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入宗仪式

第二天一大早,浩然宗便响起了清脆的钟声,大家都知道,又有人要拜入浩然宗了。

片刻之后,浩然宗青云堂的青云殿便已是挤满了人,这些人都是浩然宗的内门弟子,他们收到消息说青云堂要收新弟子,所以全都赶来这里参加入宗仪式。

浩然宗虽然门下弟子众多,但是大部分都是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五个堂合起来才两百多人。浩然宗选取内门弟子的条件十分苛刻,他们选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人数自然不多。

“大家知道是谁要进入内门吗?”

“不会是王梡那小子吧?”

“听说是一个外来者!”

“外来者?才刚来就直接加入内门?这怎么可能!”

……

众人议论纷纷,而林云也是一大早在下人的指引下来到了青云殿。大家一见到林云,俱都是吓了一跳。

“这不是那天挑战李烈的那个小子吗?”

“不会是他要加入宗门吧?”

“他加入宗门?我第一个不答应!”

“这小子想做内门弟子?门都没有!”

众人群情激动,对于这个当众欺负上官雪儿,让上官雪儿伤心落泪的小子,大家打心眼里讨厌。

林云自然听到众人的讨论,心里不由得暗暗苦笑,别说这些浩然宗弟子,就连他自己也觉得那天那样对上官雪儿是十分不对的。

过了一会儿,上官浩以及其他四位堂主都进入到了青云殿,在殿前主座上坐了下来,殿内弟子躬身行礼,声震九霄。

上官浩从主座上站起身,双手一摆,朗声说道:“今曰青云堂又要新增一位内门弟子,他的名字叫做林云,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稀稀疏疏,大家一听到真的是林云要拜入宗门,登时兴致缺缺,连手都懒得抬起来。

上官浩眼睛一瞪,喝道:“什么态度?拿出点热情来!”

掌门的威严还是非同小可的,大家不敢反驳,脸上连忙扯出虚假的笑容,举起手拼命地鼓起掌来,掌声汹涌澎湃,几乎要掀翻屋顶。

上官浩满意地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看来大家很喜欢这位未来的师弟啊,那让我们欢迎他上来。”

众人心里暗暗鄙视,还喜欢?我们都恨不得把他丢出去才是真的!

林云硬着头皮,在众人怪异的眼神中走到了上官浩与四位堂主的面前。

“来,先见过各堂堂主。”上官浩朝林云招了招手,然后指着左手边座椅上的那位手执拂尘的老者,说道,“这位是明月堂堂主明风上人。”

林云把头转向那老者,躬身行礼:“见过明风上人。”

明风上人从鼻孔中嗯了一声,拂尘一挥,一股无形的劲气朝林云飞击而去,这股气劲极为隐蔽,而且速度极快,一般武者可难以察觉。

林云作为一名魂者,感察力极为灵敏,所以那气劲一过来,他便已是有所察觉并运掌抵挡,阳罡之气与明风上人的气劲正面相击,一股阴冷的气息直穿过阳罡之气,朝林云体内钻了进去。

林云只觉得浑身一阵僵冷,真气几乎要被冻结,所幸他练成了“少阳之体”,身体内气血旺盛,所以才没有被冻伤,加之丹田内地阳罡之丹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阳罡之气进行援助,片刻之后,林云便已是恢复了过来,从口中喷出数道阴冷的白气。

“这老头,竟然当众报复我!”林云心中愤怒,猛地抬起头,却看到上官浩朝他使了使眼色,然后朗声说道:“很好,现在来见过拜雪堂的拜岺上人。”

林云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大家都面色如常,仿佛刚刚林云受到明风上人的袭击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他心中疑惑至极,但只得暂时压下,把身子转向右边第一位那个醉熏熏的邋遢老头,一拱手道:“见过拜岺上人!”

邋遢老头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咂吧了一下嘴巴,仿佛刚刚睡醒,右手举起酒葫芦,咕噜咕噜地灌起酒来,左手手腕轻轻朝林云的方向扫了一下,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免礼免礼。”

整个青云殿内因为邋遢老头这随意的一扫而温度急剧上升起来,一股细如毛丝但却纯净至极的能量呈利箭之势,朝林云飙射而去。

箭未至,但那惊人的温度以及锐利的气息让林云不敢怠慢,他直接大吼一声,一朝“狂焰波”外加数道“烈焰之印”便即脱掌而出,咆哮着迎击了上去。

那道细如毛丝的能量轻易穿透林云全力发出的能量,深深没入到林云的经脉中,直往丹田而去。

林云吓了一跳,全力运转起阳罡之丹,滚滚的阳罡之气毫无保留倾泻而出,试图堵住那竟敢入侵到经脉之中的敌人,但可怕的是,这竟然毫无作用,那丝看似弱小的能量竟是一路势如破竹,直达丹田之内,方才消停了下来。

“不会是想捣毁我的丹田吧?”林云吓得冷汗直留,不知所措。

可是等了半天之后,那丝能量竟然一动不动,只是老老实实地待在丹田之中,不时还会发出一阵阵温暖炽热的气息,让林云感到暖洋洋的甚是舒服,而且还把刚刚林云没有清理干净的明风上人的阴冷能量一并驱逐出林云的体内,让林云浑身舒畅得宛如睡了一晚好觉!

“这老头原来是在帮我!”林云慢慢醒悟过来,看向邋遢老头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相反一旁明风上人的脸色却是变得愈发阴沉起来:这糟老头,竟敢当着我的面帮助那个可恶的小子,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你等着,等我当上掌门,有你们拜雪堂好受的!

底下的浩然宗弟子看到邋遢老头稍微露出的这一手,不禁有些搔动起来,竟然一丝小小的能量便能引发如此巨大的温度变化,这太不可思议了!以前一直以为拜雪堂的老头除了喝酒就不会别的,不曾想竟是这般厉害!

那些没有拜入拜雪堂门下的,心里都隐隐有些后悔,那些已经是拜雪堂门下的,一个个激动得满脸通红,以前一直因为是拜雪堂的弟子而被其他人瞧不起,现在总算是狠狠出了口恶气,我们拜雪堂,绝不输于其它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