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一百六十章 天幻功典

秦浩回到了暂住的位置,走入大厅之时顿时察觉厅内空荡了不少,大半武者面上都是怏怏之色,沮丧地收拾了包袱。

对他们来说,既然通不过风魄宗测试,早点离去也是件好事。

人员的锐减使得负责管理的厉师兄也是清闲了不少,此刻厉帆正随意地坐在一张大椅上,闭着双目休息。

当秦浩走进之时,厉帆似有感应,双目陡然睁开,那张总是透着凌厉之色的脸上竟是有了一丝笑意。

秦浩走到他面前,不卑不亢道:“厉师兄。”

厉帆右手伸出一拉,将两张椅子摆好位置,对秦浩道:“坐吧!”

秦浩朝着他点头致谢,而后找了张椅子坐了上去,颜夕也是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双脚搭在膝盖上,一副乖巧神色。

“我果然没看错。”厉师兄道:“表现很好,测试的时候直接将木人阵击溃,你也算是绝无仅有了,现在和我一样,负责测试者曰常事务的人都在向我探听到底是哪里出了这么一个强人。”

秦浩听得咂舌,有些不太相信地道:“厉师兄是在说笑?”

实际上在测试的时候他已经留了不少力道了,变异雷火玄气被他将雷系属姓彻底压制,表现得和寻常火系玄气相差不大,身法也没用上多少,按理来说应该是没这么夸张才对。

“说笑?”厉帆嗤笑一声:“你若是知道关于你的信息在刚才已经传入外门中,不少外门弟子听说来了个新人,都在想办法探听,不知道笑不笑得出来。”

秦浩苦笑不已:“这才过了多久?”

“问题不是这个。”厉帆摇头道:“木人阵,是宗内一位炼阵长老所制,坚硬无比,抵抗力极为惊人,至今为止,在外门弟子选拔中,表现最好的也不过是应付得游刃有余,从来没听过有人能将木人阵击溃。”

秦浩哭笑不得,没想到已经留手了还会造成这副情况。

颜夕见得秦浩愁眉苦脸的模样,抿唇轻笑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勾得有如月弦。

秦浩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时厉帆忽的开口问道:“秦浩,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厉帆说这话时面色严肃,眸光所含意味颇为复杂。

秦浩点头道:“如果是能够回答的问题,可以。”

“我想知道,你的修为到底是在什么层次?你是不是突破玄气通灵境界了?”厉帆一字一顿,目光积聚成一束射在秦浩身上。

说出这话时,厉帆觉得自己都有些疯狂了,十几岁的灵玄七重武者,这种念头简直是疯了。

但是他却无法遏制自己的这种想法,当年他面对木人阵时都有些吃力,而秦浩却能轻松过关,足够说明问题了。

秦浩微微犹疑,不知道是否应该回答。

厉帆神色一正,认真道:“我只要知道就可以,绝对不会泄露半分,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立下武者誓言。”

“不必了。”秦浩摇头,正视他道:“我的修为是灵玄七重。”

厉帆只觉心中重重一跳,倚在椅背上怔怔出神,他已经以为自己的天赋算得上不错了,却没想到这一对比之下,答案竟是让人如此失落。

只是很快,他就从那种失落感中摆脱出来,武心坚定的人并没有那么容易就心灰意冷。

他朝着秦浩一笑,平静说道:“看样子这次选拔对你来说并没多大意义了。”

“那也未必。”秦浩摇了摇头,笑道:“这次比试也算是个磨练,不知道接下来的两场测试会是什么,师兄能否告知一下?”

“我不清楚。”厉帆的话很干脆:“每次选拔的第一关是相同的,而后面两关却是由负责长老所确定的,是否有变动,我实在没办法确定。可以肯定的是,后两场是选拔者间的竞争,与第一场面对死物绝对不同。据我所知,这次总共参加选拔的有一万两千三十人,通过第一关的有五百六十三人。”

“这么少?”秦浩微微惊讶。

“这算多了。还曾经有过不到三百人通过测试的。”厉帆似是想到了什么,提醒秦浩道:“对了,提醒你一件事情,比试全部通过,表现最好的三人能够获得一份武技奖励。”

“武技奖励?”秦浩有些心动,对一个武痴来说,什么东西都不如一份武技来得实在,就不知道这武技会是什么等级。

厉帆见到刚才还很是淡定的秦浩眼神有些炽热,立刻看穿了他的想法,笑道:“应该是极阶中级武技中最为强悍的数种之一。”

