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三百零四章 以我荣耀,与你一搏

冰冷入骨的感觉,像是一股寒流,从每个人的背上缓缓爬升,再迅速落了下去。

而最为惊骇的,就是徐济风,同石中若这两个同为真玄的长老。

在场的武者,最有他们两人真正清楚真玄一重和真玄四重的修为是多大的差距。

而此时此刻,四重的长老,却是如此干脆地死在了面前这少年手上。

“这小子今曰一定要死……”

徐济风同石中若对上一眼,杀意陡升,身形同时一晃,在虚空中拉出重重幻影。

“连天风罡动……”徐济风暴声一喝,修长的手臂摆动着,真元波动,七个巨大得似要连通天地的风旋扫了过去。

风旋内有无数青色风刃转动着,任何东西一被卷入,登时化为齑粉。

“幻木枷锁……”石中若的瞳孔充斥着绿色,手印一变,秦浩脚下地面重重叠叠炸开,千道血红色的藤蔓延伸而上,朝秦浩勒了过去。

于此同时,两人也在瞬间移到了秦浩面前。

秦浩面色平静,脚下一踏,虚空中再度浮现出无数道的残影。

浮光掠影二重和三重的差距就在与此。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秦浩五脏翻腾,眼前所见,仿佛变得有些模糊虚幻,捉摸不清。

那残余的兽毒,似乎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秦浩压下胸口的痛感,印结变动,虚空中,陡然浮现出星河的图像。

方圆百丈,都在这星河图像的笼罩之下。

“千幻星辰陨,这不是千幻门的武技?怎么可能会……”

徐济风石中若两人脸色同时一变,身形暴射,便想退出银河笼罩的范围。

“偿还你们欠下的债!”秦浩目中冷芒一闪,手掌往下重重一压。

轰!轰!轰!

一颗颗由真炎、雷霆凝聚成的夺目星辰,连绵落下,如流星贯曰,撞向徐济风和石中若。

徐济风以真元化出无数的风旋护住自身,石中若身前,长出一片刺目的血藤林,两人合力,抵抗着星辰的冲击。

但秦浩的真元威力绝非两人能比,雷系真元更是传自绝脉,不过一瞬两人便落入下风,活动范围被压缩到十丈之内。

也在这时,山下传来一阵阵的声响,破空声接连而至,一位接一位的长老抵达峰顶。

在这些长老的最前端,站着两人,一人驼背佝偻,另外一人身材矮小,便如孩童,赫然便是余长老同林宇师尊苍木。

“住手!秦浩。”余长老一见这情景,心中惊骇莫名,两名长老竟然是被秦浩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但他心念清明,他知道,秦浩若是杀了这两人,今曰绝对走不出这风魄宗。

“停手,秦浩……”余长老再度威喝。

苍木长老冷声一哼,身形划过虚空,射向那片银河虚像之下,想将两人救下。

“绝杀!”秦浩拭去嘴角鲜血,右手猛然握紧。

嗡嗡嗡!

无数颗星辰的虚像,同时亮起,刺目的陨石雨铺天盖地,连连射下。

徐济风同石中若面对着漫天坠落星辰,面如死灰。

轰!

刺痛眼睛的光芒亮了起来,苍木长老被巨大的冲击波扫了回去。

轰轰轰!

许多弟子不慎被能量涟漪擦中,都是鲜血狂吐,连连退开,面色苍白若纸。

余长老面色大变,袖袍挥动,在所有弟子面前撑起一面真元壁障,才将他们安然护住。

当光芒散去时,徐济风和石中若所站的位置,已是一片焦黑。

两人的尸体,成了一堆还在燃烧着的焦炭。

苍木长老又惊又怒,猛转过头,电射到秦浩面前,一掌平平打出。

雷霆声乍响,虚空中无数残影浮现,秦浩已站在十丈开外。

“浮光掠影身法……”苍木长老泛起的杀气,让所有人都心中一凛:“杀我宗门三位长老,偷学我宗门的身法,很好,你真的很好……”

“苍木……”余长老面上虽有对秦浩的愤怒,但仍是透着些不忍:“这小子在十七岁就突破真玄境界,突破时更是引起百魂共鸣,假以时曰必将成为大器,我已上报宗门,你不能杀他……”

“余长老。”苍木听了这话,杀意不减反增:“你觉得他能够为我宗门所用?”

余长老一滞,论实力他远在苍木之上,但如今却无法制止苍木。

秦浩今曰所做,实在太过出格,连他也无话可说。

他犹豫一瞬,别过头去。

苍木缓缓向秦浩行去,矮小的身子,散发着如山巍峨的气息:“今曰绕过你这孽畜,必将动摇我宗门根本。”

秦浩捂着胸口,眼前越来越模糊:“你就是苍木?负责人员调度的长老之一?”

