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六十七章 欲火焚身

谈好合作之后,林云在黎菁菁的带领下往清莲阁的客房走去。

“客房内有衣服,你想洗澡的话叫下人帮你打水。”黎菁菁将林云带到客房门外,然后转身便想离去。

然而踏出几步后,她又停了下来道:“你炼制的补气丹是什么等阶的?”

“我不知道。”林云耸了耸肩,“应该是天阶的吧。”

林云那无所谓的语气让黎菁菁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天阶!你知道天阶是什么概念吗?整个东离国能炼制天阶丹药的炼药师一巴掌就能数得过来。但那几个全部是修炼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而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就能和他们平起平坐,这怎么可能?

黎菁菁当然想不到林云能炼制这么高质量的丹药完全是因为有一个逆天的“九龙真阳鼎”,要不然以林云的天赋,想要炼制出天阶丹药也是要花上百年来学习的!

“怎么?是不是很佩服我?”林云开始无耻地自吹自擂,“其实我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天赋比常人好了几十倍,汗水比常人流多了几斤而已,没什么的……”

黎菁菁白眼一翻,转过身走上前一脚踩得林云闭上了嘴巴。

林云疼得脸都扭曲了,他对黎菁菁三番四次的偷袭感到十分愤怒。于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为了找回一点颜面。

他双掌猛地前伸,一下子抓住黎菁菁胸前两团敏感的硕大。然后双腿蹬地,整个人朝黎菁菁扑了过去。

黎菁菁想不到林云这么大胆,一时大意胸前被袭。这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林云手一用力,她立刻就浑身发软。所以猝不及防之下,黎菁菁竟是让林云给压倒在了地上。

“你……嗯!”黎菁菁举起手掌刚想发力,林云连忙凑上前用嘴狠狠地吻住她的樱桃小嘴,并且双手用力一揉。于是黎菁菁呻吟一声,手掌便又软了下去。

两座玉女雪峰在林云的努力下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黎菁菁只觉得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甚至双腿之间已经开始潮湿。

诱人的呻吟以及粗重的喘息在客房前的空地中回旋,在两人都快要窒息的时候,林云终于是放开了黎菁菁那诱人的小嘴,晶莹的口水被拉成一丝挂在两人嘴唇上。

黎菁菁水汪汪的眼睛看到这一幕,不禁又羞又怒,手一挥朝林云脸上捆了过去。

林云邪邪一笑,双手穿过黎菁菁的衣物,切切实实地握住那滑腻硕大的双峰,手指轻拢慢捻,袭击黎菁菁双峰之上那异常敏感的凸起。

“啊!”黎菁菁尖叫一声,竟是受不了林云的挑逗而泄了身子。

林云看到黎菁菁竟然如此敏感,更是欲火难耐,身下的小弟坚硬如铁,几乎要爆炸。

黎菁菁看到林云这个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害怕起来,她无力地摇了摇头,轻轻道:“不要。”

黎菁菁不知道她这个样子有多么的诱惑,那楚楚可怜的无助模样让林云再也忍不住了,他收回在黎菁菁胸前作怪的双手,一把横抱起黎菁菁,踢开客房的房门,然后将黎菁菁扔到**,整个人顺势压了上去。

“啊!”就在林云要提枪上阵的时候,清莲阁一个下人竟然闯了进来,吓得把手上的一盆水也给打翻了。

两人一下子欲火全消,黎菁菁一脚将林云踢下床,然后衣衫不整地冲出房间。

“小……小姐……”那丫环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没想到一向如女神一般高高在上的小姐竟然会和别人做这种事情!

林云站起身,和这个坏了自己好事的丫环大眼瞪小眼。

片刻之后,丫环尖叫一声,捂着眼睛跑出房间。

林云看着下身已经冲破衣物,在空中摇头晃脑的小弟,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这位兄弟,火气要是一上来,那可是挡也挡不住啊!

而黎菁菁一回到房间中,立刻就吩咐下人准备热水,她的下身湿漉漉的甚为难受。

下人很快就倒满了一桶热水,黎菁菁一挥手屏退下人,然后脱掉身上的衣物,将妖娆的娇躯整具浸入到水中。

黎菁菁看着胸前那两点因为兴奋而高高凸起的嫣红,心里又羞又惊。自己这是这么了,竟然可以容忍那个可恶的家伙胡作非为!而且自己好像越来越难拒绝他了,明明想好不能让他占便宜的,但是一被他得手,自己就好像全身没有力气,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黎菁菁苦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并不知道,她的内心防线已经正在一点一点地被林云打破,女人一旦被打破了身体防线,内心防线也是很容易就被攻破的。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可能林云已经在她心里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客房中,林云清洗完身体,换上一副干净的衣服后,便一个闪身进入了混沌神石。

多曰不见,小白依旧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主人,刚刚你的表现很不错嘛,颇有我当年的风范!”小白扬起脑袋调笑道。

“小白,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现在不上不下正难受得紧。”林云来到小白身边坐下。

“主人,你已经开始攻破那女人的内心了,再加一把劲,她一定会被你拿下的。”小白笑嘻嘻道。

林云不以为然的打了个哈欠:“少跟我扯这些,我打算到书房找几本炼丹书籍来看一下,你觉得哪一本比较好?”

“主人跟我来。”小白从座椅上跳下来,往书房走去。

林云连忙跟了上去,发现小白站在一本厚厚的像砖头一样的书本上面。

“这一本书里面记载了许多不同丹药的配方以及炼制方法,主人慢慢去琢磨吧。”小白指了指脚下的书本道。

“好,我马上开始看,好转移注意力,不然下面难受得紧。”林云腆着脸道。

小白捂嘴一笑,心道主人对男女之事的定力还是不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