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九十六章 完虐

“哎呀呀!”刀疤三气得暴跳如雷,提起拳头,猛地便朝林云砸了过来,“小子,我要捏碎你的脑袋!”

“林云,你干什么?赶紧退下来!”大长老着急地喝道,刀疤三这种人有什么事情不敢做,你这样跑上去不是送死吗?

林云似乎没有听到大长老的叫喊,反而是朝着刀疤三的拳头冲了过去。

众人不由得悲哀地闭上眼睛,他们不忍心看到林云的脑袋被砸碎的场景。二长老林火仓挣扎着站起来,想要过去阻止,无奈走出几步便又倒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新近崛起的家族天才便要就此陨落了!

“砰!”,一声巨响,仿佛两块陨石相撞那般恐怖的巨响,然后,“咔嚓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后响起,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碎了!林云的脑袋肯定碎了!”众人紧紧地闭着眼睛,他们怕一睁开眼睛便会看到脑浆碎了一地的场景!红的,白的,想想都觉得恶心!

至于对林云最为关心的林莹莹,她早在林云朝刀疤三的拳头冲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吓得晕了过去。女孩子嘛,还是比较娇弱的。

“我说,丑八怪,你就这点能耐?”林云那熟悉声音突然从场中传了出来,令得众人惊愕地睁开眼睛,只见那个刚刚往大武师的拳头冲了过去的少年此刻竟然还好好地站在那里,而且还悠闲地往自己的拳头上吹了吹气。

刀疤三捂着拳头站在林云前方不远处,脸上是一副看到一只老鼠吞掉一只大象的不可思议与恐惧,两只眼睛瞪得比水牛眼还要大两圈,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是……大武师?”

林云嘴巴一咧,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讥笑道:“刚刚我好想听到有人说,他要砸碎我的脑袋?”

场外观看者的大脑全部在这一刻变得呆滞空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是一名大武师?这,这不科学啊!

早在很久以前,玄风大陆上的学者就已经研究过了,一个天赋极好,修炼环境极好的天才,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想要到达大武师修为,至少也要花上二十年的时间。

所以在玄风大陆上有句话,叫做“二十岁下无高手!”在玄风大陆的武者眼中,只有修为到达大武师,才有资格被称为高手。大武师是武者修炼道路上第一道大坎,越过这道坎,你就进入到一个新的层次,眼界、身份、地位都会有一个全面的提升。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眼前这一幕才会让人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嗯,应该说是想都没有想过!

以至于,在场所有人都停下手头的动作朝林云看过去,连林宗禄和叶昇财也停下了打斗,站到一旁观看起林云和刀疤三的战斗。

场上众人的反应让刀疤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如同便秘一般难看,所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这次要是不把这小子搞残了,那他刀疤三还有何面目在这南山城混下去?

“小子,我不管你刚刚使用了什么妖术,这一次,我一定要砸碎你的脑袋!”刀疤三将那只被林云击得骨头碎裂的手背在身后,然后举起另一只手,咆哮着朝林云冲了过去。

林云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丹田内阳罡之丹极速运转,浓厚雄浑的阳罡之气快速涌至胸口,在那血肉之下筑起一道坚固的真气防御。

“砰!”,又是一声陨石相撞般的巨响,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林云竟然不闪不避,用自己的胸膛硬生生接下了这绝对可以砸死一头猛虎的一拳。

然而,只听得又有一声细微的“咔嚓”声响起,刀疤三的另一只手抵在林云的胸口前,脸上却是露出惊恐的如同见鬼一般的表情。

林云微微一笑,气息平稳地说道:“你用力点行吗?”

“哗”,场外众人爆发出阵阵表示不可思议的叫声,接下来了?林云竟然用血肉之躯硬生生接下刀疤三的含怒一击,而且还嫌他力气不够?天啊!这还是人吗?他们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

“你不是人!你会妖术!你不是人……”刀疤三猛地一个疾退,脸色苍白地盯着林云,一边难以置信地吼道。

林云收起笑容,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只见一道身影闪过,林云瞬息间便来到刀疤三身边,手一伸将他整个高大的身躯提了起来,猛地往地上摔去。

刀疤三双手骨头碎裂无法行动,惊呼一声之后,从嘴中发出一道尖锐的啸声,与此同时,在他摔下去的那一瞬间,一条细小的灰影从他衣袖里钻了出来,以极快的可以媲美闪电的速度飙向林云。

“啊!”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林云双指一夹,那条毒蛇在离他脖子不到一厘米处被夹住了。冷汗瞬间打湿了林云的额头,好险好险!尽管一直有防备,但这条蛇的速度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只差一丝,差一丝就被这毒蛇咬中脖子了,那可是一个大麻烦啊!

“啪!”,毒蛇被狠狠甩到地上,摔成一堆肉浆,死得不能再死了!

林云没有停留,走上前一脚踏在刀疤三的胸口上,冷冷道:“堂堂一个大武师,尽用这些卑鄙手段,我都替你感到丢脸!这种人,留之何用?”

“你想干什么?”刀疤三惊恐地叫了起来,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林云的脚仿佛重逾千斤,压得他丝毫动弹不得,“胖子,救……”

刀疤三话还没说完,便化为了惨叫。因为林云脚一动,废掉了他的丹田。

“三皇子不会放过你的……”刀疤三在地上翻来滚去地惨叫,嘴里还在恶毒地咒骂,“他一定会将你千刀万剐!”

叶昇财看着躺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刀疤三,心里不禁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悲哀。但林云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连屁都不敢放,只见他脚底一挪,悄然回到他的那帮手下里面,吩咐了一声,便想要开溜。

“我有叫你走了吗?”林云回过头,指着已经抬起脚的叶昇财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