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尊重生

第五百七十五章 苍茫之乱

秦浩和白馨在那晚的夜空中见到的异象,足足维持了十天。

十天内,天上的星辰都在不断地消失、黯淡,到后来,每当夕阳落下、夜幕降临的时候,天穹就完全陷入黑暗,连清冷的月辉都无法带来光明。

对于寻常的民众来说还不算什么。毕竟在天幻大陆以往的时光中,也曾因为季节的变幻或是天上星辰的运转而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异象。

但那些修为较为深厚的武者却都坐不住了。

几乎每个六识灵敏的强者都感觉得到,整个天幻大陆的元力都在以可察觉的速度衰减下去,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完全消失。

而且修为越高的强者心神越是不定,仿佛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一步步的靠近……此时秦浩和白馨就在万兽谷的正中央处。

在他对面,面容清瘦的辰老负手立着,双目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辉。

“还要多久?”白馨的声音在秦浩心中响起。

“耐心等吧。”秦浩心中的焦急丝毫不在白馨之下,却也只能耐着姓子。

这段时间发生太过古怪的事情了。在神木国之外,有许多的小城镇、妖兽森林、古兽栖息之地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被完全抹成了空白,就连妖兽的尸身和血液都没留下。

而在五曰之前,坐落在神木国中千百年之久的万兽谷,完全不见了……他到了万兽谷一看,惊觉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连一点痕迹都不存在,仿佛它从来就未曾存在过。

辰老也察觉到异象的存在,将季凡派往其他国度调查,而自己更是亲身来到万兽谷的边缘,动用圣者之力,将神识往整个天幻大陆扩散,开始寻找原因。

秦浩望着对面的老人,悄悄握紧了手掌。

老者就以这种姿势整整站了五天,在那一双沧桑的眼瞳中闪烁的光辉越来越是诡异。

从那双沧桑的瞳孔中倒映出的光芒中,秦浩可以看到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的完美融汇,可以透过眼瞳深处的些许波动看破无穷的空间,将意识投到大陆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而辰老施展出这一等级的力量,他面上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这位站到大陆上的巅峰强者到如今都找不出答案?

秦浩内心跳动地速度越来越快。

不知过了多久,辰老眼瞳中的光芒终于隐去了,那双眼睛焦距重新汇聚起来。

“秩序乱了。”辰老一字一顿道:“天录阁阁主的身体消失了。秩序破乱,规则不存。”

秦浩心中咯噔一下:“为什么?“辰老声音有些沉重:“难以探测。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没有痕迹留下。我再试试吧……”

辰老双手捏出一个印结,喷出一口精血,凝聚成两个玄奥的血色图纹冲入双眼之中。

红光没入,那苍老的身躯顿时散发出一股莫名的韵味。

“圣者本源。”白馨的声音传来:“他动用圣者本源了,这下应该能将原因找出来了。”

秦浩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万兽谷上空的空间突然波动起来。在秦浩头顶三丈之处,裂开了一道漆黑的裂缝。一个双目碧绿色的男子气息絮乱,浑身流淌着璀璨的符纹。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出了空间通道,在他的右手还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从眉目看去,竟然便是被辰老派出去的季凡。

秦浩目光定在那碧瞳男子身上,顿时色变:“姬前辈。”

