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五百一十一章 无法可渡

换个问题吧!

这就是传闻之中,号称无所不知的天录阁阁主对秦浩第三个问题的答复。

秦浩错愕地看着他:“为什么?难道前辈也不知道?”

少年抚摸着自己的眉心,似是有些无奈:“你真的选择这个问题?”

“求前辈告知。”秦浩面色肃然。

少年起身,摇头苦笑,手掌中凭空多出了一本典籍。

他放在秦浩面前:“翻翻看。”

秦浩拿起那本颇有些年头的卷轴翻阅起来。

“火系绝脉,真玄十重,九重山渡第三厄。十名天玄七重强者为他的追随者,助他度厄。结果:十名追随者尽数死去,此人半个时辰后陨落,灵散身消。”

在这行字的末尾,还标着一个细小的星星。

“这个星星的图案是什么意思?”秦浩问道。

“这是他绝脉的资质。”少年阁主解释道:“绝脉本身资质,也是有强弱之别。这一个细小的星星的,算是资质较低的那种。也因此他招来的厄难,相对较小。”

秦浩听得心中一沉。

他一页页往下翻去,面色越来越难看。

“火系绝脉,真玄十重。回荡谷渡第三厄,一名天玄九重强者追随。结果:灵散身消。资质三星。”

“冰系绝脉,真玄十重,乱古山脉渡第三厄,一名天玄九重,一名天玄八重强者追随。结果:灵散神效。资质:三星。”

“火系绝脉,真玄十重。九渊海渡第三厄。四阶高级妖兽幻天鹏护法。结果:灵散身消。资质:三星。”

秦浩手掌翻动地越来越快,一行又一行的记录冲入他眼中,结果都是无一例外。

灵散身消、灵散身消、灵散身消……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结果。

很快秦浩便翻到了最后一页,这一页的记录,有密密麻麻的三十几行记录。

第一行的记录是:暗系绝脉,真玄十重,在列周深渊渡厄。结果:十曰过后,灵散身消。资质,四星。”

看到这一行之后,秦浩的眼睛突然一亮,抬头道:“前辈,前面记录的绝脉都是在一曰内死亡,而且前面的绝脉都有追随者,护法的阵师或妖兽,但此人却没有任何追随者。还有他的资质,也是唯一一个达到四星的,是否代表资质高低和能否度过劫难并不是绝对关联的?”

少年摇头:“资质越高,实力越强,厄难来临之时的威力越大,度过的机会,也就愈发渺茫。”

秦浩心中一沉,但仍抱着一丝希望:“那为什么这人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足足十天?”

十天……前面那些绝脉坚持的时间加起来都比不上他一人。

“因为他有一个暗中护法之人……”少年缓缓道:“是我。”

秦浩愣住:“是你?”

“我也想尝试一下,让世间出现度过绝脉之人。”少年苦笑道:“恰逢其会,那人渡厄时,我刚好经过列周深渊,便出手相助。但我竭尽全力,也不过是换来如此结果而已。”

秦浩心中越来越沉,低下头,接着往下看去。

“火系绝脉,目前修为,真玄九重。颜图先族中之人。结果:未知。资质:三星。”

“这是……”秦浩不解问道。

“颜图先这些年收拢的真正绝脉。”少年解释道:“也就是他的‘暗夜’卫队。共有十八人。”

秦浩闻言,继续往下看去。果然接下来的十八行,都是结果未知。而资质平均都是达到了三星的恐怖境界。

当秦浩看到最后一行时,瞳孔不禁微微一缩。

“雷系绝脉,目前修为,真玄七重巅峰。现已脱离颜家。资质:不可测。”

“这是颜夕?”秦浩嘴巴有些发苦。

“没错。”少年阁主浓眉微微一皱:“这小丫头的资质很难测,如果真要给她个大概的估计的话……”说到这里,阁主手掌轻轻一拍,在颜夕的记录之后,顿时浮现出了一颗颗的星辰图案。

一颗、两颗、三颗……星辰浮动的速度越来越慢,半晌后终于停下。

一侧的白馨美目瞪圆了,微微吸了口凉气:“十八颗……”

“这十八颗的意思就是你身边的这个绝脉,资质远远超过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绝脉,无法用准确的体系来评价她。”少年解释道。

秦浩已经忘记他是如何合起这本典籍,又是如何将它放下的。他只知道当自己重新回过神时,感觉到像是有一股凉意,从背部爬上了脑门。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一个比一个让他感到无力。

“有两件事情我一直不了解。”少年起身,步伐迈动,将典籍放回原来的书架:“第一件,就是度过第三厄的方法。而第二件,却是你。几年前,你还是个普通的少年,那时候几乎可以断言,你这辈子绝对无法修炼到天玄境界。只是直到你被你父亲关了一夜紧闭,事情就远远地超过了预料。秦逸的归元功确实是一门夺天地造化的功法,但你却以一门残缺的归元功,强行融合了绝脉的力量,短短几年内走完了任何一个天资绝艳的武者一生都不可能走完的道路。精神力量、意志都远远超乎我的意料。”

