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七十二章 香喷喷的碗

没想到一回来便看到有朋友投推荐票,想起之前的断更,实在惭愧。现加更一章,表示感谢。

………………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你爹我不喜欢待在家里,经常到处游山玩水,有一次在经过星曜森林的时候,我碰见了她。”林宗禄沉浸在回忆中,脸上露出异样的光芒,“那时她还是一个少女,很是调皮,才区区武师修为便敢去招惹三阶妖兽。还好我刚好经过那里,不然她可能就要命丧兽口了。”

“原来是英雄救美啊。”林云撇了撇嘴,真是老套,还以为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呢?

“少女的心思我也搞不懂,反正从那时起她就偷偷喜欢上了我,可惜那时我已经认识了你的母亲,所以对于她的频频暗示,我选择视而不见。”林宗禄腼腆地笑了笑,跟儿子讲自己的爱情史,是会有一点不好意思。

“父亲你真厉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你都能毫不犹豫地拒绝。”林云朝林宗禄竖起了大拇指。

林宗禄更加不好意思了,儿子啊儿子,难道我会告诉你当时你爹我其实挣扎了很久才决定拒绝她的吗?难道我会告诉你其实我还因此失眠了整整三个夜晚吗?

“在我心中,你母亲才是世上最漂亮的女子!”林宗禄似乎是想起什么美好的事情,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她文静端庄,仿佛空谷中的一株幽兰,空灵而绝美,她不用笑,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那里,便已经令人心醉了!”

连一向言语笨拙的父亲都能硬生生憋出这么多赞美的话语,看来母亲定然不是一位一般的女子!林云听完林宗禄的描述,心里那种要和母亲见面的念头愈发地强烈了。

“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然后到海外去把母亲带回来的!”林云看着林宗禄,无比坚定地说道。

“好!好!”林宗禄欣慰地点了点头,眼眶也是因为激动而变得湿润起来。

“父亲,你们是怎么被救出来的,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林云收起激动的心情,开始询问正事。

“是刚刚那位女子,陆红雪,陆阁主救了我们。”林宗禄道。

“阁主?”林云疑惑地问道。

“没错,黎姑娘的母亲是清莲阁的现任阁主。”林宗禄道,“你别看她娇弱的样子,她可是一名武尊。”

“什么?武……武尊?”林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这次多亏了她出手,不然我们林家就完了!这次我欠她的这个人情可不小啊!”林宗禄道。

“那可糟糕了,我担心她会让父亲你以身相许!”林云皱起了眉头,一脸担心道。

“臭小子,又来拿我开玩笑。”林宗禄板起脸道。

林云笑嘻嘻地挠了挠头,父亲对那个陆阿姨肯定还有点意思,不然怎么这么经不起玩笑。

“对了父亲,那块令牌你放在哪里了?那天去狩猎的时候你没有带出去吗?”林云收起笑脸,一脸正经地问道。

“这块令牌是你母亲留下来的,意义非凡,不能有任何闪失,所以那天我没有带出去,因为我觉得带出去能发挥的作用也有限,而且还有着被抢走的风险。于是我将它藏在了家里一个安全的地方。”林宗禄道。

“那就好,那天我差点让那个刀疤三给骗了,他竟然假装成你的样子想来骗取令牌!这个歼诈的小人!”林云心有余悸地说道。

“原本我和黎姑娘是谈好合作的,我答应将令牌借给她们用一段时间,然后她们必须配合我们林家对付其他家族,没想到最终还是因为低估了其他家族的实力而落入贼手。”林宗禄叹了口气道。

“父亲不必自责,我们林家能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林云安慰道。

“嗯,云儿长大了,这次你做得很好,林家以后交给你我也很放心。”林宗禄道。

“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会让林家重新崛起的!”林云紧握着拳头道,“那些想对付我们林家的,我会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父亲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看到父亲安然被救了回来,林云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林宗禄看着林云的背影,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儿子越来越成熟稳重了,当父亲的也可以不用再*心了。

“萍儿,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他没有让我们失望!”林宗禄的脑海里出现一抹温柔的眼神,他闭上眼睛,无比欣慰地喃喃自语。

林云离开了父亲的房间,来到大厅中,林家的大伙儿都已经吃饱了饭,他们正坐在厅中闲聊。

“云哥哥,你还没吃饭吧?这是我专门为你留的。”林莹莹看到林云进入大厅,立刻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大碗饭菜。

“林云好幸福啊!”

“林云的待遇就是不一样,莹莹什么时候为别人端过饭,这可是第一次啊!”

林家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忍不住调侃起来。

“呵呵,谢谢莹莹。”林云接过饭菜,然后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林莹莹站在一旁温柔地看着林云,脸上带着羞涩而又欢喜的笑容。

“好吃吗?”林莹莹拿起手帕温柔地帮林云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好吃!”林云拼命地点头,他是真的肚子饿了。

“只是,这个碗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林云吃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着林莹莹疑惑地问道,一边将碗举到鼻子旁闻了一下,补充了一句:“很香的香味!”

林莹莹的脸刷的一下立刻就红得像熟透了的水蜜桃,她扭扭捏捏地“嗯”了一声,然而并没有回答林云的问题。

“你怎么了?”林云看到林莹莹的反应,不禁感到奇怪。

“因为那个碗是我吃过的。”林莹莹的声音细如蚊呐,一双眼睛游移不定,却是不敢看向林云。

这句话宛若惊雷在林云耳边轰然炸响,他咽了咽口水,傻呵呵地笑道:“难怪这么香。”

林莹莹闻言那脸立即便红到了后耳根,她低下头,羞涩地笑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林云却突地感到后脊背发凉,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一样。他毛骨悚然地回过头,只见黎菁菁正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