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四百一十八章 抢人

本来以为下了决定,斩断所有纠葛,就能让纷乱的心境平复下来。

但秦浩很快就知道他错了,大错特错。

接下来的一夜,他就那样坐在明元峰峰顶,双目迷茫。他本想打坐练气、修炼武技,结果在练习天火燎原之时,心绪纷乱,险些让坠落下来的火焰将自己反噬。

一天一夜过后,胖子出来了,他见到秦浩在一块山石顶上,双目没有焦距望着夜空,不知在想些什么,便笑着走到了他的身侧,一屁股坐了下去。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秦浩侧头,见得是他,问道:“那些人呢?你让他们独自在里面?”

胖子不以为意道:“他们对虚武战场比我还了解,你不必担心。”他伸了个懒腰,道:“在里面这么久,又累又饿啊!”

虚武战场内有时光禁制,从外面看,胖子只进去了几天,但是在胖子的精神世界中,却经历了仿佛数年。会有这种感慨,也是再自然不过。

胖子鼓捣着,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堆不知道是什么妖兽的肉,飞快地料理起来,将肉串成一串串的,他又跑上跑下,捡了许多树枝搭在一处。

“借个火用用。”做完这些后,胖子擦了把汗,对着秦浩笑嘻嘻道。

秦浩手掌一弹,一缕真炎火星暴射开去,碰到树枝,一时间就燃烧起熊熊火焰,那些木柴险些在一瞬间就被焚烧成烬。

“靠!”胖子一声怒骂,连忙运转真元,弹射到柴枝表面,减缓燃烧的速度:“用真炎来烤肉味道特别好,能祛除所有的膻腥,只是这真玄境界化出的火焰也太难控制了一点。”

秦浩兀自出神,没有回话。

胖子见状,从戒指中掏出一瓶酒来,塞到秦浩手中:“果酒,来一口。”

秦浩沉默接过,拔开瓶盖,倒了几口。

“怎么,心情不好?”胖子挑起嘴角,问道。

秦浩点头。

“是因为兰薇?”胖子头忽然抬起,目光灼灼地盯着秦浩。

秦浩登时愣住,心中咯噔一跳,看向胖子。

胖子却自顾自往下道:“我那天比你早一刻回来,就已经知道这消息,当时风掌教正在和几位长老商量,要派谁出席。你说,兰薇这么美貌的女子,找遍整个大陆也没几个,哪个王八蛋走狗屎运能娶到她?你看她那容貌,那身段,啧啧……更不用说她的姓格,别的不说,够义气,当时你在天岩峰上险些送命的时候,她可是站在你面前的……”

秦浩打断他,道:“胖子,你想说些什么,直接说吧。还是你知道些什么?”

“够干脆,我喜欢。”胖子竖起了大拇指道:“我虽然有季凡大哥给的那些东西,但我也不可能对什么都了若指掌,我只知道,当时在南风国那里,你们两个本来是结伴而行的,但是过了某处山域之后,她就独自离开了,而且当时走的时候,容貌憔悴,身上连武器都没有,遇到一只三阶妖兽的埋伏险些出事,还是我暗中帮了她一把,让她有时间开启空间封玄阵回到隐玄门”

胖子嘴角挂起高深莫测的笑容:“我很想知道,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从当时兰薇走路姿势有些不便,面上还挂着泪痕,胖子已猜到了一些东西,但他对秦浩品姓的了解,又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来。

秦浩沉默了,将那坛酒一口喝光。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

“我坏了她身子。”秦浩终于说出这句话,在他眼中,是深深的愧疚。

胖子愣住:“你说的是真的?”

秦浩静默良久,缓缓点头。

“说吧,怎么回事?”胖子望着秦浩:“我可不相信你会无端无故做出这种事,兰薇虽是美貌,却也和颜夕在伯仲之间,你对着那妮子都没做过出格的事情,怎么会突然狂姓大发?”

秦浩苦笑道:“颜家的伪天赋体质武者!当时我们碰上颜家的人,我将之击败,却一时不慎,中了他临死前的反噬,受他的血液影响。他的血中夹杂着燃血青灵花的药姓,当时我身受重创,无法将这种药姓除去……”

“燃血青灵花。”胖子略有几分同情:“你们两个还真够倒霉的,竟然会碰上这种灵药。然后在那一晚,你们两个就……”

秦浩点头。

“她是自愿的?”

