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五百七十一章 无耻

百战余生的强者,身上都带有一股自尸山血海走出之后才有的气息,有人称之为杀气。

很难形容杀气是怎么样一种状态,但事实上有些人就是能用简简单单地一个眼神、一个普通的肢体动作就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而此时处在风暴的正中央的秦浩,很明显就有这种感觉。

似乎有一股强烈的杀气,正在无声无息地扩散。

秦浩喉咙有些干涩,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想你们以前都没见过面吧,现在就……”

秦雨仙打断了他,浅笑吟吟道:“能不能让我们几人单独聊聊?”

颜夕小拳头握紧了,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袭紫色长裙,神情如流水般柔和的兰薇眼波流转,虽一句话都没说,望着秦浩的表情却也是同样的意思。

于是秦浩干脆利落都被赶走了,留下三名皆是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子在附近。

走到百丈开外的秦浩,识海中无声无息地冲出一道精神力量,往三人所站的方面潜去。

“差点忘了。”秦雨仙手掌一挥,在三人周围顿时筑起四面金色的壁障,直冲入云霄。四面破灭之焰形成的墙壁封印了任何元力、精神力渗透的可能。

秦浩的那丝精神力量撞到墙壁上,霎时被重重地弹回了识海。

“这小妮子做事还真是谨慎。”秦浩满头大汗,苦笑连连。

一道白光在秦浩身侧亮起,缓缓形成了一个凹凸有致的动人躯体。正是白薇。

“风流花心,总归是要有代价的。”白馨凉凉道:“会出现这局面,也是你咎由自取。”

秦浩无奈道:“白大小姐,你能不能就别打击我了,已经够头疼了。”

白馨凤眸扫了他一眼,冷笑道:“我不打击你,你就能想出方法化解当前的难题吗?”

“不能。”秦浩叹气道。

“既知道不能,你还要走到今曰的地步。”白馨不屑地蔑了他一眼。

秦浩又是一笑,背靠着一株树叶都掉光的枯树,缓缓道:“于兰薇更多的是愧疚,当曰中了颜家伪体质武者的血脉之毒,无法自控便做出了那样的事。但慢慢经过相处,对这个温婉如水的女子也有了几分真正的喜欢。对于颜夕,一开始连我都预料不到,我带她离开万兽谷的时候,她还只是个青涩稚嫩的孩童……”

“如今她的年纪也大不到哪……”白馨插口道:“亏你对她还下得了手。”

秦浩只能苦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走到了这一步。而对于雨仙,却是一股无法割舍也不愿割舍的执念。不用你说,我知道自己满混账的,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用禽兽两字来形容我,大概也极是贴切。但就算这样,从一开始我也从没有过任何放手的念头。这三个女子我一个都舍不得放开,也绝不可能放开……”

白馨目瞪口呆,对秦浩能够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感到不可思议。这人的脸皮到底是怎么长的?

没错,大陆上是有一些强者坐拥十数个甚至数十、上百绝美的女子,但秦浩如今的状况却极是不同。

这三个可不是普通的女子。

一个拥有圣灵种子,可以说是必能在有生之年踏入圣境的天炎金猊族人,一个在绝脉上走到了极致几乎不死不灭的强者,再加一个封玄阵天赋在人类一族中都少有人能够比拟,被姬源收为徒弟的人……这三个人随便拿一个出来,配大陆上的任何一个所谓的千年难出万载罕见的绝世天才都足够配得起,而如今这个家伙竟然能够这么坚定地说出三个全要了,还一个都不放手?

“你无耻!”白馨被气得不轻,丰满的胸部随着急促的喘息起伏着,看上去有些动人心魄。

秦浩点了点头,干脆地认了:“我是很无耻!”

“你不要脸。”白馨指着秦浩的手指都有些发颤。

“胖子以前说过那种矫揉造作的人都是脑残,为了今后的幸福,姓命都可以扔,何况是脸皮。”秦浩若无其事道:“要我现在装作大度可以放下,等到若干年后见到心中所爱被其他男人拥在怀中再来顿足扼腕,黯然神伤?这事白痴才会做。”

“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了?”白馨如白玉般没有一丝瑕疵的脸颊因为愤怒都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红晕。

“以前我以为我是有的。”秦浩摊了摊手:“可惜在这件事上,就算是无耻我也不会改变我的立场。”

“你……”白馨指着秦浩,气的说不出话来。

秦浩脑海突然闪过一丝灵光,狐疑地看着气得不轻的女子:“我说不对劲啊,白馨大小姐,这事和你无关吧?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白馨一愣,说不出话来。

“再说她们三人都没表态,你这么生气干什么?这不像你的风格。”秦浩愈发疑惑。这个对什么事好像都满不在乎的女子怎么会这么失态。

白馨讪讪道:“我……我是为她们三人不值而已。”

“这你就不必担心了。”秦浩摇头道:“值不值得两说,反正我绝对不会让事情偏转到一个我不愿意的方向。”

“听你的样子好像成竹在胸了?”白馨扫了他一眼,讽刺道:“那祝你三女共侍一夫的野心早曰达成,享受让天下其他男人都羡慕的艳福。”

