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师叔祖(二更)

“崚木师兄怎么看?”上官浩把头望向那个邋遢老头,语气出乎意料的没有平时的倨傲与狂野,甚至还有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尊敬,似乎眼前这位并不是跟自己同等地位的堂主,而是自己的师傅一般。

其他几个人对此都已习以为然,当初若不是邋遢老头冒着生命危险从一头八阶妖兽的口中将上官浩救了下来,那现在就绝不会有坐在座椅之上风光无限的浩然宗第三十五代掌门。所以现在上官浩对邋遢老头这么尊敬,倒也是应该的。

邋遢老头依旧不闻不问地喝着酒,似乎并没有听到上官浩的话,但所有人都在安静地等着他的回答,这个老头虽然终曰酗酒,而且寡言少语,但他一旦说话,那字字都是金玉良言。

等了许久,邋遢老头才摇了摇手中的空葫芦,缓缓道:“他不是。”

“什么?他不是?”上官浩猛地站起来,“可是,师叔祖说他就是那位前辈的传人。”

“那老头老眼昏花,必定是认错了,要不就是收了人家的钱!”邋遢老头醉眼朦胧,说完这句话,他从座椅上跳了下来,摇摇晃晃走出了青云殿,半晌之后,从殿外传来一句:“不过这个小子,应该比那位前辈的传人要厉害多了!”

殿内四人面面相觑,竟然敢这样说师叔祖,全浩然宗仅此一人,这位崚木师兄脾气古怪,但修为深不可测,整个浩然宗除了老祖宗,就这个整天喝酒的师兄修为最高。当然,若是师叔祖还留在浩然宗的话,可能崚木师兄就要排到第三名去了。

“那小子刚刚经历了灭门之灾,所以过一段时间再带他去那个地方吧。”上官浩挥了挥手,结束了此次会议,转身走出了青云殿。

……………………

清晨,当太阳刚刚在地平线上露出半个头的时候,浩然宗的弟子们便已是起床进行早练,各个堂的弟子在洗漱完毕之后,纷纷跑到各自殿堂的演武场进行锻体修炼,“呼喝”之声响彻云霄,整个浩然宗呈现一派欣欣向荣之景象。

然而,在青云殿后面的弟子居住区之中,却有一个面色阴郁的少年站在院子中呆呆地看着地上的蚂蚁,一股忧伤的气息弥漫在院子中。

“三皇子,三皇子……”林云每念一次这个名字,眼里的杀气就愈加浓厚,念了十几遍之后,林云的眼底一片血红,猛地运起阳罡之气,一掌劈向了一旁的一根大柱子。

“砰”,凶猛的真气撞向大柱子,带起一阵狂风,院子里一时间灰尘弥漫,只不过那柱子质量甚好,竟然受了林云一掌后还毫发无损。

竟然连一根柱子都奈何不了,我真是没用!林云在柱子旁蹲了下来,抱着头满肚子郁闷之气无处发泄。

“你不像是一个容易颓废的人。”不知何时,上官浩竟然来到了林云的别院里,而且还站在林云的身后,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你说,人为什么一直要斗来斗去,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处?”林云头也没回,只是喃喃地说出了这句话,不知道是在问上官浩还是在问自己。

“欲望。”上官浩简洁明了地回答道。

“俗!”林云转过头看了上官浩一眼,淡淡地说道。

“什么意思?”上官浩在林云身边蹲下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说你的回答很俗,太俗了!”林云很认真地说道。

呃!上官浩很无语,极其地无语,要不是同情林云的遭遇,他现在就想把这个说话很难听、很没礼貌的少年一脚踢飞。

“那你说,怎样回答才不俗?”上官浩看着林云,打算等下听完他的回答也要狠狠地嫌弃一番。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一统玄风大陆,等我成为大陆上的主宰者,我就要让所有人都和平相处,不再争斗!”林云语不惊人死不休。

上官浩听到这个回答,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仰天哈哈大笑起来,洪亮有力的笑声几乎要将林云掀飞出去,他指着林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我是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天真呢?”

林云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上官浩还在笑,他捂着肚子,说道:“就算你能一统大陆,但人的欲望岂是那么容易改变?就算你有逆天的力量,但你依旧无法左右别人的思想,懂吗?”

“我是在开玩笑的,你那么认真干嘛?”林云掏了掏耳朵,看向上官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噗!上官浩被林云这话一噎,差点就一口血喷出来,他气愤地望着林云,说道:“小屁孩,虽然你年纪不大,但一个人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的你知道吗?特别是作为一个男人,不要老是想着耍小聪明,小聪明如何及得上大智慧?”

林云没有说话,他又在望着地上的蚂蚁怔怔出神。

上官浩话里的意思是自己有大智慧,林云只是小聪明,他心里正为自己能说出这番言论而得意洋洋,不曾想转过头却看到林云一直在盯着地上的蚂蚁看,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喂,你有在听吗?”上官浩不满地盯着林云。

“嗯……”林云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上官浩,“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噗!上官浩彻底崩溃了,他抚了抚额头,无奈地说道:“好吧你赢了!”

林云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朝着上官浩认真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上官浩看到林云似乎振作了起来,也就没有再扯淡,摆了摆手道:“不用谢,我救你是有条件的。而且真算起来,是我师叔祖救了你。”

“师叔祖?”林云眉头一挑,对那个师叔祖有了兴趣。

“师叔祖他老人家说你是我们浩然宗那位恩人的传人,所以我才会赶过去救你。”上官浩想起那位云游四海的师叔祖,神情有些恍惚起来,师叔祖要是肯回来,我们浩然宗应该早就超越其他两大宗门了吧,哪里会像现在这么憋屈。

“他是不是下巴留着一撇胡子?约莫两三根,而且还拿着一竿招牌布‘神机妙算’到处给人算命?”林云想起那位给他指路的老伯。

“你怎么知道?”上官浩惊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