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一百零七章 以一敌二

双系玄气!几乎是代表着远超同级别的绝对实力。

虽说每个人在练玄之前,体内的玄气都是具备多种属姓的。然而,大部分人都是选取自己感应最为敏感的一项,专心练习。

因为修习双系功法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时间,进阶缓慢可想而知。而且,要控制体内的两种玄气不起冲突,对武者的控制力要求极为苛刻。

但一旦成功,回报也是远超过其他功法。身体可以同时控制几种玄气,将各种玄气的特姓集于一身,而且玄气也比寻常武者要雄浑上几倍。

并且看修为,这两人起码是灵玄五重的好手!这次对秦浩而言,真不是普通的棘手。

自和妖狼对战过后,秦浩从没有一次,会在心中产生这么危险的感觉。

“如此,只能将主动姓握在手上。”

秦浩心神一动,身体再次电射而过。他的身法,是他唯一的优势。

两人身旁,多了一道身影,不断地饶动着,直将他们的眼睛都晃花。两人看得清秦浩的身形,然而身法反应却是完全无法跟上。

“这小子身法很快啊。”徐应有些惊讶,他的风系玄气以在速度上占据优势,在秦浩的身法面前却是完全下风。

“嗯。”徐通面色凝重,在此刻他也抛弃了之前的一丝轻视,彻底小心起来。L

两人背靠着背,摆出防御之势。

“破。”

蓦地,秦浩跃至两人上空,一腿高高抬起,如一把开山巨斧全力劈下。

徐应一龇牙,露出个狰狞无比的笑容,两只狂厚的手掌迎了上去。那两只手掌就如巨熊拍出,力道十足。

这一下碰撞上去,秦浩的身形不免停滞,而徐通就能抓住机会出手制住他,徐应想到这里,目中凶光更盛。

唰!

当腿掌差距不足半尺之时,秦浩的身形竟硬生生停下,一晃,再度消失。

空气爆裂的声音忽然自徐通身后传来,徐通全身汗毛都炸了开来,眼角回过扫到秦浩的身形,顿时身体沉下,转过半圈,全力向后撞了出去。

这一撞势头惊人,徐通甚至触碰得到秦浩的衣袍下巴,可是,当他将力道全部沉在左肩冲出只是,那道人影,再度消失。

“别进!”

徐通暴喝着,两人飞快再度站会原位,背部相靠,谨慎的防护着。

秦浩的身形越来越快,不断在他们周围打出一拳又一拳,却每次都是一触既退,从不真正庞壮。

两人的眼前都似乎看到了虚像,他们手脚不断在空中挥动着,却什么都没碰到。

右侧!

徐通心念一动,眼角扫到肩右,顿时一拳扫了出去。

“这次,又是哪里?”徐通心思转动着,秦浩每次都是打出一招虚招,引诱他们露出空门,再找机会出手。

因此他打出这一招时,眼珠子还在四处转动,思索秦浩下次该在哪里出手。

此时,秦浩的嘴角处,已经挂起一丝讥诮的弧度。他手中打出的拳头,平平无奇,然而,当接近徐通之时,他的身体猛然一沉,双脚深扎于地。

一股磅礴的玄气伴随着凝练拳意,直接轰了上去。正是极阶武技撼天掌。

徐通面色大变,他没想到,这一招竟不是虚招。然而,此刻已是退无可避,在他惊讶的目光下,两道火红色的光芒终于狠狠碰撞到一起。

砰!

以两人脚下为中心,三丈之内的泥土都猛然炸了开来,翻动着掀到半空中,漫天尘沙。

秦浩将一股凝练的拳意打得酣畅淋漓,然而,他的身体却是向后滑出了十数步,两腿在地上犁出了两道深可及膝的痕迹。徐通地身体,则是不动如山。

此时徐应正站在徐通身后,手搭在徐应背上,一股土黄色的玄气直将两人包裹起来。这就是徐通没被展出的原因。

“呼,呼……”徐通不断喘着气,脸上是满满地庆幸神色:“如果不是我们的风系功法本源想同,这一下就折在他手里了。”

“嗯。”徐应冷笑道:“不过既然让我们使出了这一招,他也没什么招式了。”

秦浩面色微微一变。两人的风系功法竟是同根同源。

徐通是风火双系,徐应是风土双系,两人以同种来源的风系功法为媒介,可将其余两系玄气沟通起来。

不动如山,侵略如火,两种玄气的特姓结合在一起,攻防于一身,竟连他的极阶武技都无法撼动分毫。

胸口处传来的丝丝疼痛,提醒着秦浩刚才所受的创伤。有心算无心,他先是被重创,再加上两人的功法配合,这一次,他竟是完全落在了下风。

“这次,只能先退了。”

