有再前进半步。

秦浩朝着声音来源望过。一名华衣男子和一个十七八岁曼妙女郎并肩走了过来。

男子面目白皙,面容清秀,走动之时脸带微笑。女子则是一声淡绿衣裙,容颜如画,走动之时裙摆轻摇,便如一朵风中摇曳的莲花。

旁观的武者全都瞪直了眼睛,那眼神中似是燃烧了火花一般,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吞唾沫的声音。只是当这些人的眼光聚集到华衣男子身上时,全都变成了深深的敬畏,以及忌惮。

秦浩扫过女子一眼,目光便移了开去。以他见过的女子来说,这人的容颜倒是不差,只是和秦雨仙相比,相差却不止一星半点。

两人身形近了,一阵女子清香也随之传了过来。就连谢风曾华两人目光也是有些火热。

女子莲步轻移,檀口微动,轻笑道:“你就是田朗?”

秦浩点了点头,不冷不热问道:“有事?”

女子丝毫不显尴尬,仍是笑着说道:“沈月。这位是叶凌。就是这黑石城分部木长老的孙子。”

名为叶凌的男子向秦浩露出个笑容:“谢风曾华两人听说来了个新的挂名武者,颇为强横,心中一时不服,就说要来比划比划,要是得罪了你,希望你不要见怪。”

叶凌说到这里,露出一丝歉意神色。

叶凌?秦浩心中一动,白天的时候,他听人说过,本城猎盟分部新来一名木长老,实力强劲,他的孙子以及他孙子带来的武者更是嚣张霸道。难道,就是眼前这人

秦浩沉吟片刻,说道:不必了。“他又面向谢风曾华两人,问道:“不想再打了?”

谢风曾华两人脸涨得通红,拳头暗地里握紧了,紧咬牙根,脚步抬了起来。只是他们的目光瞄到叶凌时,本已提起的脚步又轻轻放了下去。

“不打,那就失陪了。”

秦浩向叶凌沈月点了点头,越过两人向柜台后走去。

“田朗。”叶凌忽然叫住了他:“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去做个任务。虽有些难度,报酬却是很丰富。”

“为什么找我?”秦浩脚步一顿。

“这黑石城分部中,最强的就我们几个。谢风曾华两人是灵玄三重,沈月和我都是灵玄四重。看你的修为和我们相差伯仲。”

“没兴趣。”秦浩答得干脆果决。

叶凌皱紧了眉头,神色似是有些不悦。

“哼,有点实力还真就以为是自己是什么角色了?”谢风一声冷笑:“叶少爷邀请你是你的面子,在这里就别不识好歹了。”

“叶凌。”曾华面色不善望着秦浩:“刚才你就不应该阻止我们。让我和谢风好好教训下他。”

叶凌摆了摆手,制止了两人:“田朗,你真不考虑下?这次猎杀妖兽,报酬是一百枚一阶巅峰玄晶,而且若是我们五人合作,能猎到的东西绝对不少。”

沈月一声娇笑,出言劝道:“田朗,你就别这么固执了。叶凌叶少爷可是很少有亲自来请的人。而且,这次接下任务,还能得到一张万兽谷的高级权限地图。”

秦浩的那枚印章已经掏了出来,只是一听到沈月的话,却又悄悄地放了回去。

万兽谷地图!至今为止,以秦浩的权限所能得到的地图,最高也不过是标志了二阶初中级普通妖兽的地图,而且地图越往上,想换取越是困难。

假如要进万兽谷中寻找胖子的踪迹,没有最详细地地图,危险之大难以想象。

叶凌见秦浩似有意动,手中拿着一张羊皮地图抛了过去,秦浩也不转身,伸出手往后一抓,将地图抓入手中。

一摊开地图,秦浩心中就是一阵意动。这地图中,有标志的地方竟达到了万兽谷范围的五分之一,而且已经有记载二阶巅峰妖兽的出没点。

盘算片刻后,秦浩心中下了决定。

“我接下了。”秦浩将地图小心翼翼收起,转过身来面向两人:“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沈月轻笑着答道:“这两天可以好好休息下。叶少爷的任务可是不容易接。”

“好。”秦浩点了点头。

忽然间,他脚掌间猛的一踏,身形自原地消失不见。

砰!砰!

下一刻,两道人影被抛了出去,朝着刚才还幸灾乐祸看戏的武者所在位置砸了过去。一群武者连忙手忙脚乱散了开去,而那两道人影则是撞烂了数张桌椅,木屑横飞,摔到了墙根处。

两人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着。声音听来竟是属于谢风和曾华。

一干人目光惊诧,只见秦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到原本两人所站的位置。

“我刚才没下多重的手,你们躺上半天就差不多了。”众人瞩目中,秦浩淡淡地开口。

他说完之后,转过身去,朝猎盟的房间走去:“我怕麻烦,却不代表没能力解决麻烦。下次如果有谁想惹事,一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