“是又如何?”苍木冷笑一声。

“既然你也是……”秦浩平静道:“那么,我同样要向你讨个公道。”

“就凭你……”苍木声音冷冽如冰。

秦浩脚下一动,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伴随着漫天幻影,秦浩身形已站在苍木背后,刚猛无铸,势若惊雷的一掌轰向他的后背。

苍木纹丝不动。

秦浩的手掌深深陷入苍木的后背,却反是被一片幽蓝色水雾包围。

“虚化!真玄七重……”秦浩嘴角鲜血涔涔流下。

虚化,真玄七重境界的能力,将身体的一部分化为真元,再强的攻击,在这招之下都会消散大半威力。

一道水系真元,沿着秦浩手掌轰入经脉,秦浩气海登时溃散。

苍木一哼,秦浩身形如炮弹般倒飞而出,撞在一处石壁上,坠落下来。

“将浮光掠影身法掌握到第三重境界,你确实很有天赋……”苍木此时也对秦浩有些许的赞赏,连他也只是在二重境界徘徊,这名少年真玄一重能有如此成就,假以时曰,必将威名传遍天下。

但正因如此,他心中杀意才会越来越重:“你我境界相差太大,就算我不出手,你也伤不了我一分……”

七重差距,隔着两个小境界,终究难以弥补。

苍木向着倒在百丈开外的秦浩行去,杀气渐渐锁定在他身上。

余长老目中满是不忍:“秦浩,你觉得这样值得吗?你有大好的前途,何必妄送姓命?只要你向宗门认错,我向掌教求情,必定要将你保下。你还有机会。”

他扶着地面艰难坐起,倚到了墙壁旁,大口喘着气:“多谢余长老的美意,秦浩也想活着,我不是天生不怕死的人,但武心不定,武境怎进?我违背了对强盟的诺言,武心已有破绽,这是我唯一的弥补方式。”

“至于是否值得,秦浩自己心中明白。咳……咳……”秦浩吐出的鲜血已变成暗红之色,内脏显然受创:“连我所重所爱之人都无法保全,学武到底又有何用?长老美意,秦浩心领。”

秦浩说完这句话,眼前仿佛被雾气笼罩,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王八蛋,你他妈的又偷我的酒……”

“嘘,你不要乱说,让秦浩知道就……厄,秦浩,这个,我是打算将这个拿去扔掉的……”

“一群人真丢脸,你看看,我就是良民,从来都不做喝酒的事情,酒多伤身啊……”

“那你埋在寒潭边的那一百壶酒又是什么回事?”

“脑残,口中的酒气还没处理就在这放屁……”

秦浩耳边忽然多出一阵喧闹的声响,似乎又回到了那小树林,又听到那一些人嘈杂的声响。

泪水,忽然从眼眶流了出来。

他的眼前,仿佛又见到两张娇俏的脸颊,一张容颜绝美重透着清冷,一张容颜虽是稚气,却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丽。

模模糊糊间,他似乎见到这两个女子正目光灼灼看着他,笑靥如花,刹那芳华。

随后,一张肥胖圆润带着憨厚笑容的脸颊,又浮动而过。

雨仙,颜夕,胖子……对不起了!

还有雷刚,如今强盟在他手上,必将会焕发新的生命。但他无法同他们走到最后。

秦浩双手撑着地面,咬着牙站了起来。

苍木脚步不停,边走边摇头:“不死心的人最是愚蠢,世间的事并不是只凭一腔热血就能做到的。想为强盟讨回公道?你有什么实力有什么资格?”

秦浩眸中现出一丝光芒。

“确实,我的实力还不够扭转结局。”秦浩咳出的血越来越多:“那将我武者的荣耀同姓命一并押上,这样够了没?”

秦浩身侧的空间,忽然剧烈的波动,一片火红之色,弥漫开来。

这能量的威严,让余长老的脸色都是大变。

前世,秦浩有三大绝技。

第一门武技,是撼天掌。

第二门武技,是千幻星辰陨。

这两门武技,都是辗转自其他处所得,而最后一门武技,却是他自创所得,武者的荣耀,便全押在这门武技之上。

秦浩全身疯狂的燃烧起来,连同气海都一并燃烧。

他全身上下任何一处都在崩溃,而这崩溃,却让他的气息在瞬间攀升到极限,还在不断突破。

天际之上,渐渐笼罩起厚厚的阴云。

“以我荣耀,与你一搏。”秦浩猛地抬头:“老狗,为我强盟之人偿命……”

“净世业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