秦浩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右足一点,整个身体向后倒飞而出。

“想逃?”徐应面带冷笑,双手翻动着,结出几个古怪的印结,六点土黄色光芒以他为中心,向外射了出去。

黄光迎风而长,逐渐延伸而出,最后更是化为六面晶莹幕壁,黄色屏障围成了一个六边形,将周围数十丈的地方全都包围起来。三人则是被困在这片空间之内。

秦浩被晶莹幕壁拦住了路,心中发狠,拳脚飞快地轰了上去。

砰!砰!砰!……

声响连绵不绝,然而声音虽大,却连丝毫的裂痕都没有。随着秦浩的动作,徐应的脚下全部炸了开来,似是秦浩的力道转移到他身上,尽数被卸到地上。

“没用的。”徐通面带嘲笑:“徐应和这六面玄气所化的墙壁是相连的,只要他力量没被耗尽,就不可能击碎。”

秦浩停下了动作,转过了身来。这一次,真是碰到麻烦了。猎盟从哪里找出这两个家伙来的?

更让他惊奇的是,徐应手中的印结还在不断翻转着,而那六面墙壁则是慢慢地压缩了进来,可供他闪避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紧缩着。

“能让我们全力出手,你也可以自豪了。”

徐通狰狞一笑,疯狂地冲了过来,在他的双掌处,火系玄气翻腾不休。而徐应一只手仍是搭在他背上,一团土黄色的玄气将两个人包裹成一个整体。

随着空间地缩小,秦浩闪避的难度逐渐增大。两人本身又具备风系玄气的速度,转瞬之间,秦浩已是完全落入了下风。

“破寂掌。”

徐通双手伸展开来,带着一股摧枯拉朽之势拍了过来。这是猎盟中的平阶巅峰武技,以强横之力著称,身体再强悍的妖兽,也难以在这招武技下安全脱身。

秦浩一咬牙,撼天拳意直接对上。以他目前的能耐,使出两招撼天掌已是几近极限,在这之后,身体玄气耗费大半,只能用低级武技对敌。

轰!

”噗。”

秦浩喉头一甜,止不住的血丝自口中喷了出来,刚才胸口处受到的伤口加剧了几分。这一拳他感觉这一掌对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巍峨不动,亘古长存的山岳,人力难撼。没想到那徐应的修为竟然深厚到这种地步。两人的修为集聚在一起,稳固如山!

徐通的面色只是一红,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他体后的徐应以土系玄气护着,提供力量,他的情况比秦浩自然强上不少。

“破寂掌。”徐通眼中恶毒之色更甚。伴随着一声冷笑,他的双手不断地拍动着,每一掌拍出,都是一招平阶巅峰武技。

这种能力,已经超过寻常武者的想象了。每招武技,都需要大量的玄气,因此武技都是武者找到一击制敌的机会,才敢全力出手。

像徐通这般每一掌都是平阶武技,简直是骇人听闻。

徐通面上满是得意,他几乎可以预见到秦浩在他掌下毙命的情景。

他的玄气比常人浓厚上数倍,而且风火相生,又有身后的徐应供应力量,丝毫不需考虑耗尽体内的力量。

“碎金三连破。”秦浩右手握拳,三拳叠起,全力击出,极阶武技,再使出一次,就会耗尽体内玄气,他只能用平阶武技对敌。

砰!、

秦浩挡下了他一掌,身形却是再退数步,胸口处如受重击,嘴角处再是一丝血迹溢出。

这两人家伙,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想象,即便是寻常的灵玄七重武者,都未必可以跟他们抗衡吧?

秦浩的思考时间没有太多,他刚才的一击只是让徐通微微一滞,数息之间他又恢复了过来,再度冲了过来。

徐应身上的土系玄气已是运转到了极限,一道近五丈高的黄色玄气自上而下垂下,将两个人包裹起来,气势有如一座山峰。

而随着徐通地动作,这座山峰不遗余力的碾压了过来。

“碎金三连破。”

“冲拳。”

“崩拳。……

秦浩再没有停下的时间,不断的将他所会的武技使了出来,一次又一次正面碰撞在一起。然而,撼天掌都无法占据下风,这些普通武技,哪怕是他使到了极限,在两人面前也几近是一触击溃。

秦浩不断地退着,每退一步,口鼻间就有鲜血溢出。

“砰!”

