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丫环

林云的住处位于青云殿后方极深处,距离其他弟子的居住地倒是比较远,而且周围有树林环绕,颇显清幽,林云喜欢这个地方,安静,没有人打扰。

拿出钥匙打开大门之后,林云进入到这座小庭院,门口的院子里种着一小片竹林,还有两棵紫色的柳树,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林云满意地点了点头,遣走下人,往房间内走去。

房间的摆设很简约,但东西又极为齐全,林云不禁在心里暗暗感慨,浩然宗的一个内门弟子竟然居住得比南山城的大家族家主、大富豪什么的还要舒服,真是极高的待遇,浩然宗财力果然雄厚。

走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环境之后,林云闪身进入混沌神石,这里才是他修炼的最佳地点。

进入战神居,探望了一下还在沉睡中的父亲之后,林云吩咐小白布下聚阳阵,他已经许久没有修炼战神诀了,这个是他的主修功法,可不能落下。

战神诀第二层,二阳境,同样从气旋开始修炼起,凝结气旋,然后化气为液,进而凝液成丹,第二颗阳罡之丹一旦凝结成功,少阳之体便进化为地阳之体,从此铜筋铁骨,防御力大大提升!

盘膝坐于地上,天地间狂暴的阳罡粒子撕破皮肤,往林云经脉里钻去,丹田内的阳罡之丹也加快运转速度,贪婪地吸收着阳罡粒子,不过片刻时间,丹田内便被阳罡粒子填的满满的。

不过由于这次修炼林云显得比较急躁,而且还开启了聚阳阵,所以在快速吸收阳罡粒子之后,林云的经脉出现了轻微的损伤,这让他不得不静下心来,暂停下凝结气旋,然后开始缓缓运行阳罡之气进行修复。

一个时辰之后,林云修复完全身的经脉,使其变得更加坚韧,然后开始凝结气旋,由于有了之前的经验,所以很快便有一个金黄色的气旋出现在了林云的丹田中,在那颗金灿灿的阳罡之丹上面不断旋转着,与阳罡之丹一起周而复始地吸收着阳罡粒子,等到林云的经脉在阳罡粒子曰夜的冲刷下更上一阶,他便可以凝气成液,冲击第二颗阳罡之丹。

凝结完气旋之后,修炼算是暂时告一段落,林云站起身,抽出腰间的残刀,开始修炼幻影刀法的防御招式。

“刷刷”,残刀舞成一团幻影,将林云笼罩在其中,连人都看得不真切。攻击招式与防御招式乃相对相补之势,所以林云学会攻击招式之后,这五百多个防御变化是信手拈来,一下子便了然于胸,很快便将防御招式完完整整演练了一遍。

练完之后,林云感到有点疲惫,于是他停下修炼,来到书房开始看书,炼丹、炼器、阵法各种书林云全部都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仿佛看书可以去除疲倦一般,林云这一看便看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一出混沌神石,门外立刻便传来了敲门声,林云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是一个娇俏的丫环,应该是浩然宗派来服侍他的。

“啊,云公子,你……你怎么浑身是血?”那个娇俏的小丫头看到林云这幅模样,不禁吓了一跳,手上端的水盆差点就洒了一地,还好林云一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啊!公子……我……我……”小丫头吓得尖叫出声,几乎要哭出来。

林云无语的放开手,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身上染满鲜血的衣服吓到了眼前这个女孩子,于是他二话不说将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上身,那结实的肌肉以及倒三角的标准身材让小丫头刷的一下俏脸通红。

“去帮我提水过来,我要洗澡。”林云接过丫环手上的水盆,回到房间中,将衣服放到里面开始搓洗起来。

过了一会儿,那个娇俏的丫环费力地提着一大桶水,摇摇晃晃走进屋子里,轻车熟路来到那洗澡的隔间,便要将水倒进去。无奈那洗澡的桶太高太大,加上手上那桶水又太重,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抬不上来,小丫头憋得小脸通红。

林云在后面看得有点无奈,走上前一只手提起水倒进了桶中,然后对着不知所措的小丫头说道:“在哪里提的水?带我过去,我自己提。”

“不……不行,怎么能让公子自己提水,还是我去提过来吧。”小丫头拼命地摇头。

呃,林云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又提不动,赶紧的,带我过去,别耽误我洗澡。”

小丫头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带着林云出了院子,往右边一片小树林走去。

小树林里落叶纷飞,安静得仿佛黑夜里荒无人烟的墓地,不时还有一阵阵阴风吹过,凉嗖嗖的让人很不舒服。

林云缩了缩脖子,奇怪地问道:“这里怎么温度这么底?”

“我也不知道,以前是不会的,这几天才突然变成这样,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丫头似乎很怕冷,一边说话一边还在不停地颤抖。

出了树林,眼前出现一个水塘,水塘不是很大,但水面上弥漫着阵阵白烟。

“这些水会冒烟?”林云转头看向那小丫环,开口问道。

“这是一个温泉,这里的水一年四季都是热的。”小丫头认真地回答道。

“哦,这倒是个好地方。”林云点了点头,拿着两个木桶来到水塘边装满,然后招呼了一下那小丫环,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小丫头十分不好意思地跟在林云身后,自己作为一个下人,竟然让主人自己跑来提水,这要是让主管大人知道了,自己这份工作也就不用干了。

回到屋子里,林云将两桶热水倒进那洗澡的大桶里,正准备洗澡,一回头却是发现那小丫头还眼巴巴地站在他身后。

“你先出去吧,我要洗澡了。”林云看着那小丫头道。

“云公子,让我……我服……服侍……你洗澡。”小丫头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这句话。