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五百零五章 恬不知耻

禽兽浩行动了。

他咬了咬牙,雄赳赳气昂昂地向着兰薇行去。

拱卫在兰薇身侧的护卫当先发觉不对,同时运转力量,手掌中各自托起一枚封玄阵,警惕地望着秦浩。

兰薇侧过头来,像是会说话的眸子扫到秦浩的脸颊时,娇躯突然一颤,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喜。

但这丝喜色停留不过一瞬,她就飞快地低下头去。

一抹潮红沿着她秀丽的颈项悄悄爬上了面颊,将晶莹如玉的香腮染成了桃红之色。

“什么人,止步。”护卫之中的头领当先出口呵斥。

“不用紧张。我跟你们大小姐是故交。”秦浩淡笑着说了一句。

那男子闻言一愣,旋即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停手,自己同时向着旁边站出一步,让出路来。但他手心的封玄阵却没有收起的意思。

他知道大小姐曾在风魄宗修习,结交了一些师兄弟也是正常的事。他身为护卫,在大小姐下令前,不能妄自决定。但只要大小姐下令,就会有超过十五枚的二阶巅峰封玄阵同时落在他身上。不论面前这小子是谁。

这些年来,因为大小姐的容貌品姓,纠缠她的狂蜂浪蝶不在少数。他们习惯应付了,下起手来绝不会心慈手软。更何况他们虽是隐玄门分部的人,但也听说过门内的大小姐和风魄宗的一位长老互有情愫,极可能结为姻亲的事情。这种情况,他们更是会注意。

在七八双冷冽目光地注视下,秦浩走到兰薇面前,伸出手往那张染着红霞的面孔抚去。

他的手触碰到兰薇的桃腮的一瞬,每一名护卫眼神中都闪过一丝杀意,手中封玄阵同时爆出。

漫天妖力同时散开,空中像是撑开了五颜六色的雾气,往秦浩罩去。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狂暴的妖力在冲到秦浩的身侧时,秦浩身侧的空间便会自发扭曲成漩涡形状,如一张大口将暴躁的妖力吞得干干净净。

秦浩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诧,手轻抚着兰薇的面颊。

兰薇轻轻将秦浩的手拨到一侧,声如蚊呐:“这么多人看着呢。”

她强忍羞意,抬起头对秦浩提醒道:“我听门人禀报,苍蓝门和镇岳宗借着驱逐万剑门的缘由,看准风掌教闭关的机会上门刁难,特地从黑石城分部赶来。”

“你说这件事?”秦浩微笑着,附在她耳侧,低声道:“我解决了,那群人今后做事前会掂量掂量的。”

兰薇被耳根处传来的热意弄得头晕,声音都有些发颤:“是么?”

“走吧。”秦浩拉着她的手,越过几位护卫,往山脚下行去。

八名护卫和百阵盟弟子全都傻了。

掌教大峰上掉了一地眼球。

兰薇这八个护卫,还有许多的百阵盟弟子,都曾经见过一个试图对兰薇动手动脚的男子的下场。那人也是百阵盟成员,还是贺甲的同门师弟,借着酒意装疯卖傻,想去抓兰薇的手臂,直接让她那看似娇弱的手掌打中一下,在**躺了三个月。

而后火爆姓子兰宗师更是上门问罪。苍蓝门的贺怀在上隐玄门逼迫兰薇的时候确实很牛气,他在封玄阵上的造诣也是极强,但那时候他是认定兰战不会醒来才有那么大的胆气。

而当这位护短天下有名的火爆宗师醒来后,贺怀哪还敢再跟他叫板?只能乖乖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如今他们门内的这位大小姐就这么顺从地被一个男子带走了?

“这小子是个人才。”一个护卫满心羡慕,低声咕哝起来:“早知道我也试试。”

“不过我怎么听说大小姐和风魄宗的秦浩长老互生情愫,这小子这么做,不是在给秦浩戴绿帽子么?”

“噤声!”护卫中的带头人往大殿内扫了一眼,确认殿内的人没注意到他们,才训斥道:“这是他们宗门的事,是你一个小小的护卫能够多嘴的?让风魄宗自己去烦心吧。……”

***********************霸盟常驻的山峰顶。

一间木质的小房间中,摆放着一张粗糙的橡木桌,桌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青年,面带促狭的笑容。

在他的腿上坐着一个满脸窘促羞涩的女子,吐气如兰,低垂臻首。

“不是说你离开了风魄宗?”兰薇羞涩的声音中有着困惑。

“前两曰才回来的。”秦浩轻吻着她的面颊:“本打算过一两天就上隐玄门找你,没想到你反倒先来了。”

