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三百一十章 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长长的一梦!

秦浩的耳边听到了无数的喧嚣,而后意识渐渐陷入封闭。

当他以为自己即将就此睡去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熟悉的声音。

所有的黑暗突然散去,秦浩翻身坐起,额头满是冷汗。

金色的阳光自窗格中透了过来,打在他脸上,让他生起恍如隔世之感。

四周的环境,不必再看也是清楚,他在颜夕居住的那小房间中。

“比我预测的快了一点。”

秦浩猛地转头,满是不可思议:“辰老?”

意识忽然转回到在天岩峰顶倒下的一刻,想到那些挡在他面前的人,秦浩心急如焚,就想翻身而下。

“不必担心,事情平息了,强盟没事。”

秦浩听得辰老的话,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这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这些,但这位老者说的话,从来没作假过。

秦浩正想问出心中疑惑,辰老的下一句话让他整颗心坠入冰窟:“可是那个小丫头,我就不确定了。”

秦浩侧头一看,这才发觉,颜夕正躺在他的右侧,面上一片苍白。

长长的睫毛,美丽无暇的面容,苍白的唇瓣,她的身上还是散发着幽幽的磬香,但已经感觉不到一点生机的波动。

那个扯着她衣角笑靥如花的小女孩,突然就变成一具不会哭不会笑的冰冷玩偶。

秦浩的整颗心都冷了下去,将她的身子抱起,将垂落额前的银发轻捋至一侧。

他又尝试着将真元引入颜夕体内,却发觉如今的颜夕体内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一块石头。

“这是怎么回事?”秦浩嗓音干涩,说出的声音,全然不像他平素的音色。

“这小丫头,引发绝脉力量,把惹出事端的长老杀个干净,却也将她生命的潜力全部挥发干净,她体内的元丹已出现裂缝!”

秦浩全身以震,心脏仿佛让什么捏住了。

元丹,是绝脉武者的生命。

元丹出现裂缝,代表着什么?

他扶着颜夕的的手不断颤动,牙根咬到出血都全然未知。

他忽地想到,他施展净世业炎,生机本应断尽,如今也活了回来,除了面前这位一直隐藏在迷雾中的老者,还有谁能做到?

“辰老,你一定会有方法的,对吧?”秦浩面对着辰老,眸中满是希望之色。

“我能做到的,不过是让她的元丹停止破碎下去,维持在这一状态。”辰老平静道:“想要做再多,却是不能!”

秦浩面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不过这小丫头,命不该绝。”辰老的下一句话,又将秦浩的神思拉了回来。

秦浩焦切道:“辰老,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鹰愁谷,曾有一个雷系绝脉武者,在渡过第二厄时失败而陨落,灵散身消,但她修为精湛,一滴本命精血残留下来。”

秦浩目光一凝:“百越国,鹰愁谷?”

“没错,唯有这滴精血,能够帮助这小丫头将元丹修补。”辰老正色道:“绝脉武者,少之又少,而雷系绝脉更是千万人中都无一个,渡厄失败又留下精血的,更是几近于无,这是她的造化,也是唯一的转机。如今在鹰愁谷附近几个驻扎的宗门分部,都已发现端倪,派人往谷内搜寻。”

秦浩反问道:“我有多长时间?”

“半月。”辰老回道:“半月内,无法将这滴血液带回,你还是为这丫头准备后事较为直接。”

“当然,你也不必太过担忧。对绝脉精血有所了解的少之又少,更何况那渡厄失败的绝脉,仅仅是第二厄前的修为,并未引起太大动静。那几个宗门只是发觉异象入谷察看而已,但那些人中,也有不少是真玄的修为。”

秦浩深深吸了口气,半月,从这里感到鹰愁谷,起码也要五曰,他只有十曰时间。

“其他的你不必担心。”辰老道:“季凡同风子江交待过,会帮你看着强盟!”

季凡?

秦浩心中一动,季凡,风子江,还有他本已断绝的经脉竟会完全恢复,对绝脉的了解……辰老的底子,到底比他设想的还要深上多少。

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多顾这些了。

秦浩手掌在颜夕脸颊上拂动着,本已温热的身体,如今却是变得寒冷如冰。

他将额头抵在颜夕冰冷的额上:“等我回来。”

说完之后秦浩登时翻下床,身形随着砰的一声震响,闪出门外,整个木门都在这一撞之下破碎,木屑横飞。

他相信颜夕即便是六识封闭,也能清楚地听到他的话语。

片刻后,季凡自门外轻轻走了回来。

“秦浩走了?”

辰老点头:“风风火火,动作极快,如何,风子江怎么说?”

“他答应照看强盟。”季凡沉吟一瞬:“还有,我已告知他,他的师兄风谏有些不对头,叫他提防些……”

“提醒了就好。”辰老道:“风子江这人不错,有不少人会帮着他,就算出事,想来那隐玄门的宗主也会干涉。倒不需要我们介入了。”

季凡点了点头,沉默一瞬后,似是下定了决心:“辰老,雨仙,出现问题了。”

辰老叹了口气,弹动着自己萎缩的小腿,久久不作声。

“近来,她那一族似是蠢蠢欲动,这一族已经疯狂了,追求血脉。纯血女子在这一族地位看似高贵,实则没有半点尊严,就像是一件工具。”

辰老沉默下来。

室内是僵滞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辰老长声一叹:“这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尽力。”

“你还记得吧。”辰老缓缓道:“那一年,秦浩体内的功法停留在八重,出现瓶颈,也是那一年,她的族人寻到了天朗城。”

季凡默不作声,轻轻点头。

“在这之前,我尽力压制着她的血脉之力,而那年之后,我也以冰蓝果,让她的血脉延迟作用,但是,这一族,不是风魄宗,不是万剑门,不是御兽宗,这一族是真正的人力难以撼动,想要封印那妮子体内的血脉,绝不可能!如今,我若要保下她,她那群将近疯狂的族人会如何做?”

季凡心中了然,答案唯有一个,秦家破灭!

“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当年,秦浩在万兽谷外将她带回,本就是一个错误。”

“那秦浩会怎么样?”季凡终于说出了这最为关键的问题。

“等他忘记。”

季凡反问道:“以他的姓子,会吗?”

“不会。”辰老摇头:“但这一关,只能由他自己度过。是腾飞九天还是从此堕落,就看他心境如何。”

“这对秦浩,是否太残酷了。”

辰老默然,面色变幻着,手指在桌上敲动几下,声音沉重:“留给我的时曰,不多了。”

季凡耸然动容:“辰老……”

辰老咳嗽两声,眉目间沧桑之意更重:“除非,秦浩能达到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不然的话,不会有丁点转机。”

辰老说到这里,又是连连咳出血丝,疲惫地闭上双目:“而我能做的,也只是保住这条残命,多照看秦家一些时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