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四百三十五章 心里清楚

一天后,秦浩和武盟众人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去。

许多长老都来相送。

老实来说,秦浩在隐玄门主城驻扎的这些长老眼中留下的印象极好。

帮他们逼退百阵联盟,救醒兰战,这两件事就留下了极高的印象分。毕竟如今留在主城的,大多是兰战的一派,心底也是希望宗门能够良好的发展下去的,秦浩无疑是帮了个大忙。

而且秦浩还背着个风魄宗长老的身份。

更主要的是,秦浩这些曰子碰到那些长老的时候,都是面带笑容,和气地打着招呼,没有丁点倨傲之色。

这让他们很受用。

一个天玄武者对咱都这么礼数周到,就算是脾气再古怪的人,在那时候心里也是舒坦。虽说普通的武尊还不入隐玄门的眼,但这可是最年轻的武尊,天赋之高不用多说。还有当时和百阵盟对战的炼阵手法,也是没有挑剔的地方。

对着这样一个人,一个说不准,他还可能成为隐玄门未来的宗主,那些个长老自然异常上心。

可以说门内过半的长老都到了。

而雷力等人自然也集合在附近,笑嘻嘻地挑逗着隐玄门的一些女阵师,几个面皮薄的都快飙泪了。

秦浩看着这群有前科的人做出这种事,面色一直很尴尬。

要不就私下调戏也好,他们这样做,是要让秦浩怎么应付那些面色古怪地长老?

果然,一个穿着白袍,下颌长着一大堆蓬乱胡子的长老看了半晌,还是憋不住,语重心长道:“尊者,有时候也到敦促身边的人,行事规矩点啊,影响名声就不好了……”

秦浩讪讪笑道:“我清楚的。”

“对了,大小姐怎么没来?”一个老妪张望着,表情有些疑惑。兰薇大小姐一向是礼数周到,怎么这次不来相送?

听到兰薇,秦浩嘴角不禁露出个笑容。

她是个极有魅力的女子,而闺阁内更是别有风情。秦浩食髓知味,一个下午都没有放过她,到后来两人癫狂的几种姿势让秦浩如今想起来都有几分脸热。

结果就是:兰薇一脱身就飞快躲回了自己的房间。秦浩知道,虽说她为人处事看似极其成熟,但内里,有一些方面却极是害羞的。对于这种事也还有些无所适从。

在这种不少女子在十七八岁儿子都能满地跑的时候,兰薇无疑是个异数。

也因为如此,让秦浩觉得愈发的满足。或许或少,是因为那种占有欲。

秦浩心内回想着昨曰的场景,面上却是神色自若和隐玄门长老告别。

那些长老留下一些礼物后,陆陆续续回去了,如今隐玄门还在重建,他们也是百忙抽身出来。

正当他们要离去时,门内传出一声雄浑的喝响:“进来。”却是兰战的声音。

雷力促狭地看着秦浩:“泰山老大人又有事找你了。”

秦浩苦笑着,走入兰府内,七绕八转到了正厅一看,兰战坐在一张梨木大椅上,双手扶在椅背上,面色肃然。

只见他伸出手,沉声道:“封玄阵,拿来。”

“封玄阵?”

“没错,昨曰薇儿拿给你的。”

秦浩不明就里,但还是将雷灵翼、星陨战枪和涅槃幻炎拿出来。

他知道这不是兰战自己愿意送他的,如果兰战要拿回,他也没有意见。

“兰宗主,我知道这是薇儿偷拿的,如今物归原主了。”秦浩笑着将封玄阵抛了回去。

出乎意料的是,兰战并没有收回去,他的右手突然在空中划动起来。

几枚符纹浮现在空中,那几枚秦浩抛过去的封玄阵在这诡异符纹的艹控下,亮起了璀璨的光,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

秦浩还不及反应,那三枚符纹已没入他的身体。

“看看你的左手和右手掌心。”兰战淡淡开口道。

秦浩举手一看,发觉左手掌心有两个图案,分别是一双雷电缭绕的翅膀和一柄璀璨的战枪,而在后手之中,则是有着一个火焰燃烧的图案。

“封玄阵平时放在空间戒指,拿出来花费时间,催动符纹也要消耗一点时间,要是碰到强硬的对手,说不定启动不了封玄阵就被斩杀了。”兰战道:“所以,我以几种特殊的符纹,将封玄阵封印在你身体内,你心念运转,它便自发启动。”

秦浩面上现出笑意:“多谢兰宗主。”

“不用谢我。”兰战道:“如今外面多少人等着取你姓命,你知道吗?慕天回自由领后,已经下了追杀你的任务。他影响力极大,还跟万剑门、御兽宗、暮宇阁联合,其他一些打算以你的人头去和慕天交换奖励的小宗门也不在少数,你说不定一走出本国就被砍成肉碎。”

“我清楚。”秦浩淡笑道:“早有心理准备了。”

银浔团长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罢休?如果不是辰老和季凡两人让他们有顾忌,银浔武者早已踏入神木国中。

“你有准备那就好。”兰战忽然站起身来:“接下来我们也是时候算算账了。”

“算账。”秦浩一愣,突然全身一僵,体内所有的元力在瞬间封印,连雷火丹元都无法在短时间破开。

“怎么回事?”秦浩讶道。

兰战冷笑道:“刚才那些打入封玄阵的符纹中,掺杂我自创的一种符纹,能够在半个时辰内封住你所有的元力。”

秦浩还没来得及表示惊讶,兰战的身躯已经如一道光炸来。

虽说兰战只有真玄十重巅峰境界,但此时秦浩的元力完全被封印,以身躯的强横,抗衡真玄七八重强者还有可能,对着兰战完全没了方法。

“只能退!”秦浩单足点地,飞快后掠。

兰战冷笑着,真元喷薄,分布在秦浩周围,让他的速度慢了下来。

下一刻,拳头已带着逼人的拳风打到秦浩脸上。

砰!

秦浩干脆利落地倒地。

兰战没有罢休,欺上前来,拳脚不停地追打着。

一直打到连他都觉得累了,这位脾气火爆的老者才渐渐的停手。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昨曰。他和殷通猎杀妖兽归来,在经过客房时听到诡异的声音。虽说秦浩做了隔绝声响的措施,但是当时一时心急,那些筑起的元力壁障自然也会漏出一些细小的动静。

寻常武者自然没听到,但真玄十重巅峰的武者,六识何其灵敏,又如何可能错过?

当时的兰战面色大变,在那处客房之外,添加了一层又一层的隔音封玄阵,而且他还不放心,一直站在那里,有长老、弟子经过就让他们绕路走。

一个宗师当起了看门的,而且她的女儿还在房中……整整站了一个下午,这个老人家是又急又怒,火气上涌,再加上和一些强悍的妖兽厮杀过,几乎让他险些吐血。

想起昨天的事情,兰战又恶狠狠地补了两脚,这位封玄阵宗师如今已经没有顾忌形象的年头了。

“我为什么打你,你自己清楚。”兰战整理着装后,走出了厅外。留下鼻青脸肿的秦浩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