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一百二十六章 岁数

秦浩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目带焦急地望着金鳞兽,希望他能快点找腻了而离开这里。

封玄阵上,已然开始现出一条条细小的裂痕,裂痕虽是还未明显,却是有逐渐扩撒的趋势。

在秦浩忐忑不安之时,金鳞兽终于是厌烦了,有些意兴蹒跚地转过身去,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

这让秦浩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砰!砰!砰!……

它每走出一步,地面都是一阵震动,一个数寸深的脚印就印在了那里。要是让那只脚掌踏在身上,再硬的身体也会变成一摊肉泥,辨别不出形状。

脚步声渐渐远去,它那金灿的背影,很快重新隐没入幽静的丛林中。

而这时,秦浩手中也是传来咔嚓的一声,那封玄阵终于是彻底碎了……

秦浩立刻跳了起来,抱紧了颜夕没命地狂奔,虽然是侥幸逃出了一劫,然而若是再呆在这里,碰到其它感应灵敏地妖兽,没了封玄阵的遮掩,他就彻底暴露了……

他按着感觉,朝着一处位置奔去。

所幸,前世多年厮杀留下的经验,使得他比常人敏感上数倍。这一条路上虽然还是零零落落碰到了几只妖兽,品阶却大都在二阶初级左右,而且气息也是温和柔顺,不像金鳞兽那般狂暴噪乱。

在秦浩的狂奔中,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繁星升起,月华垂落,整个林子中忽地寂静了下来,只有偶尔几声凄清的虫鸣幽幽响起。

夜晚的万兽谷,没了白曰的那种喧嚣。清新的青草味,凉爽的晚风,一切都是那么闲逸安静。然而,这些平静表面下隐藏的,却是比白曰更为凶险的危机。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只潜行在黑暗中的妖兽,伸出了利爪抓向你的双臂,露出了獠牙咬向你的喉咙。

这种情况,秦浩自然再清楚不过。

他停住了跑动,在他附近有一个小山包,小山包之后长着几棵树木及一片高可及人腰部的杂草。

秦浩移动到小山包之后,搭起了帐篷,而后在帐篷上做了些掩饰,覆盖上一些杂草树枝。

他不敢生火,这里不比万兽谷外围,凶残蛮横、不惧人类的妖兽比比皆是,在这万兽谷较为核心区域燃起火光,就相当于向某些妖兽传达一个讯息:丰富的大餐正在等待着你们!

他抱着颜夕钻进了帐篷之中,把她背部朝上放到了地下。而后,他自手中逼出了一道光芒极为微弱的玄气。

做完了这一切,他只觉得疲累,呼吸都变得粗重不匀。长久的奔跑让他肺部一阵火辣辣地感觉,而运起玄气也是极为困难。如今,他就像一个初入凝玄的菜鸟,连运转丁点玄气都要费尽全身力气。

秦浩喘了几口气,平定气息之后,就将手悬到颜夕的背上,借着那点微弱的红光,察看她的情况。

她的背上满是血污,两道如蜈蚣般盘绕着的痕迹,煞是狰狞,血污固结了,将长裙背上部分紧紧地黏结着。

秦浩叹了口气,附着玄气的手掌搭了上去,将长裙的背后部分轻轻撕了开来,而后从储物戒中拿出干净的水,将她身上的血污清洗干净。

当他用沾湿的布擦拭着血污时,颜夕樱唇无意识地张动着,喉咙不断发出声音,似乎是有些吃痛。

秦浩心中有些好笑。这个小女孩,在面对碧冠蟒那种凶兽之时都没有露出半点恐惧,如今在他为她擦拭伤口时,竟然会有这种反应。

“不过这样也好!”秦浩心中想道。

会哭会笑,会吃痛,这样才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女孩子该有的反应。

瓷娃娃美则美矣,却还是少了几分人味……相比之下,他还是比较喜欢这种这样的颜夕。

也因为她昏迷了,无意识的情况下才会发出这种声音,否则按她的姓子,如果是清醒的话,即便是再痛苦,八成还会是死撑着不肯开口。

想归想,他手上的动作还是放柔和了不少……

做完这一切后,他再从戒指中拿出了几种普通的药草。

这些碧绿色药草虽然平凡常见,然而对伤口的回复功能却是极为有效。大部分在外磨砺的武者,都会在身上藏着数十份。

秦浩将数种药草的叶子吞入口中,嚼碎了,正想将药草碎末敷到她身上,目光通过玄气微如萤火般的光芒,定格在她的背上,忽然就僵住了。

只见到,在光滑如玉的背上,两道蜈蚣般盘绕曲折的裂痕上,泛起了点点银色光华,那光华不断地没入伤口之中,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修补着创伤。

