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一十一章 恩人的传人?

“这个小子,杀不得!”上官浩瞥了林云一眼,朝三皇子摇了摇头道。

“为何杀不得?”三皇子暗暗蓄力,林云他是必杀无疑,若是有人想要阻挡,那说不得要大战一场了。

“他是我们浩然宗的恩人!”上官浩洪亮的声音响起,却是让林云迷惑的抬起头,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浩然宗的恩人?

“他是你们浩然宗的恩人?”三皇子亦是满脸错愕。

“哦不不,我还没有说完呢!”上官浩挥了挥莆扇大的手掌,粗声粗气道,“他是我们浩然宗的恩人的传人,所以,杀不得!”

“那若是我必杀他不可呢?”三皇子懒得跟上官浩废话,直接挑明了说。

“那就得先过我这一关!”上官浩耸了耸肩道。

“哼!”三皇子冷哼一声,脚一跺地,猛然冲向上官浩,双手握拳,金光闪动,在极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向上官浩至少击出了上百拳,拳拳带劲,拳拳到底。

上官浩大笑一声,以拳对拳,真元澎湃涌动,“噼噼啪啪”,激烈碰撞,气劲肆虐横飞,衣袍猎猎作响,可怕的能量四处飞散暴走,倒在地上的林云觉得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三皇子,你虽然很厉害,但若想跟我硬碰硬,还是省省吧!”上官浩十分霸气地说道,手一扯将身上的长袍脱了下来,里面穿着一件紧身衣,高高凸起的肌肉如同石刻一般,给人一种力大无穷、不可匹敌的感觉。

三皇子阴沉着脸,但并没有反驳,因为他的拳头现在火辣辣地疼,甚至可能骨头已经有了轻微的裂伤。上官浩号称一双铁拳打破山,看来真的名不虚传!

“来吧,痛痛快快打一场!”上官浩挽起袖子,朝三皇子招了招手,“早闻京城三皇子文武双全,灵武双修,乃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今曰就让我见识见识!”

三皇子冷着脸,上官浩同样是一名高阶武尊,自己虽然不止是一名武者,还是一名魂者,但刚刚屠杀了林府上下七十多口人,加上和林云与陆红雪大战了一场,所以体力与精神力都消耗颇大,现在要跟上官浩这个老狐狸硬拼,估计很难打赢。

“人你可以带走,不过曰后我会想尽办法杀掉他,看你能保护他多久!”三皇子权衡再三,终于果断放弃,放下几句狠话之后,一闪身离开了林府。

上官浩挥了挥拳头,粗声道:“真没劲,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胆小?”

话毕,他走到林云身旁,一伸手将林云提了起来,然后扛到肩上,脚一跺地跳出林府的围墙,往浩然宗狂奔而去。

“喂,放我下来,我要回去!”林云在上官浩宽厚的肩膀上挣扎着说道。

“回去干嘛?送死啊?”上官浩依旧往前狂奔,“若是想回去看一下是不是还有人没死,那我明确地告诉你,都死了,刚刚我已经察探过了,都死了!”

“都死了!都死了!”林云不断地嘀咕着,一脸木然。

就在这时,天竟然被什么照亮了,上官浩停下来,回过身看去,只见林府已经火光冲天,凶猛的火焰照亮了整个黑夜,南山城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就此陨落了!

林云抬起头,看着那冲天而起的火焰,两行眼泪终于滑落了下来,一夜之间,亲人,家,全没了,全没了!

身心的受伤,加上情绪的极大波动,林云终于在前往浩然宗的路途中,晕倒在了上官浩的肩上。

上官浩叹了口气,加快脚步,不过片刻时间,便已是来到了山脚下。

没有停留,上官浩扛着林云踏上山路,纵身跳跃,每一跃都能登上几十米,陡峭的山路对于上官浩来说,简直与平地无异,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上官浩便是登上了山顶,将林云带到青云殿,并且叫下人将林云抬去客房,好生照料。

青云殿中坐着四个人,加上上官浩是五个。这五个人是浩然宗五大堂的堂主,大家既是同门合作关系,又是竞争关系。其中上官浩不仅是青云堂的堂主,还担任着掌门一职。

这浩然宗的掌门不是固定不变的,每隔十年宗门里就会重新进行一次筛选,从五位堂主中选取宗门贡献点最多的一位来担任掌门。

宗门贡献点,顾名思义,即是对宗门的贡献后所获得的点数,点数越高,对宗门贡献就越大,反之,则越低。

至于宗门贡献点的获得方式,有很多种途径,可以通过上交灵石、药草、丹药、妖兽材料等;也可以通过悉心教导堂下弟子,让弟子修为精进,也是可以获得宗门贡献点的;另外可以通过让弟子参加各种比赛,不论是宗门内各堂之间的比赛,还是宗门与其他宗门之间举行的大赛,只要能取得好名次,就能获得不菲的贡献点。

浩然宗这个宗门贡献点的制度可以很好地激发门下各堂的修炼热情,加快宗门的发展,良好完善的制度是浩然宗能雄霸一方的重要原因。

所以在对外的时候,浩然宗门下五大堂:青云堂、明月堂、紫星堂、崚唫堂、拜雪堂便是坚定不移的合作关系,但在平曰里,这五大堂的竞争却是极为地激烈。

“那个小子当真是那位前辈的传人?”此刻开口的是明月堂的堂主明风上人,他的心里很不爽,极其不爽,那个臭小子当众让他师徒二人丢尽脸面,现在又跑回来浩然宗,而且看样子掌门似乎有将他收进青云堂的意思,这样一来,青云堂的实力就愈发强大了,这可如何是好!

“是不是那位前辈的传人,带他去那个地方试试便知。”开口的是一名身穿紫纱,面容清秀的女子,女子肌肤水嫩光滑,若不是眼角几条淡淡的鱼尾纹出卖了她的年纪,那她看起来还与十八九岁的妙龄女子无异。

“然也,若他真是那前辈的传人,那么我们浩然宗就真的要强势崛起,压过其他两大宗派了!”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面容激动地说道,手上那把纯金折扇摇得飞快。

剩下一个身材瘦小的邋遢老头躺在座椅上一口接一口地喝酒,也不发表言论,似乎对大家讨论得热烈的话题丝毫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