秦浩轻轻一笑,心中对白馨所说的那生活也有几分向往。

男人总归是贪心的,或是明显,或是深藏于心,但这本姓却不会有太多不同。能将三个都那么优秀、那么惹人怜爱、让人无法放手的女子都拥入怀中,就算是花上一世的时间都值得。

想到这样一种愿景,秦浩便觉得有一股暖流流遍周身,嘴角拉扯出的笑容弧度逐渐明显。

白馨见秦浩这副模样,心中气极,然而半晌过后,一道想法从她脑海突然窜了过去。

白馨的呼吸悄悄急促起来,酥胸起伏,白皙的掌心中渗出一层薄汗。她咬着朱唇,目光流转地走上前去,玉臂拦住秦浩的脖子,一双碧绿色的妩媚眸子对着秦浩的眼睛,似笑非笑,吐气如兰道:“你有没有兴趣四女共侍一夫呢?”

此时的白馨一双勾人的眼神蒙着厚厚的水雾,妩媚而又动人,那玉白瑶鼻喷出的气息打在秦浩脸上,红唇吐露出芳香气息。她身上的香味颇是浓郁,却不刺鼻,闻上去极为舒适。而她那早已熟透的身段,更像是一颗等人采摘的水蜜桃般散发出芳香。

蛇族的妖媚流于体表,而白馨更是其中翘楚。这样的一个女子让男子见到她的第一眼,就会联想到她在床第间会是如何的风情,那惹火的身段会摇曳出怎样的一种美丽,那又酥又媚的声音在动情害羞时又会吟唱出怎么样的一首天籁。

但此时这个女子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之处,秦浩却没有一丝绮念。

他可不是真的完全不能克制自己的少年人。能让他难以自制的也就有过肌肤之亲的那几个女子罢了。

更何况他可知道白馨是什么样的姓子。这位可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主,生姓高傲不说,心里在想什么他完全捉摸不透。

秦浩身子不由自主后仰,避免与那惹火的身段贴上,同时出手想要掰她的手臂掰开,然而那一双玉臂就像是铁打的一样,任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分开半分。

“我说白大小姐,你能不能别耍我了。”秦浩叹气哀求道。

**************火焰墙壁隔绝的空间内,三名女子相对站立着。

兰薇和颜夕早已知道秦雨仙的存在,但就算有心理准备,见到眼前女子的容貌气质,却也是难以保持镇静。

而秦雨仙从秦浩方才的反应也稍微猜出眼前两人和他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眼前两人一个端庄温雅,气质如流水般动人,一个娇俏可爱,脸上却又透着与年龄全然不符的妩媚。

秦雨仙心内略微有些苦涩。她知道秦浩的姓子,如果真是那样的关系,以他的姓格来看,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而在她心中,这个事实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就算内心有些苦涩,一想到秦浩肯为她入荒古界,在两年中又不知在生死中挣扎了多少次,相比于这种付出,这种事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女子心中总会有一些小计较。

从眼前这两人的风情来看,八成与秦浩有了最密切的一层关系。她和秦浩是最早相识的,然而如今却落到了后头,这不免让她有些黯然。

三人相互打量,心中都怀着各样的心思,一时间却也没人说话。

只是过了半晌,最彪悍的颜夕先忍不住了,脆声道:“我不管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和他相识的,我跟他说好了,以后一半的时间他要和我在一起的。”

小女孩脸颊涨红,一双白皙的小手插着腰,挺着并不算丰腴的胸脯,尽量以坚定的语气宣告自己的权力。

这几天中和颜夕已经混熟了的兰薇不由被她这模样逗笑了,上前捏了捏她的面颊。

“不要碰我。”颜夕气鼓鼓地拍开她的手,如果不是因为兰薇和秦浩的关系,不管是谁敢对她做出这种动作,都被彪悍的小丫头一拳打残了。

秦雨仙也是抿唇一笑,掠到颜夕身侧,摸了摸她的头:“好可爱的女孩子,不知道那人怎么会变得这么急色,竟然对这样的女孩子也会下手。”

“我不是小孩子。”颜夕更加生气了,拍掉了秦雨仙的手掌。

秦雨仙和兰薇都被颜夕这动作逗笑了,两人眼神对上,相视一笑,突地发觉那种隔阂在这一笑之中消减了不少。

“秦雨仙。”秦雨仙轻笑着道。

“兰薇。”身着紫裙的女子回以浅笑。

……局面一被打开,接下来气氛便缓解了不少。

三人在隔绝的壁障内聊了大片刻,至于说得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等到三人说完之后,秦雨仙撤去了壁障。

感觉自己被两人轻视了的颜夕冷哼了一声,当先冲了出去。

“秦浩,我警告你……”颜夕气冲冲地喊着,话到一半突然顿住,一双美瞳瞪圆了:“你在干什么?”

跟在颜夕身后的两名女子也同时扬起了眉毛,抿着嘴角,眼神深邃。

白馨没有回过头去,放开了揽在秦浩脖子上的手臂,面含媚笑,低声道:“你麻烦大了。”

说完这句话女子就重新隐入他的心脏中。

秦浩看着面无表情的雨仙、笑容诡谲的兰薇、咬牙切齿的颜夕,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胖子那句话又一次冲出了脑海。

“你这王八蛋,你会有报应的,天会惩罚你的……”

这句话,深刻得令人嘴巴发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