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六十八章 搜查、拷问

第二天一大早,林云就被阴婆婆派来的人给请过去了。

阴婆婆依旧是在炼丹室里,看到林云到来,她的脸上连忙挤出难看的笑容,道:“林公子,你来了,请坐。”

林云老实不客气地在一张铺着貂皮的太师椅上坐下来,而且还吊儿郎当地翘起了二郎腿。

身后几个下人脸色一变:这人怎的如此的不识规矩!不止坐了阴婆婆专用的椅子,而且还做出如此轻浮的动作,他等一下肯定会死得很惨!

几个下人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幸灾乐祸之意。

哪知阴婆婆却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林公子,关于这补气丹,老身心中有诸多问题想要请教。”

阴婆婆的态度让几个跟了她多年的下人诧异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什么?这还是那个喜怒无常,高高在上的玄阶炼药师吗?怎的今曰变得如此友善?

“你们几个,我和林公子有要事相商,还不自觉滚出去!”阴婆婆突然的喝骂让几个下人脸都白了,他们诚惶诚恐地退下去,心里暗道:果然还是没变啊!是我们想太多了!

“婆婆有话直说。”林云微笑道。

“呵呵,我就喜欢直率的年轻人!”阴婆婆尖锐的笑声活像一只刚被割喉的老母鸡。

林云机伶伶打了个寒颤,心道鬼才要你喜欢!

“老身想了解一下,这配方和炼制方法……”阴婆婆说着说着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毕竟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林云想了想,道:“配方可以给你,炼制方法不行。”

“够了够了!”阴婆婆激动得脸上的皱纹都少了几条。

林云心里暗笑:没有九阳真龙鼎,就算给了你配方,你也不可能炼制出像我那样高质量的丹药!

“不好了!不好了!”就在这时,一个下人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阴婆婆眉头一皱,喝道:“怎么了?”

“城主府带着一大堆府兵围在外面,说是要捉拿犯人!”下人道。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林云冷笑道。

“哼,放心吧林公子,我不会让他们进来搜查的,你安心待在这里。”阴婆婆冷哼一声,支起拐杖朝外面走了出去。

外边黎菁菁正在和公孙儒周旋。

“城主大人,不知你无缘无故带了一大堆府兵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我收到情报,你们这里窝藏犯人,所以请黎姑娘配合一下,我们要进去搜查!”

“放屁,我们清莲阁是你想搜查就搜查的吗?”就在这时,阴婆婆出现了。

公孙儒面色一变,自己堂堂一个城主,竟然让一个老太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这将他城主的威严置于何地!

“阴前辈,在下是公事公办,还请多多理解!”公孙儒压下心中怒火,抱拳行礼道,因为眼前这个老太婆不仅修为高深,而且还是一个玄阶炼药师,论起地位着实还不低于他这个城主。

阴婆婆一拂衣袖,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走吧,清莲阁是不可能让你搜查的。”

公孙儒脸色瞬间铁青,阴沉道:“那就怪不得在下强来了。”

“谁敢放肆!”阴婆婆将拐杖往地上狠狠地跺了一下,同时那深厚的真元蕴含在声音中,朝公孙儒以及他身后的一群府兵冲击过去。

公孙儒双臂往前一挡,不过竟还是被硬生生吼得后退了一步,他后面的手下就更加不济了,一个个脸色苍白,嘴角还挂着血丝,显然已是受了伤!

“既然前辈执意要保住那小子,那在下只好暂时收兵,待得禀报三皇子后,再来跟前辈要人!”公孙儒无奈之下只好搬出了三皇子这面大旗。

可惜阴婆婆可不吃这一套,她冷笑一声道:“少拿三皇子来压我。”

“哼,希望前辈不要后悔今曰所做出的决定!”公孙儒阴沉着脸,手一挥带着府兵灰溜溜离开了清莲阁。

“婆婆,你好厉害啊!”黎菁菁扶着阴婆婆的手道。

“呵呵,大小姐,我为那小子得罪了三皇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你高兴什么?”阴婆婆似笑非笑地看着黎菁菁。

“啊?婆婆别取笑我了!”黎菁菁脸色一红道。

“我只是问你为什么高兴,哪有取笑你了?”阴婆婆道。

“哎呀,不和你说了。”黎菁菁羞红着脸跑进了交易大厅。

阴婆婆看到黎菁菁这个样子,不由得面露担忧之色:这丫头不会真的喜欢上那小子了吧?这可不行啊!阁主是不可能答应的!

…………

城主府,公孙儒怒气冲冲地走进客厅,朝早在客厅里等候多时的三个家主道:“那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攀上清莲阁这根高枝!”

“果然是清莲阁救了那小子吗?”三个家主急切地问道。

“应该不会错了,因为清莲阁也想得到令牌,而且除了他们,谁敢来劫城主府的牢狱?”公孙儒沉着脸,“刚刚我去搜查的时候,他们百般阻挠,不肯让我搜查!所以那小子肯定就藏在清莲阁里!”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三个家主面露忧色,因为他们的主子——三皇子,所限定的期限已经快到了。

“只能再去拷问林宗禄了,一定要抢在清莲阁之前知道令牌的下落。”公孙儒咬牙切齿道,“这次我们要来点狠的!”

地下室,林宗禄被抓到了公孙儒他们面前。

此刻的林宗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披头散发,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你们不用再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说出令牌的下落的!”公孙儒他们还没开口,林宗禄却已是给出了答案。

“很好,我看你这次能撑多久!”叶昇财猛地扇了林宗禄一巴掌,然后捏着他的嘴,将一颗红色药丸塞进了林宗禄口中。

片刻之后,林宗禄开始在地上打滚,而且用头去撞地上。

“怎么样?肝肠寸断的滋味很爽吧?”叶昇财变态地大笑起来。

“说!令牌在哪里?”公孙儒开始拷问。

林宗禄咬着牙,一语不发。

叶昇财怒不可遏,抬起脚,狠狠地踹向林宗禄。

然而此时突生异变,叶昇财的脚还没碰到林宗禄,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紧接着几声闷响,地下室里的几个人全部被击飞出去。

等到他们狂吐着鲜血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一旁的林宗禄却已是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