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七十七章 白袍公子

开口的是一个年纪和林书皓与林云差不多的年轻人。腰间佩着一把长剑,身着昂贵的绸丝白袍,脸上挂着一丝倨傲的神色。

林书皓转过身,一语不发地走到那白袍公子的面前,然后挽起袖子道:“来吧!”

白袍公子被林书皓的直接了当给吓了一跳,他鄙夷地看着林书皓,心道:这人怎的如此直接粗鲁,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先礼后兵吗?

“这位兄台,我是来跟你讲道理的。”白袍公子一本正经地拱了拱手,说道,“你们这种公然插队的行为是十分不对的,而且……”

林书皓不等他说完,便手一挥道:“既然不想打架,那恕不奉陪了!”

“慢着!”白袍公子手一搭,将准备转身离去的林书皓留了下来。

林书皓肩膀一抖,想要甩开那只抓住他的手,岂料那只手却宛如在他肩膀上生了根一般,任甩甩不开。

后边的林云看得眼睛一亮:这个白袍小子功夫不错啊!这下有得打了!

“这位兄台,你太不礼貌了,人家话还没说完呢?”白袍公子放开手,一脸不满地说道。

林书皓回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错,有点意思!今天你必须陪我打一架!”

话毕,林书皓双手一扬,四道穿心刃呼啸着朝白袍公子飞了过去。

“嗤!”四道穿心刃在白袍公子的面前停了下来,如陷入泥潭一般。白袍公子双手轻柔地在身前挥舞起来,不过片刻时间,那四道气势汹汹的穿心刃便被消融掉了。

林云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他连连点头称赞道:“好一招以柔克刚!看来这场战斗越来越有趣了!”

林书皓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绕着白袍公子缓缓兜了几个圈,然后忽地双脚一错,整个人凌空飞起,以掌为刀,迅捷无比地朝白袍公子的脖颈切了下去。

锐利的金系真气让白袍公子感到脖子一凉,他猛地一个后仰,紧接着脚后跟一弹,朝林书皓扑了过去。

双手依旧如穿花绕蝶般优雅地挥舞起来,白袍公子反守为攻,宛若无骨的双手变换着各种姿势,和林书皓刚猛的攻击纠缠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舍。

林书皓越打越是心惊,他感觉那白袍公子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很强的吸力,那力量绵绵不绝,让人有种身陷漩涡的感觉,每个动作都会受到巨大的干扰,这种干扰让林书皓不得不花费数倍于平常的力量来施展招式,于是他的真气消耗越来越快。

岂不知白袍公子心里比林书皓更加震惊,要知道他的这门“玄水*”可是一门玄级初阶的功法,一般同等级的武者跟他交手片刻,便会因为真气耗光,身体脱力而认输的!然而眼前这个应该是跟他同样等阶的少年却是攻击越来越猛,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林书皓的修为的确和白袍公子是同个等阶的,只不过林书皓是武士中阶巅峰,而白袍公子却是刚刚晋级武士初阶,所以相比之下,林书皓的真气却是要比白袍公子雄厚许多,所以才能坚持这么久。

“这两少年深不可测啊!”贺府前的众人开始小心翼翼地讨论起来。

“南山城什么时候出了两个这么厉害的年轻人?”

“哦,我想起来了!里面那个穿灰色布衣的年轻人是林家的林书皓!”终于有人认出了林书皓的身份。

“他们林家不是全被城主府抓起来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清楚!不过听说城主府昨晚失火了,可能林家的人趁机跑了出来!”

“那他们怎么还敢露面,这不是找死吗?”

“这就更不清楚了,总之事情很古怪!十分古怪!”

“要不我们去城主府通报一声?说不定还能捞点好处!”

…………

“再这样耗下去可不行!”战斗依旧在继续,不过白袍公子的动作已经显得有些迟缓,林书皓的实力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了,“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南山城也有如此的年轻高手,看来我以前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白袍公子面色肃然,他正在酝酿最后一击,成败在此一举!

“排山倒海!”一声猛喝,只见白袍公子忽地从缠斗中跳了出来,双手一个旋转,然后猛地往前推去。原本柔和的水系真气在这一刻变得刚猛起来,汹涌的气浪让林书皓有一种置身于滔天巨浪之中的无力感。

“震荡波!”林书皓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直接双掌前击,丹田内所剩无几的真气尽数涌出,将他最强的一招送了出去。

“砰!”震荡波穿过白袍公子的气浪,直接击中了他的胸膛,刚猛的力量将他击飞出去,而且还跌了个狗吃屎!

林书皓则是被那气浪冲击得连退十几步,然后被林云伸手接住了。

白袍公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从小到大,他何时受过这等耻辱,竟然被打得摔了个狗吃屎!

就在此时,人群中忽地闪出了一道人影,那人速度奇快,没有人能看清他的模样!只见他犹如一道流星,猛地朝林书皓冲了过去,一股宛如实质般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众人只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许多。

眼看着那道杀气腾腾的身影便要接近林书皓,林云心中一凛,一伸手将林书皓拉到自己身后,随后猛地一掌朝那黑影劈了过去!

“啪”的一声闷响,两掌相击的气浪带起满天风沙,汹涌的真气让府前众人惊叫着后退了几十步!

那黑影凌空翻了一个跟斗轻松地在林书皓面前站定,而林云则是捂着胸口,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