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四百六十八章 条件

两者遥遥对视,同时陷入了沉默。

半晌过后,冰河古蟒口中发出一声闷闷的声音:“你赢了。”

表面上镇定自若的秦浩,背上早已经爬满了冷汗,到此时一颗提在半空的心脏才缓缓放下。

“变诚仁形,我们来好好商量商量。”

冰河古蟒的身躯摆动着,半晌过后,爆出一团白光,旋即缓缓缩小,化作一个女子的模样。

女子穿着一身白色裙袍,裙袍小腿处开一线,露出雪白如玉,毫无瑕疵的小腿。

她有着惹火的身段,头发是墨黑之色,披挂在肩上。瓜子脸上一双狭长妖媚的绿色眸子极是勾人心魄,唇瓣殷红如火。

此时,她的小腿穿着的碧绿色蛮靴中正不住透出红色的鲜血,显然是刚才天鹰留下的伤势。

不得不说,这个女子堪称绝色,妖媚,而冰冷。牧风铃那所谓的风情同她对比起来,只能用媚俗来形容。

秦浩目带惊艳地望着她:“漂亮。”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杀意暴涨。从那一件事过后,她就知道男人是什么样一种东西。正想开口呵斥,秦浩的下一句话直接让她的面色僵住。

“这件白色的裙袍真是漂亮。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在哪里订做的?”

女子一阵错愕,面色难看道:“你看的是裙袍?”

“当然是,不然你以为我在看什么?”秦浩讶异地提高了声音:“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比这裙袍更漂亮的?”

女子面色愈发僵硬。

秦浩面上不动声色,心内暗爽。

胖子这种损招,真是好用得很。

女子身上的杀意又有暴走的迹象。

“别动不动就用这种杀气来吓我。”秦浩懒洋洋地伸了伸腰,眸子却深邃异常:“既然决定和谈,少给我摆出高姿态,你是奇兽,我是绝脉,不比你低级。”

“更何况你的敌人不是我,是那只偷袭你的万雷天鹰。”秦浩露出笑容:“这一点,你我的目标是一样的。我也想将那东西给宰了。”

女子闻言,面色微微缓和下来,坐到秦浩面前,红唇微张,妖媚而清冷的声音传出:“白馨。”

“秦浩。”秦浩淡淡点了点头:“现在可以直接些了,兽祖之契具体是什么情况?”

“你不了解?”白馨绿色的瞳孔转动着,定在秦浩身上,有些讶异:“你不是灵族的人。我还奇怪,灵族什么时候能出绝脉了?”

“没错。”秦浩也没有遮掩的意思,这女子的修为在天玄五重之上,既是奇兽榜上的妖兽,精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

“所以我才奇怪,契约不是只能由灵族和妖兽订立的吗?”

“一般而言是的。”女子面上有些倨傲:“但因为我是奇兽,所以不论什么东西,我都能与之订下契约。对方是灵族、人、妖兽都无区别。”

“很好。”秦浩道:“契约的时间是多少?”

胖子对兽祖之契也是知道个大概,详细条目完全不知。

“十年。”白馨冷着脸:“这十年内,当你遇到危险时,我会提供我的力量给你。而作为代价,你要让我寄宿在你的心脏之中。将你的一部分生命力分给我。”

“生命力?”秦浩皱着眉头,旋即道:“听起来倒是公平。这开创兽界的人倒是有意思。”

“少自作多情。”白馨冷笑道:“谁跟你说开创兽界的是人?开创兽界的十有八九也是奇兽榜上靠前的存在。”

“十有八九?”秦浩似笑非笑:“这么说你也不确定对吧?”

白馨面色一滞。

“再说如果开创者是妖兽,为什么订下的契约仪式,不是对妖兽有优势的契约?”秦浩咄咄逼人。

白馨反驳道:“按你所说,是人的话,为什么这契约也不是对人族和灵族有优势?”

“好。”秦浩摊手:“争论这问题没意义。你说要寄宿到我心脏之内,如何做到?“白馨面无表情道:“自创空间,在你的心脏内创造处一处够我寄宿的读力空间,当契约签订时,会自动完成这个过程。”

秦浩抚摸着胸口:“为什么我完全没感觉?”

“兽祖的力量是你轻易能揣测的?”

秦浩这回没有反驳,一个人能读力开辟出这个世界,还能创下这种契约。确实可称得上有一身通天的造化。

“最后一个问题。”秦浩道:“刚才你说的,契约将你我的生命力连在一起,那么你我之中,其中一个死去,另外一个也会跟着失去姓命?”

这问题很重要。

秦浩还不想和一只刚认识的蛇同生共死。

白馨红润的唇角勾勒起一丝轻蔑的弧度:“别把兽祖想得太简单了。这契约只是为了防止契约签订者自相残杀而已。至于一方因为其他人死去,另一方是不会有事的。如果真让我忍受这种限制,你觉得我会坐在这里和你谈条件?和一个普通的人同生共死,笑话。”

“难得我们有共识。”秦浩淡淡笑道:“我也不想和一只蛇同赴黄泉……”

“这样最好。”白馨面色有些苍白,似乎是被万雷天鹰偷袭的伤势发作了:“现在我要进入你的心脏内养伤。”

话音落下,秦浩和她的身体同时亮起契约的光芒,白馨的身躯冲入秦浩体内,消失无踪。

秦浩松了口气。

突然间,心脏传出属于白馨的冰冷的声音:“你体内这些火刺真是讨厌,不断散发着热力。”

一股凉意猛地从心脏传出,沿着全身经脉游走。

那些炽热的金色火焰形成的刺在冰力逼迫之下,缓缓地消融。

本来雷火丹元一到气海,就会被牢牢限制住,无法释放力量,但此时体内的雷火丹元却旋转得飞快,将一道又一道的雷火元力输送到各处的经脉。

“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古蟒不甘不愿的声音从秦浩心脏中传出:“我要疗伤了。”

秦浩点了点头,刚回过神,却发觉他的气息开始飞快地提升,如冲破堤坝的洪流,气势凶猛。

天玄一重,一重顶峰,天玄二重,二重巅峰……当秦浩以为它会就此停留在二重巅峰时,体内突然一阵躁动,空中似乎传来元力的吟唱。

二重三重间的那道的桎梏,猛然破碎。

而且气息还在节节往上,不断冲击着三重和四重的界限。

“被压制多曰的元力,反弹了。”秦浩眼中闪过一丝喜意,盘坐在地,全神贯注在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