姬源没有回答秦浩的话,将季凡放置在地上,就飞快地打坐起来,压制体表不断冲出的符纹。

秦浩刚要上前询问,双目紧闭的辰老面上突然闪现一道金光。

辰老气息突然混乱起来,一双眼睛猛地睁开,口中喷出了殷红的血线。

秦浩面色又是一变。

“天辰老狗,想找出我的踪迹?那就如你所愿。”狰狞的声音在这一刹那破开了无数的时空,带着无上的破灭之威席卷而来。

不过短短一息,那声音就从万里之外来到了万兽谷上空。

一个浑身金色的巨大身影浮现在万兽谷上空。这是一尊不知道有多少丈高的巨大狻猊,浑身金色的毛发,四蹄处踏着的火焰散发浓浓的破灭气息。

那狻猊从空中落下,猛然发出一声咆哮,睁开的巨口中浮现出一个旋转的火焰漩涡。

火焰中冲出了无数尊由破灭炽炎凝聚而来的狻猊虚影,带着无上凶威冲向秦浩。

“韩严!”秦浩心中重重一跳。

他竟然还没死。

秦浩本能地冲上空中,双手元力喷薄而出,幻化成一片虚幻的星空。星空中无数的陨石纷纷冲出了银河虚影,往那狻猊虚影冲去。

一尊狻猊虚影轻轻地蔑了秦浩一眼,右前蹄抬起,随即向着银河虚影轻轻一按。

这轻描淡写的一按似乎没有太多的力量,也不见有火焰爆发、法则冲刷,但就只是这轻轻的一抓,却让所经过之处完全化作了虚无。

而秦浩如今施展出来,就连天玄十重强者都不敢硬接的银河虚影,就在这一爪中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光芒不再。

“噗!”

那破灭的气息传到秦浩身上,秦浩只觉得五脏几乎破碎,气海深处的领域种子破开了一道道的裂痕。

而此时,那无数尊的狻猊虚影也已经将银河虚影完全击溃,冲到他面前。

秦浩双瞳不自觉地放大……“回来。”辰老沉声一喝,手掌中圣者之力汹涌而出,将秦浩向后拉开,与此同时,那虽是瘦弱却仿佛可以支撑天地的苍老身躯迎上那漫天的狻猊虚影。

“裁决之剑!”他伸出一根干枯的手指指向天际。

天穹中裂开了一道裂痕,金光从黑色的裂痕中落下,凝聚成一柄金色巨剑。

“定夺权杖!”

一柄似乎可以定夺万物命运的权杖从老者的右手旁浮现,惊起无数层的空间涟漪。

同时,在老者的眉心深处更是冲出一个巨轮,迎风见涨,演绎着生死交替,轮回演变。

裁决之剑、定夺权杖、轮回之盘,属于天辰老人独有的三门武技一同施展开来,和那漫天金猊虚影猛然撞上。

轰!

天空中爆发的金光久久不散。

碰撞处扩散开的金色涟漪经过之处完全化成了虚无,回归到馄饨天地未开之时的状态。

无数尊的天炎金猊幻影在裁决之剑、定夺权杖、轮回之盘的气息下开始消失,然而这三个集合了无数圣者之力才演化出来的虚影也是在飞快地崩溃。

伴随着一道最为炫目的光芒亮起,裁决之剑、定夺权杖、轮回之盘和那金猊虚影一起消失。

辰老身躯被一道涟漪扫中,浑身裂开无数的创口。他伸出手,飞快将秦浩和姬源、季凡三人摄拿到身侧,在一瞬间退到十里开外。

做完这一切后,老者才用力地呼了两口气。

秦浩单手撑地,用尽力气都无法站起身来。

仅仅是让一尊金猊虚影的气息扫中,就几乎让他的身体完全崩溃,领域差点消失……为什么韩严的实力会比当时他入荒古界的时候强上这么多?

秦浩抬起头,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那巨大的金猊本体浮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秦浩和辰老,一双眼睛中满是血色。

“动用你先祖的身体。”辰老双眼望着那巨大金猊,长叹道:“还吸收了那么多的生命力,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为什么要控制?”韩严冷笑:“只要有人为我陪葬,就算神智完全消失也是值得。”

辰老又叹了一口气,满头白发无风自动。

那苍老的身躯缓缓浮上了高空。

一阵玄奥的吟诵之声缓缓响彻天地。

在老者的身侧,一个世界陡然扩散。这个世界中,集合了古往今来无数强者的武心、意愿、以及信念。

无数强者就算是死了都未曾泯灭过的信念汇聚成一股浩浩荡荡的洪流,跨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跨越了天地规则的的阻拦,冲入了老者的体中。

辰老的身躯在此时也是放大了无数倍,头顶着天,双脚踏着土地,整个人便像是洪荒之中走出来的巨人。

他缓缓抬起了手掌。

在此时,他代表的就是从古至今,所有武者的意志。

他就是武道化身。

“走入邪道了,与其将来精神永世受尽折磨,不如此时解脱。”辰老的手掌带着信念的洪流往那尊巨大的金猊印去。

这股力量,在此时已经超越了世间所有的法则。

金猊的虚影被那手掌缓缓压落,渐渐缩小,从万丈,到千丈,再到百丈……辰老手中再度爆发出一股信念洪流,就要将韩严彻底灭杀。

突然间,韩严发出了一声冷笑:“世界都要消失了,信念还能起什么作用?”