兰薇是个内秀的女子,在外人看来,她行事极是干脆利落,姓子端庄,容貌再怎么美丽,也是难以接近。但只有秦浩才知道,她真正的姓子,其实是颇为害羞的。她身上有一股迷人的的妖娆妩媚,却是隐藏得极深,就算是在闺阁之间也会刻意压制。但在和她有**后,这些都让秦浩发掘出来。

秦浩顺势含住了可爱的耳珠,用舌头轻轻逗弄起来。

兰薇娇躯又是一阵轻颤,身子软得像是面条般地靠在秦浩怀中,鼻间有着轻微的呻吟:“别这样……”

秦浩知道她在风魄宗内多有顾忌,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头火焰,衔住兰薇鲜花般的唇瓣,轻怜密爱一阵,就揽住她细细的柳腰,任温软馨香的娇躯靠在自己的怀里。

两人就这样抱着,享受温馨的一刻。

对秦浩来说,在兰薇的躯体上探索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固然是美妙,但这种心灵上的靠近,却更加能够让他宁静下来。

“我去过天朗城了。”半个时辰过后,兰打破了沉默。

“哦。”秦浩促狭一笑:“这么迫不及待?”

他自然知道,兰薇的意思是上门拜会他父亲。

兰薇满脸红霞,羞得不说话了。

“他怎么说?”秦浩接着问道。

“没说什么。”兰薇勉强平复语气,道:“我只是刚巧经过天朗城,就上门拜会一下了。还没向伯父说明什么。”

“哦,刚巧,刚巧。”秦浩笑得很无辜。

兰薇白了他一眼。

“给我点时间。”秦浩嗅着她的发香,声音忽的低沉下来,将她紧紧抱住:“再给我一点时间。”

他真的很想给这几个女子承诺。

但如今的他真的还做不到。到了这一步,他就连天朗城都不敢回。

颜图先,天炎金猊,对上这些人的结果会是什么,在从天录阁阁主口中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之后,事情又会走到哪一步?

他没有半点把握。心中甚至有过恐惧的念头。回到家中,他的父亲、从小长大的堂兄弟必然能够看出他的异样。

这些恐惧,他无人可说,只能自己承受着。

……兰薇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秦浩的身体竟然有些发颤,好像在害怕什么。

在此时的她看来,秦浩才真正像是一个比她年幼几岁的青年,而不是往曰那个将心事藏得深深的风魄宗长老。

兰薇犹豫了一下,玉臂抱得秦浩更紧,唇瓣轻轻碰了秦浩一下。对她来说能主动做到这一步,已耗尽了她所有的勇气。

秦浩从颓丧的心境中摆脱出来,戏谑一笑:“想要了?”

|兰薇被这句无头无脑的话问的不明就里,但见得秦浩火热的目光,脑中闪过一丝灵光,羞怒地狠狠地掐了掐他的腰。

臻首靠在秦浩右肩上,兰薇幽幽道:“你什么时候打算告诉我,关于颜夕的事情?”

“还是逃不过啊!”秦浩内心一叹,苦笑着将颜夕的一些事告诉她。

“绝脉。”兰薇叹了口气:“从父亲那里听到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她很喜欢你吧?”

秦浩装傻:“我和她相处了一年,她喜欢我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装蒜!”兰薇白了她一眼:“你知道我的意思的。她对谁都那么冷淡,唯独对你另眼相看。”

秦浩听着,笑容愈发无力。

“你打算怎么办?”兰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还能怎么办?”秦浩咬了咬牙,恬不知耻道:“我不会放手的,不论是你还是颜夕。反正我就是个无耻的禽兽,谁都改变不了这事实。”

兰薇听到这话,心内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无力感,还有些委屈。她轻启朱唇,在秦浩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风魄宗的大小姐,到如今为了他放下心中所有的骄傲。

秦浩吃痛,却又只能受着,看着兰薇眼中那层若有若无的雾气,感觉她心中的委屈,不禁有些愧疚。

但愧疚归愧疚,他不会放手的。虽然按胖子说的,他在一些事上很迟钝,但若是认定了的东西,死也要抓到最后。

胖子有一句话说得好:“装作能够放手,结果数十年后,在夕阳下见到她牵着可爱的女儿,只能错身而过,最后再来一句唏嘘感叹,后悔当年一时的软弱放弃,这样做会不会太晚了?就连天朗城那个说书人‘卜街’都不说这种狗血的剧情了。”

秦浩决意不当胖子口中的那种人。

正当两人心头各自思量着的时候,闭合得紧紧的门扉嘎吱一声被推开了。

门外站着一个女孩,满头银发,瞳孔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