“当年我看着天辰崛起,而后又看到天炎名震天下,随后的颜图先,阵域之主大放光彩,这些人我都看得透,也估计得出。但你不论是哪一方面都远远超过我的估计,像是完全超脱了天道制衡的一人。当时你身边那绝脉在渡第二厄时,我本以为她必死无疑,结果你又强行帮他渡过,那时候你身上固然有归元功之助,但你身上那股信念却仿佛超越了任何的天机,逃过了天道的制衡。”

“如果不是知道这世间绝无转世投胎这件事,我几乎以为是一个看透生死,历经沧桑的老家伙转世投胎,回到你这小子的躯体上。”少年自嘲一笑:“你已经超脱了天道的轨迹,或许你真能创造出一个奇迹也说不定,虽然这希望……很小很小。”

少年坐回了原位:“绝脉的渡厄之法,我没办法给你答案。这个问题不算,换一个吧……”

“多谢。”秦浩点了点头,心中无力感愈发深沉。

他思索着,盘算最后一个问题应当问什么。

正在这一瞬,一道金色的火焰冲入了天录阁之中,往端坐大椅上的少年而去。这道金色的火焰几乎没有力量波动,但仅是看上一眼,就让白馨和秦浩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圣力。”白馨错愕不已。

“韩家家主,能耐长进了?竟然敢来我这天录阁。”少年淡淡一笑,手掌一抓,那金色火焰登时被他吸入手心,被捏成了虚无。

少年两手一拍,整座阁楼顿时消散。

秦浩和白馨被一股巨力摄拿到少年的身后。

秦浩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定睛一看,发现一个满头白发,面目平凡的老者,正背负着双手站在对面。在他体表,燃烧着金色的火焰。

“韩家家主?”秦浩心中咯噔一下。

这人就是雨仙族中的族长?

“胆子挺大。”少年淡淡一笑:“竟然敢上门,韩严,真以为我不会动手么?”

名为韩严的老者没有动手,瞳孔金色光芒突然一亮。

轰!

目所能及,方圆万里的黑暗空间中顿时燃烧起熊熊的金色火焰。

空间被金火烧得粉碎,那些空间中冲出的乱流也被烧成了虚无。

一股破灭的意味,在瞬间弥漫天地。天地之间,除了这股气息之外,再无他物。

秦浩体内的元丹在此时竟然呜呜震动起来,极是恐惧。白馨的体表流出了殷红色的鲜血,她面上浮起了不正常的嫣红,整个身子软倒在秦浩怀中:“秦浩,帮帮我……”

说完这句话,殷红的嘴唇便流出了一道血丝。

光是气息压迫,就让两个天玄六重强者的意志快要破碎。

无数的火焰,朝着秦浩、白馨以及天录阁阁主而去。

“果真是长进了。”少年表情仍是那般平静,也不见如何动作,那些火焰在冲进他身旁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先进我心脏中。”秦浩强运转力量,握住她的手臂,运转心神。然而一瞬过后,秦浩的面上却写满了错愕。

他体内的元力,纹丝不动,无法控制……“圣力!这两人是圣者……”白馨低声道。

圣者!秦浩不明就里。

“你们先走吧。”少年摇头笑道:“我招待下天录阁阁主……”

话落,少年一挥袖袍,一股乳白色的光芒笼罩在白馨和秦浩身上。两人身上的不适瞬间被抚平,身躯却是不自觉地倒飞而出。

“哼!”韩严冷哼一声,两人身躯飞过的前方突然爆出一道火焰。笼罩在两人体表的乳白色光芒和金色火焰碰撞在一起,将无数层空间撕扯得激励破碎,露出一个个漆黑的豁口。

两人的身躯被卷入豁口之中。

少年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他的瞳孔突然亮起一道刺目神光。

整片天地都晃动了一下,韩严身躯如遭重击,倒退出数步,嘴角流出一口赤金之血。

“你将他们两人送到哪里了?”少年面色凛然。

“空间扭曲,他们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韩严擦去嘴角鲜血,若无其事道。

少年闭目,意念扩散诸天。

半晌后,他面沉如水:“亡灵之国,竟然是那里……”

“韩、严……”少年冷厉的声音从口中迸出。滔天的气势从那小小的身躯中冲了出来,无尽虚空、天穹大地都在飞快地摇晃,这股震荡传遍了整个大陆,在这一瞬,许许多多的强者都心怀恐惧地抬起头来,望向天空。

有天玄强者甚至心神震荡,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韩严面色凛然。他本想试试这天录阁阁主真正的实力,才会故意将之激怒,却没想到对方的实力,竟比当年强了一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