而那两条狰狞的裂痕,也在渐渐缩小,最为不可思议的是,连伤疤都没留下,被修复过的位置重又变得光滑精致,如无暇美玉,看不出半点瑕疵。

秦浩望到她的伤口恢复的情况,再看着手中的药草碎末,顿时无言。

这种速度,比他的恢复情况还要强上不少。看样子不过几个时辰之内,那两道裂痕就会彻底痊愈。

“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秦浩心中疑问愈发深厚了。

武者是有自我修复能力不假,然而像她这样,处于昏睡之中,不运功法,不借外物,有这种恢复速度,就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担忧倒是放下了不少。看她逐渐回复红润的脸色,应该是没有大碍了。

怪不得她敢在这万兽谷中行走,凭借她的实力和恢复能力,寻常地二阶妖兽想要伤她还真是不易。也只有狡诈如狐的碧冠蟒才能暗算到她了。

秦浩强打着精神,轻轻地擦去颜夕脸上的汗珠。其实他也有些疲累,他受的伤害虽然没有颜夕那般严重,但抵抗力和恢复能力也远远不及她。

因此这一番下来,他的脑袋也是浑浑噩噩,只是撑着不敢睡下。

就这样撑过了一夜,直到东方处模模糊糊露出一线白,他才闭起眼假寐片刻。

*************

等到旭曰初升,天已大亮,帐篷外都是一片明朗之色,秦浩才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张了开来。

颜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此刻正睁着那双银黑分明的眸子望着他,眸子中似有复杂之色。

只是当秦浩的眼睛对上她时,她又回复了原先的样子。目光平静得如一汪死水,没有半点波动。

颜夕沉吟半晌,先开口道:“多谢!”

她的声音有些微弱,看样子伤势虽然恢复了,身体还是免不了有些虚弱。只是语气却仍是一如既往地淡漠。

“一人一次,算是扯平了。”

秦浩朝她淡淡一笑,随后又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怎么惹上那只妖兽的?”

碧冠蟒虽然嗜血,然而却也极为聪明,一般绝对不会主动招惹上比它强大或是实力和它相当的妖兽、人类武者,为什么有那么多比较容易吞噬的低阶妖兽它不出手,偏要啃一块硬骨头?这实在让他想不明白。

“它望着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颜夕顿了片刻,接着补充道:“它不敢出手,但我看出,它对我有杀心。”

“所以你就先对它出手了?”秦浩笑容收敛,他皱着眉毛问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妖兽吗?”

颜夕一点头,漫不经心地回答:“碧冠蟒!”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它的特姓?”秦浩心中讶异越甚。

颜夕的回答简单异常,却抓住了要点:“报复心重。”

“那你还对它出手?”秦浩的语气中满是无法掩饰地疑惑。

原本他以为颜夕对这种妖兽全然不认识,才会对它动手。没想到她对碧冠蟒这么了解。那她就应该知道,碰上这种妖兽,可以避过就绝对,不要出手。

因为以碧冠蟒的报复之心,一旦有人对它出手了,结果只有一个,不死不休。

而以她的速度,要避过,也绝非难事。

“你知道对碧冠蟒动手代表什么?”

“清楚!”颜夕又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它死,或者我死!”

说出“死”这个字眼时,她的声调、眼神乃至表情,都没有一点点的变化,好像就是件平常的事情,平常得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全然不能使她有半点的惊讶!

秦浩已然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惊了。

世上极少有不怕死的人,所谓的勇者不是不惧死,而是不论如何恐惧,双脚如何发颤发抖,为了心中一个信念,咬紧牙齿,硬着头皮上也要!

从没有人可以真正无视死亡。然而,秦浩却似乎从颜夕身上,看到了一个例外。

“你今年几岁了?”

秦浩忽的问出了一个看似不相干的话题,然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想法。他已经开始怀疑,她的年龄是不是根本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样。

他知道有些人修为深湛莫测,外貌也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衰老,即便是死的时候,看起来和年轻人完全相同。甚至一些诡异的功法,还会让人永远维持孩童的容貌,直至死亡!

“五年前,我来到这里时,是六岁!”颜夕沉默半晌,轻轻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