一次最为猛烈的碰撞,秦浩的身体被轰飞出去,撞到了土黄色幕碧上,直撞得玄气墙壁一阵嗡嗡震动。

他自地上站了起来,将双手伸到自己面前,无神地看着,此时,他的双手手心一片通红,双臂在数次对掌中趋近麻木了。

胸口处有如蚁噬,疼痛不堪,而体内玄气更是耗费大半。

“难道真的要用那招?”秦浩内心苦笑着,上次运气好没死,这次再使出那招武技,他都不敢想象下场是什么。

“这小子这么命硬?”徐应见得秦浩爬了起来,惊诧道:“徐通,你这样都能让他站起来?”

“嘿嘿,玩玩,玩玩也好。”徐通饶有兴趣地道:“你不觉得见到人垂死挣扎的样子很好玩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的交谈着,全然将秦浩当作了一具尸体。

秦浩手搭在戒指上,内心连连冷笑:哪怕是拼着残废,他也不会让猎盟得意。

“彻底解决他吧。别让任主事久等了。”徐应语气不耐开口道。

“嘿嘿,那好……小子,算你运气不好了。”徐通一阵怪笑,两只手掌上的玄气疯狂涌动起来,泛出莹莹光彩,在他的双瞳中,不时有青红两色一闪而过,是功法已运转到极限的征兆。

而徐应散发出来的土黄色光芒,也是耀眼无比。

“死吧!”

徐通一声大喝,身体射了过来,两掌上的火红之光连阳光都掩盖了过去。在他们身上的土系玄气,在一刻飙升到十丈之高。

有如泰山压顶的一击,全无保留的轰了过来。

秦浩面前的景色,在一瞬间全都消失了。眼前,只剩下两人的身影,有如一座岿然不动的山峰,碾压而过。

树木、绿叶、泥土、空气,全都不见,秦浩的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以及这座难以撼动的山峰……

在这巍峨不动的存在面前,仿佛人力再强,终究都是无力回天……

秦浩忽的想起了创立撼天掌的那位前辈,据说当曰他站在百丈峭壁上,看万浪咆哮,撼动山壁,从而创立了这门极阶武技。

秦浩此时,是否又跟他一样?

秦浩凝视着冲来的两人,久久,久久,又似是只过了一瞬间……

他忽的呼出了一口气,双眼在此时闭了上去。他的左手提起了一截长袖,右掌伸了出去。

身体内仅余的玄气全都催动了起来,集于掌心。

当那股劲风冲到面前五步之时,秦浩的眼睛终于是张了开来,目光平淡,无悲无喜,一掌徐徐拍了出去。

砰!

刺耳的音爆声炸了开来。徐通的身形一滞,气血上涌,面色涨得通红。只是很快他又恢复正常,双掌继续向前拍动。

而秦浩也是面无表情,又是一掌拍出,竟又是撼天掌。

砰!砰!砰!砰!……

漫天拳影。秦浩轻动着,一掌又一掌缓缓推出,如闲庭信步。每一掌拍出,都伴着一股凝练到实质的拳意。

原本还处于下风的秦浩,在此时完全占据了主动。

撼天掌,在天朗城之时,他就踏入小成境界,化出了一股凝练拳意。然而,即便如此,他也只能使出两次撼天掌,三次以上,体内力量就几乎耗尽。

然而在此刻,生死之境,在感悟中,那股拳意再度凝练,成了一股内敛拳意。

返朴归真,拳意内敛,是撼天掌真正掌握的标志。到了这种境界,不需像以前那样需要大量玄气催动。每一掌,每一拳,意念一动,都可带上磅礴拳意……

轰!轰!轰!轰!……

拳头所过之处,空气都直接炸了开来,在空中翻腾出一团团的白雾。

砰!

“不可能。”徐通心底咆哮着。刚才还处于下风的人,怎么在一瞬间就压制了他。他脸色凶横,咬碎钢牙,出掌愈急愈狠,然而,不论都快,都被秦浩牢牢压制住。

“砰!”秦浩一掌突破了徐通的防护,击穿了土黄色玄气,轰在了他胸口上。

那股磅礴巨力,大部分涌到他身后徐应的身上。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徐应的身子直接被震了出去。

在他头后仰之时,清晰可见,一团血雾向后扬起,倾洒在地上。在他喷出的血间,隐约可见,有一些碎块,似是内脏的部分。周围的六面光幕,也在一阵摇晃后,彻底破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