秦浩愈发心动,极阶武技,一个大家族都未必有多少的武技,而且还是极阶中级,价值简直是难以限量。

极阶中级武技他自己拥有的只有一门撼天掌,这门武技虽是霸道刚猛,然而却是近战的,每次与人对战之时都得利用身法接近对手,才能施展,而且这么武技他虽然把握到了精髓,然而因为他的肉身算不得强硬,施展起来还少了些感觉。

能够得到另外一种极阶中级武技,简直是说不出的惊喜。

秦浩心中开始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

厉帆笑了笑,长身而起:“你就好好休息,准备明曰的第二场吧。”

厉师兄脚步迈开,正要离去,秦浩忽然想起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连忙叫住了他。

“厉师兄,秦浩也有一个问题要请教。”

“问题?”厉帆驻足转身,淡淡道:“问吧!”

“好。”秦浩长吸了一口气,问道:“天幻功典,是什么东西?”

颜夕娇细地身子微微一震,那白发中年人所说的天幻功典,颜夕虽没有当面听见,却在秦浩的转述中知道了大概。

这本典籍之中,据说记载了绝脉的信息,按秦浩所说很有可能从中得到解决绝脉的方法。

以前的她对于绝脉武者最后的结果会感到恐惧,害怕以及茫然无措,然而,在万兽谷中五年孤独的生活,却让她渐渐地习惯了,甚至可以说是麻木了。

六岁之时,就进入万兽谷,而后的五年,就一直在面对这个问题,她以为五年的缓冲时间过去,她已经可以平静接受命定结局的到来了。曾经一度,她也真的达到了这种心态。

有一次她被一只三阶妖兽重创,生死一线,随时随地都会死去,那时候她的感觉平静无比,平静得不像个真真正正的人。

然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种恐惧感又回来了。颜夕抬起头,悄悄看了秦浩一眼,现在的她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秦浩察觉得到颜夕身子发颤,将她满是汗珠的手心握住,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抚。

厉帆听清了秦浩的问题,有些纳闷:“你听说过天幻功典?”

“听说过,却不算太过了解,现在希望厉师兄可以将知道的信息告知。”

“好吧!”厉帆道:“天幻功典,是风魄宗内一门典籍,存在了很长时间,每一代风魄宗的太上长老都会出外游历,回到风魄宗后,就会将自己在大陆上搜罗得到的一些珍贵功法收入其中,经过一代代的完善,天幻功典集中了很多的绝世功法,同时,这本典籍之中还对一些特殊体质做了记载。有一些人天生经脉异常,可以容纳数种玄气;有的武者能够吸收妖兽精血,让身体的一部分幻化为妖兽的体魄;更有甚者能够吸收别人的血液,炼成一种血腥玄气。F凡此种种都有收录。”

秦浩听得惊讶,前世他也算见识不浅,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奇异的体质。而既然厉帆这么说了,那可以肯定,绝脉极有可能也有记载,看来那白发中年男子果真不是信口说说的。

秦浩连忙问道:“不知道厉师兄有没有翻阅过天幻功典?”

厉帆摇头道:“没有。天幻功典放置在内门的风元阁之中,还有数位长老专门负责看守此阁,只有对风魄宗有贡献的弟子才能进入。”

秦浩接着往下问道:“什么才称得上是贡献?”

厉帆疑惑地盯着秦浩,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这功典如此热切,不过他还是解释道:“猎杀妖兽晶核交予宗内,接下宗门任务,保卫宗门等等。”

秦浩微微错愕,颜夕的绝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到那时候如果他没能达成条件,无法翻阅功典怎么办?

见秦浩一副焦急神色,厉帆皱起了眉头:“天幻功典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很重要。”秦浩重重点头。

旁边的颜夕听到秦浩如此坚决的语气,嘴角微微勾起,眸中的黯淡之色也散去了几分。

“好吧!还有一种方法。”

秦浩朝着厉帆拱了拱手,认真道:“请厉师兄告知。”

“每过一段时间,风魄宗就会在外门弟子的佼佼者中进行挑选,让一些弟子进入风元城内城,成为内门弟子,如果能在挑选之时赢得第一,就能够进入风元阁中,并且能在其中逗留两个时辰。”

秦浩心中一喜,问道:“下次进行内门弟子挑选是什么时候?”

厉帆回道:“半年之后!”

半年!

秦浩心中重重一跳,应当足够了,颜夕如今修为是灵玄九重,若是小心压制,应该能拖上八九个月时间,到那时候说不定他已经能从天幻功典中找出缓和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