比那信念的光辉还要强烈百倍的光芒猛然炸开,将辰老的右手炸得粉碎。而韩严那被压迫得缩小的身躯更是在一瞬间回复到万丈之高,甚至犹有甚之。

韩严再度发出一声咆哮,兽口向天,咆哮声源源不绝地扩散开来。

所有的元力、法则、空间全部被韩严吸入了腹中,就连辰老世界中的信念洪流也被韩严所掠取。

辰老体内的力量飞快地流逝,他尚未反应过来,韩严就已瞬移到身前,一团破灭之焰喷在他身上。

辰老的世界被击得粉碎,圣者本源在瞬间流失过半,身受重创,倒飞而回。

秦浩冲上空中将老者的身躯接住,却也是被那股磅礴的力量震飞出数里才堪堪停下。若不是白馨拼命帮他将辰老身上残余的破灭之焰逼退,这一下子秦浩和辰老都难以存活。

而此时韩严也完全陷入了疯狂,兽口之中发出的火焰漩涡越来越大。

天地之间,肉眼所见的任何一处都被金色火焰覆盖了。

不止是万兽谷,天幻大陆上的任何一处地方都开始燃烧。

天空中破开了无数的火焰,一蓬蓬沾染着破灭气息的火焰从天落下。天幻大陆,俨然一派末曰之景。

虽然空中落下的火焰只沾染了一丝的破灭气息,但这程度的火焰已超过世间所有的凡火、阴火,以及妖兽之火,就连普通的天玄强者都难以抵挡。

一个瞬间,大陆上无数的生灵开始死去。

一个妇人见到天上落下的火焰,疯狂地往数十步外还在笑着的孩童冲去,但她的手掌刚要触碰到孩童胖嘟嘟的手臂时,那孩童就已经被金色的火焰所吞噬。妇人脚步怔住,空洞的双眼中流下两行泪痕……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坐在父亲的肩上咯咯笑着,只是当一道火焰落到了她的头上,前一刻还天真灿烂的小女孩霎时间成为一堆毫无生机的骨粉……一个青年男子推着轮车,轮车上坐着一个老妇。两人在干净笔直的街道上缓缓前行,说说笑笑,显露出天伦之乐。然而随着一丝金色火星的落下,一切都被改变。那老妇连着轮车一起消失了,而那青年最后留在世间的,是状若癫狂的哭喊之声……许许多多的类似的景象,在天幻大陆上的各处上演着。

当这些事情冲入秦浩识海的时候,他浑身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嘴唇咬出了深深的痕迹,鲜血直流。

他想要站起身来,但是这一动却让气海加快了崩溃,领域种子上又破开了十数道裂痕,几近溃散。

“他完全被祖先留下的破灭本源艹控了。”辰老口中满是鲜血,一双眼中蓄满了怒气。

此时的韩严是要拉着整个大陆与金猊一族陪葬,他已经完全疯了!

滋,滋,滋……地面的岩石在火焰的炙烤下开始融化,就连空间都经受不住火焰的热力开始扭曲。

轰!轰!……天幻大陆上无时无处不在爆炸,火山喷薄,海水蒸发,地面裂开了长长的裂痕,在这一刻,天地都不复存在……“难道就没有什么方法能阻止他了?”秦浩双眼满是血丝。

轰!

突然间天空破开了一道横亘千里的裂缝,一道银色的雷霆从裂缝中落下,打在天炎金猊身上,将那庞大的身躯打得呆滞了一下。

一个巨大的人影旋即浮现在天穹之上。那人的容貌。竟和当曰第三厄落下之时出现的人脸一般无二。

而且这个从空中渐渐走下的人影身上散发的气息,竟比第三厄降临时出现的天道化身还要强横上无数倍。

“天道降临。”辰老满脸震惊:“真正的天道意志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