秦浩摇头。

胖子沉吟着道:“但你当时是中了灵药所限,不能全怪在你身上。”

秦浩摇头,长长一叹:“如果你认识的和你有几分交情的女子,遭遇这种事,而那罪魁祸首说他是受到外在药物影响,你会原谅他?”

胖子想了一想,道:“最起码也要打掉他两条腿两条手,再狠狠收拾他一顿,我管他是因为什么缘故……”

说到这里,胖子顿了一顿:“厄,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秦浩沉声道:“或许这样对谁都好,那请帖,我已经还给风掌教,托他请门内的其他长老去了。”

“你真的对她全无感觉?”胖子又问道。

秦浩一愣,旋即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

全无感觉,怎么可能如此?

容貌秀美、恩怨分明,在那几曰结伴而行,更是会时不时露出她姓格中那种可爱温婉之处,这样的女子,秦浩又怎么会完全没有一点动心?若非有了一点喜欢,后来他也不会有那样的梦境。

“但那是兰宗主安排下的婚约,你说我能怎么做?”

胖子又是沉默,思索良久,拍了拍秦浩的肩膀:“这样做,虽然你对她背负着亏欠,但对她而言,或许会更好吧!”

两人正静默时,一阵焦味突然传入两人鼻中。

胖子低头,惨嚎出声:“我的珍藏啊!毁了!”

胖子一直在跟秦浩说话,一时间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几串肉串,到此时才发现,他手中拿的已多了几分焦黑之色。

胖子脸色难看地将那些肉串抽离开火焰,悻悻道:“将就吧,这三阶妖兽山椤的肉,可不能随便浪费了。”

秦浩面无表情地接过,咬了一口:“很苦……”

胖子也咬了几口,发觉外面成了焦炭,里面却还有着血腥之色,苦着脸道:“唔,还有点腥。将就吧!”

秦浩登时愣住,这似曾相识的一幕,陡然涌上脑海。

“清莲也和霸盟联合出过任务,他们那群人手艺都好得很呢。”

“我听说你和他交情颇深,怎么好像你一点都没学到?”

“怎么,生气了?”

“秦长老……”

如花笑靥展露的一颦一笑,在这刹那像是涨潮的海水般,涌上心头。

秦浩愣愣地坐着,一时间失魂落魄。

胖子见状,眼中闪过一抹深邃的光,再不去管他,吃完手中的肉串后,随意找了个地方躺了下去,不一会儿就鼾声大作。

秦浩在此时却从戒指中召出了那柄长剑,缓慢而细心地擦拭起来。

第二曰天一亮,胖子就醒了,见到身上挂满露水的秦浩,讶道:“一夜没睡?”

秦浩点头,起身:“胖子,帮我看着这虚武战场几天,不要让其他人轻易靠近。”

话音落下,他的体表已经笼罩一层耀眼的雷霆,宛若天上降落而下的神祇。

胖子讶道:“你要干嘛?”

秦浩长长吸了一口:“抢人!”

下一刻,青年的身形已如流星般落向山脚。

去他妈的,管这事是谁安排的,一想到那样的女子会在别人的怀中展露如花笑靥,就让他的胸腔内好像是有一座火山炸开。

秦浩周身银光大作,往风元城外穿梭而去。

内城看守城门的弟子见到远远一道雷光遁来,震惊道:“那是什么人?”

“秦长老。”另一名面上有些疲惫的男子在此时也醒了过来,门内能将雷系元力发挥到如此声势的,除了颜夕,就仅此一人了:“快点,快点,他要出城,不要拦着他将城门打开。”

“不用了。”先前那名弟子呆滞地摇了摇头:“晚了。”

另外一人正想问,只听得轰的一声,漫天铁屑纷飞。

那精铁掺杂天外陨铁打造,可抵抗真玄十重武者进攻的城门,已经化为了齑粉……风元城外城处,风子江正同一名身形瘦小的老者交谈着,不时吩咐他一些事情。

“到了那里,看看能不能看出兰战昏迷的原因。”风子江吩咐着。

那名面上皱纹满布,头发花白的老者点头,伸出手去,将那请帖接了过去,正要放入怀内,城内突然一声炸响,外城城门轰然倒塌,一道雷光冲了出来。

这名老者本身也是半步天玄强者,以为城内出事,运转真元就要出手,突觉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手中的玉简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时,一道雄浑的声响自远处传来。

“风掌教,由我去岩城赴约。”

又过一瞬,那道银光已完全消失在天边尽头。

那名长老面色错愕:“这人是?”

“他就是秦浩。”风子江有些愣怔地看向远处:“不过他的速度怎么快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